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5 博弈 1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桃色官路 - 0135 博弈 14

站在夜风中的汪达旺不由得浮想联翩,不过他的臆想并没有持续多久。当然,令他无法继续意淫的就是他这具身体的原来主人以及他那个不知道该如何评价的司机李亦致。

“江志雄,收拢你色迷迷的大嘴巴吧!免得等你的口水流光的时候峒桂市也该发洪水了。尽管峒桂市已经十几年没有遭遇洪灾了。不过要是峒桂市今晚发大水的话,首先感谢你的绝对是峒桂市的市委市政府。”就在江志雄顶着汪达旺的脑袋还没有来得及从戴笑笠的车屁股后面收回视线的时候汪达旺这一缕今晚特别亢奋的鬼魂就已经阴阳怪气地开口了。

“你说什么?市委市政府干吗要感谢我?”还没有从汪达旺的冷笑话中回过神的江志雄傻傻地问了一句,却惹来了汪达旺本来就是透明的眼睛向上翻的动作。

“江志雄,你也白混这么多年了吧!洪灾啊!救灾款啊!跟省里面要的啊!真不知道你是缺乏幽默细胞还是天生的愚钝,怎么说都是不明白的!哼,懒得跟你说了。对了,帅帅怎么样了?”在风中屹立不倒的汪达旺的魂魄对于江志雄的木讷表示了极为严重的鄙视。除了翻不出透明的白眼之外,汪达旺将他能够想到的鄙视动作都示范了一遍。

“帅帅?你今天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她,对吧?哼,她很不好,特别的不好。要是我昨晚知道帅帅身上伤得那么重的话,我第一个就宰了那个姓郭的王八蛋。我草他***,真是一群王八蛋。”刚刚还沉浸在对蔡志坚的意淫之中的江志雄一听到汪达旺的话顿时就暴怒起来了。今天在几个女人面前不敢表露出来的愤怒情绪一下子被汪达旺这句话给点燃了。

“宰了郭胜国?呵呵,我怕你现在都一屁股屎了,你以为郭靖烨会放过你?就算是郭靖烨知道是自己的女儿阉了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照样把这一笔账算在你的头上。你怎么样都脱不了干系!我警告你,小心一点这个老匹夫。”汪达旺冷冷一笑,不由得对面前占据着自己身体的江志雄提出逆耳的忠告。

“他不跟我算账,我也会找他算账的。不管是思思还是帅帅的事,还是我自己的车祸,这些帐我都会一一跟郭靖烨清算的。你放心吧!那个老匹夫没死之前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江志雄冷冷地笑了,在微微扬起的夜风中笑得十分的邪魅。他的心中似乎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浓烈的仇恨充斥着。

“那我先祝你幸运吧!有时间多看看我的笔记,看看这些老匹夫跟我的账本吧!可能会帮助到你。对了,你就别再大声说话了。等会儿精神病医院的救护车马上就到了,你看看路边的那些行人看你的表情。他们早已经当你***就是一个怪物!”汪达旺随意地飘动了一下,朝情绪激动的江志雄淡淡地说了几句,提醒他街上的行人已经注意到他这个独自站在街上大声对着空气说话的男人了。

“呃……真是***邪门了!有事故的时候没见过这些人这么热心过,有热闹看的时候偏偏没有落下过。这群……”顶着汪达旺脑袋的江志雄刚想继续破口大骂的时候发现从梦幻岛慌慌忙忙跑出来的一个身影,顿时封住了自己的嘴巴,整暇以待地看着脚步匆忙的李亦致朝他疾奔而来。

“汪……汪……汪……汪局长,您怎么在这里呢?我找您找得好苦!”气喘吁吁的李亦致循例叫唤了三声之后才好不容易治好了他的便秘式结巴。他扶着一对大腿,弯着腰连气都似乎要喘不过来了。

“找我?找我干嘛?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站着吗?怎么了?李亦致,美人美酒享受得怎么样?”汪达旺脸色不善地盯着脸色发青的李亦致,耳边似乎又听到他从清水芙蓉阁走出来的时候李亦致那个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阵阵调笑声。袁立明的电话事件还没有跟李亦致清算,没想到他一转头又闹出了一个让李亦致自己都心里不安的闹剧。

“汪,汪,汪,汪局长,我……其实您走后,我就离开了。只是怎么找也没有找到您,打您的电话又没有接听。所以……所以……才……”李亦致心里的委屈真是三天三夜都无法讲完。他哪里知道今晚的汪达旺到底发的是哪门子疯。放着好菜好酒不吃不喝,放着好好的美女不弄,好端端地没事跑到这马路边上吹风来了,这不是疯子的表现是什么?往日的汪达旺一进入这样的场所没有三五个小时怎么可能出来。谁知道今晚到底是撞了哪门子的邪?汪达旺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在房间里面呆足一个小时。这不得不让李亦致念叨起裴琳琳来了,难道那个美艳的女人不合汪达旺的胃口?还是碍于袁立明的面子,汪达旺不敢去逗弄他的‘表妹’?

可是汪达旺的行为再怎么失常,自己的心里再怎么委屈,李亦致也不敢开口辩解。谁叫人家是领导他是兵?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汪达旺跟李亦致的差距何止是一级的事情,那简直是无数个一级的问题。

“哼!把车钥匙留下,你自己自便吧!是要继续上去HAPPY还是上哪里鬼混,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汪达旺的嘴里蹦跶出两句话,还外加了一个李亦致从来没有听过自己领导说过的鸟语。

“这……这……汪,汪,汪,汪局长,您看……这……”听到汪达旺的这一声鸟语,李亦致如同五雷轰顶,让他一尝外焦里嫩的味道。问题不再于汪达旺带着几分地道的英语单词,而是汪达旺要车不要人的做法。这一点让李亦致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他早知道汪达旺今晚的心情那么地不爽的话,他又何苦在意跟裴琳琳带来的助手的那么一点点暧昧?反正又不是能够真正吃到嘴的,你来我往的抚摸根本就是隔靴搔痒。无法真正吃饱反而把自己的胃口吊得半天高。吃又没有吃到,现在又遭到自己领头的直接驱赶。李亦致后悔得肠子都青透了。

“听见了没有?把车钥匙给我,其它的明天再说。”知道李亦致心里担心的是他手里的饭碗会不会就此终结,汪达旺也懒得跟他多废话,只是冷冷地重复了自己的命令。

“呃……呃……呃,我这就拿,这就拿!汪,汪,汪,汪局长,您消消气!我在这里给您陪不是了。是我的错,我不该贪杯。请您重重地责罚我,但是您千万不能不要我……”李亦致从自己吓自己的惶恐中清醒过来,赶紧从包里掏出车钥匙双手递给汪达旺。可是没等他嘴里念念有词地说完,汪达旺已经甩开大脚丫子朝自己的吉普车走去。

直到汪达旺的车屁股再也见不到的时候李亦致还傻傻地呆站在原地,不知道失去了座驾的他能到哪里去,还可以到哪里去。在被汪达旺抛弃的那一个夜晚里李亦致同志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批评。他深刻地体会到一个失去驾驶工具的司机就如同一个没有了枪的男人,只能干瞪眼。他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一个被领导赶下车的司机就如同一个被宠幸过后扔到冷宫的后妃,只能望天长叹了。

不过开着天马局字样的吉普车在马路上快速滑行的汪达旺却没有看到李亦致满脸的怨妇哀怨相。即使是看到李亦致的怨妇相,汪达旺也不会对这个早该整顿修理的司机抱有任何的同情心。他***,竟然被一个没有任何职位的司机给控制了大半天了。一边开车,汪达旺一边在心里问候着李亦致的女亲戚们。要不是他心里惦记着上官帅帅的伤情,他还真想让李亦致知道知道什么叫做领导的权威不可亵渎。

当然,这到底要怎么教训李亦致,汪达旺的心里还是没有底的。毕竟这个跟在这具身体身边那么多年的猴精也是那么白痴的。估计李亦致手里应该拽有什么让他自己觉得可以作为汪达旺的把柄的东西,所以他今天才这么肆无忌惮地替汪达旺答应下了袁立明的要求。

想想袁立明也真是的十分的窝火的!他费了那么大的劲,绕了那么大的圈子,将汪达旺硬生生地按在酒桌旁,还不惜出动自己美艳的表妹来陪酒。可是人家汪达旺三言两语就将他精心安排的表妹给打发了。

其实,在汪达旺眼里裴琳琳再怎么美艳也比不上自家的欧阳月儿。即使这两个女人不相伯仲,可是感觉就是不一样。这就好比是自己家的私家菜和摆在路边的外卖那样的区别。而这一种区别在汪达旺眼里是质的差异。而让汪达旺心里稍稍有些安慰的是他今晚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起码他将自己和蔡卫国或者可以说是蔡卫国身边的戴笑笠之间的线加固了一些。当然,汪达旺心中也是有过诧异的。让他差异的是戴笑笠对身边这个女孩子简直是百依百顺,连个屁都不敢放。这不得不让汪达旺探究起那个姓蔡的女孩子的身份。可是纵然汪达旺再怎么灵活也想不到那个娟儿姑娘竟然是他一直想要搭上线的蔡卫国的心肝宝贝蔡志坚。

一想到蔡志坚被他拥在怀里那种柔软的质感,汪达旺就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车速。真是他令堂的,没有一天能让他好好吃顿安心饭的。从他第一天当上汪达旺到现在还真的没有一刻能够让他安静地坐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何去何从的。不过现在的汪达旺需要的不是安静思考的时间,而是让他填饱肚皮的东西。当然,如果能够在填饱肚皮的同时也解决一下他在梦幻岛里面被刺激得十分亢奋的小汪达旺的需要那就更加的完美了。想到这些完美的感觉,汪达旺朝虞苑冲去的吉普车更加的飞速了。

他甚至很‘纯洁’地将生病中的上官帅帅和照看了帅帅一整天的廖舒逸安排早早地睡着了。只留下他的月儿妹妹在大床上等着他的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