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4 你争我抢 8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色官路 - 0164 你争我抢 8

看着汪达旺沉郁的脸色,本想说点什么讨好一下的李亦致识相地闭上了双唇。以李亦致在汪达旺身边多年的经验总结看来,此时的汪达旺是绝对不能轻易招惹的。不仅不能招惹,连打扰都是不允许的。不过,现在的李亦致也没有什么可以打扰汪达旺的,当然,除了他心里那些摆不上台面的小九九之外。

就在李亦致以为这一路回办公室将是十分沉闷的时候,汪达旺的手机在公文包里面用力地震动着十分尽职地提醒着自己的主人它的存在价值。

汪达旺有些机械地从包里抓出手机,定睛一看发现是一个十分陌生的手机号码。他没好气地按下了拒绝键。此时的汪达旺根本就没有接听电话的**,更不要说去应付一个陌生电话的力气了。

可是让汪达旺更加窝火的是手机那头的人似乎比汪达旺本人更加的固执,手机依旧震个不停。汪达旺很想将手机狠狠地扔出车窗,可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放心。要是万一欧阳月儿或者廖舒逸她们给他打电话找不到他的时候怎么办?这么想着的时候汪达旺十分不情愿地接通了电话。

“喂!”一声十分生硬的应答让坐在前排一直忐忑不安的李亦致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心里暗暗地庆幸他今天好在没有什么需要跟身后这个满脸戾气的男人交流的事情。不过,看这样的情形,估计李亦致有天大的事情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吞下去的了。虽然不知道汪达旺到底在烦恼什么,不过李亦致却十分清楚这个时候去招惹汪达旺的人绝对是没有好下场的。

“喂,是老汪吗?老汪啊!怎么忙到手机都没空接听呢?我,老欧!”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被汪达旺这么一声十分不友好的声音给镇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确定似的开口说话。

“老欧?哪个老欧?”汪达旺有些头疼地重新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码,确定这个没有输入姓名的号码是自己不熟悉的时候汪达旺有些瓮声瓮气地问了一句。

“呃……你是汪达旺汪副局长吗?”听到汪达旺这样瓮声瓮气的问话,对方的的确确是怔了怔,过了一会儿才再次想要确定电话这头的身份。

“是我,我是汪达旺!你是哪位?”这一下轮到汪达旺自己迟疑了。他赶紧把声音放到了较为缓和的语调,开始在头脑里面暗暗地搜索姓欧的角色。从对方的声音来判断,年龄应该比这具身体要年长一些。当然,现在的人们年龄也真不好判断。无论是生理年龄还是心理年龄,据说现在还有专家建议多设立一个性健康年龄,在激素横行的市场里面年龄也成为一个不好确定的因素了。而且听对方的语气,这个男人应该是跟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是相当熟悉的。至于熟悉的程度到底是停留在酒桌碰碰杯还是已经达到了穿同一条裤子可以进行N种情况交流的,这跟现代社会里面人的年龄一样不好判断,而且更加难以把握。

“呵呵,汪副局长,真是贵人多忘事哈!连我都忘记了?我,欧原野!”对方确定了电话的那头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后就老实不客气地讽刺起来了。

“欧原……欧部长,您怎么用这个电话呀?哟,原来是您啊!我说呢,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抱歉,抱歉,最近被忙晕了,竟然连您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汪达旺的脑袋轰的一声被欧原野这个名字给炸了个七荤八素。欧原野,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怎么也跟这个该死身体有关系呢?这一下,实在不想动弹的汪达旺不得不开动脑筋让自己已经停止运转的脑细胞重新加速。果然不一会儿,汪达旺脑海里面就浮现了欧原野与这具身体的原来关系。原来,汪达旺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和欧原野认识于多年前当汪达旺还不是副局长的时候,同时欧原野也没有宣称到部当然也没有当上宣称部副部长的时候。而且在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官图和人际关系网里面这个欧原野还是属于汪达旺人际关系里面的第一阶梯人物。第一阶梯的关系网里都是那些汪达旺不可以得罪的亲密人群,所以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汪达旺的脑细胞也就一下子从安静状态马上调整到了战备状态。

“欧部长,欧部长,欧你妈的部长!你现在在哪?我四十分钟后到峒桂市,已经在梦幻岛定了房间了。你今晚有没有空过来吃饭?没空就晚点再过来房间找我。”欧原野似乎被汪达旺这一声欧部长给刺激到某一条神经,他对着手机嚷嚷了几句之后直接对着电话另一头下达了命令。

“呃……野兄,最近天干气躁,易上火!大哥您的饭怎么能不吃呢?即使再多的应酬也顶不过您一句话哈!对了,您怎么有空过来我们这个穷乡僻壤啊?要过来也应该早点给我个电话,我好安排一下嘛!”被欧原野这么一嚷嚷,汪达旺也就醒悟过来自己对这个欧部长的称呼实在是生疏得让对方不满了。略一思索,汪达旺快速地纠正了自己的称呼。不过在电话里面跟欧原野车大炮打屁眼的时候,汪达旺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多了一抹戒备。欧原野怎么招呼也不打一个就直接奔向峒桂市了?再说今天既不是周末也不是节假日,本应该在省委正常上班的欧原野怎么会出现在来峒桂市的路上,而且还在梦幻岛里面订了房间准备在这里过夜。能够让欧原野做出这个不同寻常举动的原因应该是十分重要的,否则欧原野也不会放下手中的工作匆匆赶赴峒桂市这个曾经的据点。

“放你娘的屁!老子要是等你一餐饭的话早不知道饿死了多少年了。今晚六点半,梦幻岛见。你***给老子准时到!”欧原野的火气似乎真的不怎么小,三言两语就将汪达旺还想继续客气的话给堵得死死的。

“好!一定准时到!”没等汪达旺回答完,欧原野早已经挂断了电话。被这么一场突如其来的轰炸给弄得昏头转向的汪达旺望着手机上已经处于挂断状态的号码发了一下呆,才慢慢地放进了公文包里面。

欧原野,跟这具身体一样都是当兵出身的,曾经跟汪达旺是同一个连的战友。在部队的时候两人倒是没少联系,都是属于同一地方来的老乡,说什么都比别人要亲切几分。不过没两年功夫欧原野就复员回到了地方,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员。等到汪达旺复员回来的时候欧原野已经去了省里。两人断断续续地来往着,直到欧原野当上副部长之后一次回到峒桂市再次见到汪达旺的时候,汪达旺也已经是副局长了。两人的关系一步一步加深是在那次见面之后的事情了。欧原野人如其名,连说话也是带着大兵特有的爽朗和狂野。不过,当汪达旺在记忆里搜索这个欧原野的身影时,他的脑海里不时地浮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原野大型建设设备有限公司。

原野公司?难道是欧原野的公司?想到这里,汪达旺的心突然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看来海防工程还真是一个十分巨大的蛋糕,引来无数路人马的竞逐。连远在省府的欧原野也按捺不住,甚至亲自赶赴峒桂市。

汪达旺自嘲地笑了笑,为欧原野的这一举动,更为自己身边这些你争我抢的大手们。

吉普车在李亦致的默默关注中平稳地进入了峒桂市天马局办公大楼的大门。话说,这个李亦致虽然嘴巴大一点,上道得有点过了一点,这一手车技还真是不错的。起码这一点汪达旺是挑不出毛病来的。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的天马局十分的安静,基本上已经看不到任何走动的人影了。汪达旺像往常那样在办公大楼的大厅前面下了车。推开车门朝电梯口走去的时候他已经远远地发现了从监控室里面匆匆走出来的杨伟革。虽然脸上依旧是鼻青脸肿,不过已经明显有了一些好转,起码杨伟革鼻梁上的那两张卡通贴纸已经撕掉了。

汪达旺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朝他点头哈腰的杨伟革,默默地按下了自己办公室的楼层,然后静静地等待着杨伟革自己开口。

“汪,汪,汪,汪局长,我,我有事要汇报。”杨伟革有些猥琐的模样在汪达旺高大的阴影下显得有些狼狈,也不知道是那天晚上的阴影实在太深了,还是杨伟革本身就是那么的不堪。反正他刻意压低声音对汪达旺说话的时候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种翻版特工的味道。

“嗯?”汪达旺专注地看着徐徐打开的电梯门,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没有认真观察的人还以为汪达旺根本就没有跟后面的保安进行交流。

“汪,汪,汪,汪局长……”杨伟革的叫唤声实在让站在他面前的汪达旺烦不胜烦,忍无可忍。

“说事情!”实在受够了这样的叫唤声的汪达旺低喝了一声,打断了杨伟革想要继续学狗叫的动作。

“戴维群把欧阳月儿叫到办公室去了,呆了……呆了……不到二十分钟。”被汪达旺这么一声断喝,杨伟革顿时也就叫唤不出来了。他的声音也就立刻顺畅了起来,汇报也就正常了。

“月儿和戴维群……二十分钟?”汪达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脸色有些发青地低声重复着杨伟革的话。

“是的,汪局长!我……我……都保存起来了。方便……方便您查看!”杨伟革被汪达旺这么一重复心里又忐忑起来,话又结巴了。

“嗯,我知道了!注意保密!”汪达旺回头淡淡地扫了惶恐不安的杨伟革一眼,依旧是一副面瘫地走进了电梯。

欧阳月儿和戴维群?戴维群明知道欧阳月儿是他的人,为什么要在他不在场的时候单独召见了欧阳月儿?戴维群,到底有多少事情是瞒着他汪达旺的?

因为这个问题而沉思的汪达旺在电梯里面一下子脸色阴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