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借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四百二十七章 借宿

男子立刻推开了作势就要去锁门的老伯,立刻朝着黄非几个人『露』出了笑容,“你们出多少钱?”男子脸上写满了贪婪的表情。

“1万,够了没?”古千明试探『性』地说道。

当男子听到了1万的时候,刚刚开始的微笑变成了大笑,可能他的心都在偷笑呢,借宿一晚上1万块,这是几辈子才能遇到的事情,想不到今天就被他遇到了。

“想不到几位都是贵人啊,都进来坐坐怎么样?”男子的态度马上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不用了,我们的意思就是,我们给你1万块,你们把这间房子租给我们一天!”古千明说道。

听到了这个,男子迟疑起来了。但在一旁的那位老伯立刻就有意见了,“不行,租给你们那我们住哪?阿靼,绝对不行,没得商量!”老伯的态度异常坚决,一下子就把三人视为了敌人,作势就要去关上门,但是此时门还是被古千明的脚紧紧地勾住,任凭他怎么拉就是拉不动。

“你给我进去。”男子看到了老伯竟然这样说话的时候,立刻朝着他吼道。

老伯愣住了,但毕竟是老了,他还是被男子扯了回去,“你,你想干什么?”老伯好像知道他儿子接下来的做法。

男子朝着黄非等人『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立刻把那位老伯拉进了屋内。

站在门外的三人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男子一个人出来了,或许是把老伯的思想工作做好了。他满脸笑容地对着站着的三人说道:“刚刚我跟我爸商量了一下,觉得1万块太……”

“果然…”三个人的心里同时想道,但是古千明却走上前去问道:“那你想要多少钱?1万块还嫌少?”

男子笑了笑,“1万5,怎么样?我可以让你们住两天!”男子说出了一个数字。

正当古千明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黄非说话了,“好,没问题!千明,给他1万5。”黄非对着古千明说道。

“非哥,这明显是趁火打劫啊?”吴麒培也在黄非的耳边轻声说道。

但看到了黄非的那个表情以后,两个人立刻闭嘴了,古千明从他提着的那个背包里拿出了两捆钱,当里面的男子看到了这些钱的时候,眼睛变得亮晶晶的,脸上写满了贪婪。

古千明拿出一捆中的一半递给了男子,然后说道:“这是5000块,算是押金吧!你先搞定屋内的东西我们才能付清剩下的款额!”

男子立刻接过了钱,满脸笑嘻嘻的,开始数起钱来,数了3遍之后,他立刻抬头对着三人说道:“请各位进来吧?我立刻进去收拾收拾!”

三个人走进了屋内,屋子倒是很干净,就是没有任何的家具,甚至连一件家电都没有,不用多想也知道这个家发过什么,但是三人并不打算说什么,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进去以后,三人看到了在收拾着屋子的老伯,老伯的眼眶红红的,也许是刚刚哭过吧,男子带着黄非他们上了二楼,并拍了拍胸脯说包满意,但是到头来连一张床都没有,“怎么没有床?”吴麒培问道。

男子『露』出了一丝苦笑,“这…”

黄非立刻笑道:“没事,交给我们就行了,你打扫干净吧!”

男子听到了黄非这句话以后欣喜不已,马上跑下楼去把老伯带了上来,“爸,你打扫一下吧!”男子对着老伯说道。

老伯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便拿着扫帚进入了二楼的几个房间打扫起来。

这个时候男子笑了笑,对着黄非几个人说道:“几位还有什么需要么?”

古千明这个时候从怀里把之前抽剩下的钱塞到男子的怀里,“去帮我们买睡觉和生活必需品!懂么?”古千明说道。

男子连忙接过钱,满意地下了楼,老伯看着这一幕,一边打扫一边叹气。

不一会儿,就从二楼就看到了那名男子从出去了,黄非示意吴麒培去打电话通知外面的那些人,而他走到了老伯的面前,问道:“老伯,怎么,您好像不太高兴呢?”

老伯看了一眼黄非,并没有理会他,还在做着他应该做的事情。

“那是你儿子吧?”黄非问了这样一个很瞎的问题。

“麻烦让开一下。”老伯的扫帚快要扫到了黄非的脚下了,黄非立刻退后了几步。

“这里就你和你儿子住么?”黄非还没有罢休。

老伯听到了这个问题以后,竟然点了点头。

“你儿子欠人很多钱么?”黄非问道。

老伯愣了一下,手中的扫帚停了,他抬起头看着黄非,眼里充满了惊恐的神情,“你,你们是来讨债的?”老伯说道,语气有些颤抖。

黄非笑了笑,“大叔你别担心,我不是来讨债的!”黄非答道。

老伯这才松了一口气,接着他竟然开始流泪了,“哎,阿鹄不争气啊!这一年染上了赌博,他媳『妇』跑了,把他妈气死了,家里的东西都被他卖得差不多了,在外面欠下一屁股债,要不是你们今天来敲门,他准备来找我拿房契了!小伙子,我也知道你们不是来讨债的,但是我们家隔天就有人上门来追债,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呐!”老伯哭诉着。

黄非哦了一声,然后对着老伯说道:“呵呵!老伯,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老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什么问题呢?”

“这一带平时有什么不一样的人出入么?或者说穿着黑衣服的人?”黄非问道。

老伯开始犹豫了起来,他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一样的人我倒很少见,但是穿着黑衣服的人我倒见过几次!”老伯说道。

黄非眼睛一亮,立刻追问道:“老伯,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么?”

“记得前几天,我那天晚上从外面回来,其实是出去找我那个好赌的儿子,回来到村口的时候看到了几个黑衣服的男子,几个人神『色』都有点慌张,他们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我认为只是外地人,就没有说什么,加上当时也很累,所以也就没有去注意!难道你们是来找他们的?”老伯说完后开始警惕起来,眼睛左右咕噜转着。

“哦,我知道了!大叔你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对了,等一下我们住进来,你们住哪?”黄非问道。

老伯听到了黄非问这个问题后呆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哎,阿鹄叫我去亲戚家呆两天在回来!”老伯的神情充满了无奈和悲伤。

“这样吧老伯,你就住在一楼,到了晚上以后帮我们看看外面的动静,我给你1万块!怎么样?”黄非说道。

哪知道老伯听了以后连摆手,“不,不行!”老伯表情有点慌『乱』。

“没事的,这是酬劳!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华夏秘密作战队,来这里是追查一个贩卖人口的团伙,你帮助我们应该得到酬劳的!”这个时候早已经站在门外的吴麒培走出来说道。

老伯一听到这些话,整个人都呆住了,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地反应过来,他用手指着黄非等人,“你,你们是,是***?”老伯脸上『露』出了惊讶地表情。

黄非看了一眼吴麒培,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哪知道老伯这个时候竟然作势就要跪下去了,黄非立刻把老伯扶了起来,老伯含着热泪对着黄非说道:“同志啊,想不到你们竟然是华夏特警啊!”老伯很激动。

黄非转念一想,又觉得这里面有什么故事,“大叔,难道有什么事情么?”黄非问道。

老伯擦了擦留下来的泪水,然后对着黄非他们说道:“能不能救一下我的儿子?不要让他再继续沉『迷』赌博了!”

“呃!”一旁站着的古千明有点郁闷了。

“大叔你慢慢说,不急?”黄非安慰道。

老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说道:“他再这样赌下去的话,就这样毁了!”老伯失声痛哭起来。

黄非立刻扶起了老伯,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大叔,我尽量帮你的忙吧!”黄非说道。

老伯受宠若惊,连连***,就差点给黄非下跪了。

1个小时过去了,那个被老伯称为阿鹄的男子此时带着一辆小货车回来了,不用说这也是他买回来,叫人搬上去以后,他笑嘻嘻地开始安排起来。

这些黄非都看在了眼里,虽然说这个男子有点白痴的样子,但黄非还是决定等事情办完以后帮他一下。

“诶,房东!”黄非走到了阿鹄的面前问道。

阿鹄立刻笑容满面地说道:“什么事?”搞得跟一个服务员一般,是比服务员还要尊敬“顾客”。

“你能不能帮我弄来一台电脑?”黄非问道。

阿鹄呆了一下,开始冥想起来,最后他笑了笑,黄非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买回来我再给钱!怎么样?”其实黄非这样做是有道理的,一是因为他怕阿鹄会买差的电脑回来充好,二是可以让他少坑一点。

阿鹄听到了以后,愣了一下,然后立刻点了点头,“没问题,我这就去县城帮你买一台回来!”阿鹄说完后立刻冲了出去。

“记得买一个无线网卡!”黄非叮嘱道。

阿鹄嗯了一声,又冲了出去,看着这个背影,黄非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