0261 一一铲平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色官路 - 0261 一一铲平了?

蔡志坚掰着手指一一说出了那些从质检报告里面看来的名称,如数家珍地讲完之后才发现在汪达旺面前说这些事情貌似有班门弄斧的嫌疑也就讪讪地笑了笑。

“我……就应该更加懂得?”听到蔡志坚好不容易才说完,汪达旺不由得在心里暗自狂草了一顿。他***,要不是因为这些东西,汪达旺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还真不用死在女人身上呢!可是,正因为这具身体死于这些东西,他才有机会上了这个被称作‘狗公’的男人身上,并且延续了他为众多女人服务的生活。

“呃……我的意思是……呵呵!”被汪达旺这么一反问,蔡志坚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毕竟,她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孩子。要她直接地跟一个并不是太熟悉的男人聊这些东西似乎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

“娟儿,听你老爸的话,不要鲁莽行动。峒桂市的水有多深,不是你我能够淌得清楚的。如果万一弄得不好,你分分钟钟会连累上面的那位。你应该多体谅体谅他的难处!在这里处处被人制肘的感觉实在不是那么好受的,而且,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受人瞩目的。所以……”汪达旺语重心长地劝说着蔡志坚,心里突然有种为人父母的苦口婆心的沉重。不知道为什么,汪达旺突然之间想到了昨晚被人阉割了的汪一望。他这个作为父亲的却没有迈进汪一望的病房一步,甚至是在到了医院之后还转身离去的情况。如果他能够像蔡卫国那样多一些跟自己的孩子交流的话,汪一望是不是可以不用沦落到如此的地步呢?

“汪达旺,怎么被你说得我好像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似的?我这不是在想着办法帮着他吗?如果这些娱乐场所不关闭的话,那么峒桂市的大小官员都会在里面泡烂的。难道你这也不懂吗?那里是千金一掷的销金窟,那里是风流快活的人间天堂,那里更是男人堕落的地狱,那里是……如果……”蔡志坚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起来,她刻意压低的声音也似乎有些不知不觉地大声了起来。

“娟儿,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是你要相信的是这个世界都是等价交换的。即使你可以动用你所有的力量或者说通过一切的途径将梦幻岛铲平了,可是只要一转身这里就会出现另外一个梦幻岛,甚至更多的梦幻岛无数的梦幻岛走可能在一夜间冒出来。你铲平了这一间,你能铲平了另外一间吗?即使,所有的梦幻岛都被你铲平了,那么梦幻乡梦幻村……其它形式出现的这些场所呢?你能一一铲平了?娟儿,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没错的,而且你的愿望也是美好的。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不是你我一两个人就能改变的。娟儿,听话,不要让上面的那位为你操心了。其实你没有必要跟在他身后的,以你的智商你应该有更加宽广的世界的。娟儿,听说你妈妈在美国,是吧?其实,你可以……”汪达旺神色凝重地看着面前情绪激动的蔡志坚,心里不由得为这个太过于理想主义的女孩担心。他不得不开口相劝,希望能够将这个心中尚有一些阳光的女孩劝走。

峒桂市本来就是一个罪恶的城市,在这个现代化的大都市里到处充斥着诱惑、犯罪和躁动。这里根本就不适合蔡志坚这种拥有理想主义的阳光女孩。或者,蔡卫国将自己的女儿带在身边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汪达旺,没想到连你也是这种态度!连你也觉得我不应该继续呆在这里吗?连你也嫌弃我碍手碍脚的吗?哼,一丘之貉!”蔡志坚脸上有着一种叫做受伤的神色浮现。她有些愤怒地朝还想说什么的汪达旺甩了甩手臂,掉头朝市政府办公大楼快步走了回去。

“哎,娟儿,娟儿,我不是这个意思。娟儿,我……”看着情绪激动的蔡志坚甩手离开,汪达旺跟在身后的脚步却一下子在原地停伫了。他大声地叫唤着蔡志坚的名字,却不见他真的抬脚追着过去。

蔡志坚是蔡卫国的宝贝女儿,自然有人会去劝说她的。这些劝说的人选当中就有一个青年才俊戴笑笠的存在。所以,在汪达旺眼里,做蔡志坚思想工作的任务根本就轮不到他的头上来了。

看着蔡志坚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大楼的侧门那边,汪达旺不自觉地抬头朝楼上望了望,发现并没有脑袋从楼上探出来也就放心地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可是,就在汪达旺快要走到印着天马局字样的吉普车旁边的时候他的公文包再次传来呜呜的震动声。

汪达旺掏出手机一看不由得愣了愣。他下意识地回头朝蔡卫国办公室的方向望了望,发现那里还是一切如常的时候才有些惴惴不安地接通了电话。

“喂,您好!我是汪达旺!”拥有过目不忘记忆力的汪达旺早已经认出这个并不熟悉的手机号码应该是属于为数不多的不对外公布的私人号码。心中有数的他淡淡地开口了,他那种十分淡然的声音通过空中的无线电波传到了电话的另一头。

“汪副局长,老大已经看过你的方案,现在让你上来一趟。对了,你还没有离开吧?”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个比汪达旺还要来得更加淡然的声音。丝毫不带情感的男人的声音正是来自于刚才被蔡志坚骂成‘胆小鬼’的戴笑笠。淡然,他口中的所谓老大也正是刚才被蔡志坚骂成另外一个‘胆小鬼’的上面的那位。

“您是哪位?是不是打错电话了?”即使知道对方就是戴笑笠,汪达旺也仅仅是无声地挑了挑眉,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若狂。

“汪副局长,是我!我是……”戴笑笠强忍着心中慢慢升腾起来的怒火,挑开了八楼的窗帘往楼下张望了一下,却没有发现汪达旺的身影。

“喂,喂,喂,您是哪位?真是,怎么打了电话又不说话呢?”电话那头的汪达旺已经十分清晰地听到了戴笑笠的声音,不过他做出的举动却是令他自己都感觉到的不可思议。对着手机装模作样地叫唤了几声,汪达旺把对方的自报家门直接掐断了。把手机往公文包里面一扔,汪达旺无声地对着自己嘲讽一笑,动手启动了吉普车往市政府办公大楼外面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