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恐怖分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四百二十六章 恐怖分子

“说不说‘暗殿’在哪里?”阿鼠这个时候用手握住了刀柄,轻轻地蠕动着,但是刀子此时还『插』在直树的大腿上。

直树痛得都已经哭出来了,但是阿鼠还是笑呵呵地问他,“再给你5秒的时间,不然的话…”阿鼠用手碰了一下刀柄,直树又发出一声惨叫。

“5!”“4!”“3!”阿鼠一字一顿地说着,当数到2的时候,直树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珠了,他浑身都在发颤着,“我说,我说!”他带着哭腔说道,表情很是痛苦。

“早说不就没事了么?偏要自己挨了刀子才愿意。”二虎在一旁无奈地说道。

直树此时连说一句话大腿就传来阵阵的剧痛,他咬了咬牙,“我说,你们别动了,但是你们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直树哀求道。

阿鼠转了转眼圈,“说吧?什么条件?”阿鼠笑着问道。

“得,说完后记得送我去医院,我痛死了!”直树说道,额头上的汗珠如流水般不停地滑落在他的脸庞。

阿鼠看了看黄非,后者点了点头,“没问题,我们答应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暗殿’的位置了!”阿鼠给了直树承诺。

直树心里直叫苦,但是这伙人杀人不见血的,说不定不如意的话把他干掉了那可就冤了,他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反正凭着这伙人的实力,‘暗殿’迟早都会被找到的,到不如帮自己,救自己的命算了,此时的他哪还管这么多,用微微虚弱的口气说道:“‘暗殿’的位置就在我们县的民安镇的12号民房里,那里白天是不可以进去的,晚上才会开放,那里是一个入口,要,要进入…”突然,直树的呼吸有些急促了,阿鼠和黄非大惊。

他们立刻冲了过来,扶住了直树,“进入什么?”阿鼠焦急地问道。

“进入,进入!”直树竟然口吐白沫了,“进入,黑衣,黑…”黄非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直树一样是毒发身亡了。

跟上次抓住的那名男子一样,还没说几句话就中毒了,症状都一样,黄非也一样从口中发现了那个小黑点,他叹了一口气,“他死了!”黄非对着全部人说道。

阿鼠把直树的尸体放在了大巴的地板上,这个时候吴麒培走了过来,“非哥,他之前说的,进入什么?”吴麒培问道,这个问题也是全部人都想知道的,所以全部人的视线都转到了黄非这里,等待着他的答案。

黄非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不能等了,我们得快点找到这个组织,他就像一根刺,这个邪教的『性』质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范畴了,如果任其发展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黄非说道,他看向了吴麒培,然后继续说道:“这些人都被种了毒,这种毒『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我猜就是这样的,想要进入‘暗殿’,就必须穿黑『色』的衣服,还要有标识!”

大家听完了黄非这个推理以后立刻愣住了,“这么多规矩?看来这个邪教培养的人在这一带无恶不作呐!”马勇凑上前说了一句。

“阿勇,你马上打电话叫千明回来与我们集合,我们晚上就要去探探这个传说中的禁地!”黄非说道。

“是。”马勇立刻应道。

而现在整个县城里面,到处都是警车,现在陆达带着他的警卫队开始全城抓捕那些“恐怖分子”。

“陆达局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呢,我们县的居民现在都知道有恐怖分子来了,都人心惶惶不敢出门了。”一名陆达的跟班警察说道。

陆达犹豫了一下,“这能有什么办法,遇到恐怖分子了,必须这样做!”陆达说道。

而这个时候陆达的备用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陆达浑身一颤,他立刻叫部下停车,他跳下了车,走到了路旁接起了电话。

“格达,什么事?”陆达问道。

“陆达,今天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可以带着你的那些废物在街上『乱』跑,教主现在不是很高兴!”格达现在的语气很明显就有一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陆达此时真的是有口也说不清楚,他立刻低声地把之前在酒店发生的事情跟格达说了,后者听到了以后,也是惊讶不已,“这么说,那伙人肯定就是上次秀真在旅馆遇到的人!”格达说道,语气稍微平缓了,但却多了几分阴冷。

“嗯,我想肯定也是!要不你去通知教主,要提前作好准备,防止那些人在祭神仪式上捣『乱』。”陆达说道。

格达也嗯了一声,“我会转告教主的!”顿了一顿后,格达继续问道:“陆达,你找到满意的女孩没有?”

陆达一愣,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派了自己的侄子直树去搞这件事,但是从早上到现在了,直树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本来他应该打电话问问的,但因为这件事竟然忘记了,他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格达,这件事我已经叫直树去干了,相信他等一下就能带回合格的女人了!你尽管放心吧!”陆达保证道。

电话那头的格达也是微微点头,“希望如此吧,陆达。你尽快撤掉你的人,不然会妨碍我们的任务!”格达说道。

而电话这头的陆达则连连称好,“嗯,我知道了。我等一下在巡逻一圈,没事的话就召回兄弟们了!”还没等陆达说完,电话的那一头已经响起了嘟嘟嘟的忙音了。

陆达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就是经常在教主的身边么,得瑟个什么劲,迟早有一天老子干掉你!”陆达说完了电话以后愤愤地自言自语道。

他回到了车上,开车的警察立刻请求他的指令,陆达挥了挥手,“告诉大家,再搜寻一圈,如果还是没有发现恐怖分子的踪迹的话,那就全部人撤队!”他说完了以后重新坐回了车上。

恐怖分子来了这里这件事一瞬间在整个县城传开了,各种版本传来传去,本来小小的一件事情,搞得现在人人自危了,街道上都很少人了。

而此时的黄非等人从大巴里面下来了,现在所有人都到达了民安镇,这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发达的乡镇,当然是与这个县的其他几个镇作为对比。

“非哥,这里就是民安镇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吴麒培问道。

“大巴肯定不能继续开了,先找个地方作为落脚点再说吧!”黄非应道。

说完后,一行人朝着靠近那个入口处的位置走去,但是并没有走前去,而是绕道了,现在他们要到民安镇的一条村庄上去,找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一路上,黄非叫过了古千明问道:“颜艳怎么样了?”

古千明笑了笑,“没事,只是受了一点惊吓而已,休息一阵子就没事了,相反许飞的伤势就有点重了,可能需要留下来住院观察治疗!”古千明说道。

“你给了他们钱么?”黄非的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一处田野,此时正值油菜开花的时节,看着田野上一大片一大片的油菜花,黄非好像若有所思。

“按照非哥你的吩咐,我给他们留下了50万的银行卡!”古千明说道。

黄非对古千明的做法感到满意,朝着他点了点头,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

他们来到了一个叫做青云村的地方,这里的每家每户好像都紧闭着大门,黄非叫住了其他人,让他们先在这里等待,他则带着古千明和吴麒培两人前去问一下。

黄非来到了离村口最近的一户人家这里,这里是两层的小楼房,都是红砖砌起来的,看上去有些岁月了,黄非敲了敲门,但是第一次敲门好像没有人来开,他没有放弃,又敲了一次,这个时候屋里终于有了动静,一个老伯打开了门,当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三人的时候,他伸出头来问道:“请问找谁?”

黄非看了一眼吴麒培,后者点了点头,走过去对着老伯伸出来的头说道:“大叔,我们遇到了一点困难,现在天『色』渐渐暗了,您看能不能让我们借宿一晚?”

老伯听到了这句话以后打量了一下三人,然后好像感觉到什么不对劲,他作势就要关上门,但是这个时候屋内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爸,谁啊?”

老伯浑身一颤,作势就要关门了,但是却被古千明伸脚勾住了,任凭老伯怎么拉都拉不动,而这个时候,一名中年模样的男子从屋内探出了头来,也打量了一下三人,也是问道:“谁呀?”

吴麒培便把刚刚的话又跟男子说了一遍,当男子听到是来借宿的,脸立刻沉下来了,“去去去,我们家不是旅馆!”男子一把拉回了那位老伯,作势就要关上门。

“我们出钱怎么样?”古千明这个时候突然『插』话道。

就在男子以为这几个人肯定是在这里遇到了小偷,所以钱包被偷走了以后才来找他们借宿的,但却没有想到,他们还能出钱。黄非这个时候观察到,当听到钱字的时候,男子的眼神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