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章 江湖新秀的作派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531章 江湖新秀的作派

精彩在现实中的存在永远是短暂的,所谓的精彩不过是在更多人的心中留下了难以抹去的美好印象罢了。

比如摧残的烟花,又比如大年除夕和年初一过后人们心目中感慨着春节过去……

还有,马良和吴琼这一对新人的豪奢婚礼。

在紧张劳累的几天筹备后,只为了这一天,确切的说短短两个小时的精彩纷呈罢了——上午去娶亲,到娶亲回来举行婚礼仪式……当这些成为过去式,哪怕是刚刚过去,人们还都沉浸在喜悦和欢乐的宴会气氛中时,事实上真正的精彩已经过去。

这一切,都能从宴会上宾朋们之间的谈笑声中听得出来。

“今天小良的婚礼可是够气派啊!”

“是啊是啊,华中市以前可没有人举办过这么豪华的婚礼,你们看看,外面都有记者来了呢。”

“整个酒店都包下了……”

“哎那个人好像是百胜集团的董事长卢缚运呀。”

“可不是嘛,和他同桌的,一看都不是一般人。”

“真羡慕……”

……

这些谈论自然是来自于老马家这边儿的亲朋们,还有马良的同学朋友们。来自于女方那边儿的亲朋并不多,他们对于此次婚礼也不过是满意,谈不上多么吃惊。而来自于奇门江湖中的那些大佬们,还有马良在外面的如同薛世媛、褚明奕这类人物们,自然也不会因为这样豪奢的婚礼而惊羡不已。

但他们也不可避免会谈及今天的婚礼,新郎和新娘如何如何。

端着酒杯穿行于宴会上招待宾朋们的马良,不断的变换着自己言谈举止上的细微之处,无论到那张桌旁都能显得不卑不亢也不至于做作傲慢,应付的绰绰有余。听及众人们对于今日婚礼的闲谈,还有对他和吴琼的祝福……

于是马良也心生感慨——结婚了。

婚宴还未结束,这一天还未过去,但婚礼已然过去。

从婚礼结束宴席开始,马良和吴琼在宴会上一一端酒谢过来宾接受祝福后,就不断的有客人告辞离去,马良自然也得一一相送。这很正常,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有充足的时间抽出一天来参加婚礼,甚至还有很多人之前来过,送上礼金后就匆匆告辞离去了。

心到便是了。

等马良终于稍稍有了些闲暇的空当时,宴会上的宾客们起码已经走了一大半。

马良端着酒杯来到了小湖畔奇门江湖大佬们所在的桌旁,这时候剩下的人已经不足十位了。

他端着酒杯面『露』感激之『色』的笑道:“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各位前辈多多包涵啊。”

“小马客气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难得难得。”

“小马,以后老夫若是想要与你探讨切磋一下,切莫要忘了我这个老头子啊,哈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与马良说笑着。

似乎没有人会觉得有任何的不妥和怪异之处——比如桌旁就坐着一个被众人联手制服,现在犹若人体蜡像般的邢时雨。

谈笑一番后,马局长看了眼邢时雨,微笑着问道:“小良,他怎么处置?”

“唔,来的都是客……”马良憨厚大度的一笑,道:“今天是我结婚大喜之日,不想再积下恩怨,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者说了,今天有戴局长和秦局长亲自前来,我更是感到万分荣幸和感激,至于江湖中人有什么行为卑劣坏了规矩的人,还是交由秦局长和戴局长来处置吧。”

他这么一说,在座者皆微笑点头。

倒不是认可和赞许马良的话语,只是表象下不好对此提出什么意见而已。其实内心里还都在腹诽着马良这个小滑头呢——你不想积下恩怨,大度的说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那还说什么交给秦荣和戴庆松处置呢?

腹诽之余,众大佬们也不得不钦佩马良的胆识和手段,年纪轻轻就敢于端起架子来向他们这些江湖老一辈人物们发送请柬,这是一种强势的自信,是气魄!另外,这些江湖大佬们可都看得出来,马良的新婚妻子是有身孕的,故而马良在婚礼现场布下了复杂却又精绝的阵法以防万一;

从刚才的言谈和事情的发展经过中,可以看出来马良并非是事后才知晓了邢时雨和楚寻企图在婚礼现场作『乱』,很有可能他在婚礼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既然早已知晓,他还敢于举行婚礼还请他们来,这是胆量。

婚礼进行中时,不声不响的把危险扼杀杜绝掉,还能够保持镇定,仿若无事般的把婚礼进行了下去,这显示了其过人的心理素质。

要知道,他不过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啊。

秦荣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小马这么说,那么,楚寻呢?”

“也一并交给你们。”马良笑道。

“好。”戴庆松点了点头。

马良又微笑着与马局长低语了几句后,便朝着众人拱了拱手,说道:“各位前辈慢聊,我过去招待下客人。”

看着马良往不远处走去,在座者皆保持着微笑,或端茶或端酒轻抿,一时无语。

过了会儿,赛纯阳吕善微笑道:“卢大师收了个好徒弟,令人羡慕啊……只是不知道将来,马良在江湖中应该被称作是坐地阎罗,还是铁卦神算啊?呵呵。”

“我想起了金不换,江湖奇葩,精通多种术法。”

“有道是英雄出少年,我只担心他年轻气盛,又有如此非凡手段,步入奇门江湖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名声大噪且不说,他有这个能力和资格。但诸位想想,他经历的几次江湖恩怨的冲突……似乎都死了人,还都是在江湖中有些名望的人物。二十多年没发生过如此频繁的江湖血腥冲突了,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的坐地阎罗马不为,假以时日,你们说,马良会不会也在江湖中掀起腥风血雨?”

说这段话的人,是来自于西北的郭严之,七十多岁的他看起来不过五十多岁年纪,梳得油光发亮的大背头上看不出一点花白之『色』。

此话一出,众人不由的把目光看向了卢祥安。

“郭大师多虑了。”卢祥安微微一笑,道:“马良这小子的脾『性』我最了解,他巴不得现在就退出江湖,只是出于无奈才驻足其中,想来这个无奈的缘由,各位大师也都明白的,所以不比担忧马良在江湖中挑起什么事端,他也没必要去做。”

没必要去做!

这句话不由得让在座者中有那么几位点了点头。

马良年纪轻轻身价过亿,又有着稳定的收入来源,俗世中有各路贵人豪富辅助,江湖中有卢祥安、马局长这等高人护佑,再有已然娶妻生子……他这般年纪,犯得上和你们谁去争夺什么利益呢?

要说发生争执的话,那也是因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缘由。

只不过,江湖传言中他有一只灵物在身,如今再看他,浑身上下哪里又有一丝灵物护佑在侧的气息呢?

这时候马局长又微笑着开口道:

“我希望,大家在担心之余,不要疏忽了一点——马良出道至今两年间虽然以强势的冲突步入奇门江湖,在江湖中做了几件惊人的事情。但大家应该清楚,马良哪一次又是刻意去与人发生争执?哪一次又怨得了他呢?”

在座者皱眉思忖。

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知道些那几件事情的缘由和经过,但真正说起来,谁又知道这些事不是马良想要在奇门江湖中扬名立万,为生活谋得些利益,才去刻意而为之的呢?诚然,他做的几件事中,都不能称之为错。

卢祥安替马良说话,这倒是能理解,人家是马良的师父,早些年和坐地阎罗马不为就是好友。

可马局长替马良说话……

到现在虽然奇门江湖中无人不知马局长与马良之间的关系交好,但所有人都感到困『惑』的是,马良和马局长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马局长从一开始,就开始全力支持护持着马良?

虽然他们都姓马,可江湖中人却知道,这二人以往压根儿就不认识啊。

他们相识的开始,还是当初泰国那位鼎鼎大名的老降头师桑努在京城挑战马良,邀请众江湖大佬们前去作证的时候。

便在众人思忖的时候,马局长又淡然的说道:“今天马某人略有些酒意,有些话说出口可能不大中听,还望各位见谅……对于马良在江湖中的突然崛起,如今江湖中传言甚多,有褒有贬。但我觉得,在对马良作出评价的时候,每一位奇门江湖中人能够扪心自问下,谁能够像马良一样,全然遵从江湖规矩!”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

在座者中绝大多数人,包括卢祥安老爷子,也不得不心有所愧。

也许他们如今年事已高,自身心境和修为也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更是在江湖中久负盛名,从而有着绝对的家底和心境,,所以能够坦然的堂堂正正的生活在奇门江湖和正常人的生活中。

可是以前呢?

谁又不曾以奇门术法为自己谋取各方面的利益呢?若非当年拼得一身剐,何来今日闲坐南山下?还能够趾高气昂的摆出一副高人前辈的风范,义正词严的说出些江湖规矩之类的话去教育后来人……

这且不说,恐怕在座者中,还有人直到如今,还会时不时的以术法谋取利益。

利益,包括很多种,各方面。

然而这都不符合奇门江湖中的规矩——你的术法,不能运用、影响到正常人生活的社会秩序中。

郭严之冷笑道:“马局长到底是马局长,所习乃国学之中医术法,不用忌讳一些江湖规矩,照样能够混的风生水起,在江湖中如日中天。我不否认马局长刚才的这些话,但马局长说马良全然遵从江湖规矩,这老夫可不敢苟同。”

“是啊,若非是踏足奇门江湖,以坐地阎罗的术法行诸般事,马良年纪轻轻,又怎么能有今日的成就?当然,我说的不是在江湖中的名气,而是他现在的家产和在社会上的交际。”

“唉,虽说我们是奇门中人,身在奇门江湖,可社会本来就是江湖,身处其中,也是无可奈何嘛。”

在座者或附和郭严之的话,或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见。

马局长微微一笑,道:“马良,是被动的踏足奇门江湖,他所做的事,是按照江湖规矩……至于他现在所得,是应得的。”

在坐着无语。

马局长这话简直就是有点儿他妈的不讲理了——按照江湖规矩?是,没错儿,但凡以术法为祸他人,或以术法谋取资财影响常人生活秩序的,江湖中人人人可以出手制止或者给予打击警告。

可这些规矩谁都知道,又有几个人真正遵循的?

感情谁想要做伟光正的大圣人,别人连一点儿小错都不能犯啦?这年头和尚和道士都在想法子捞钱了。

你马局长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谁心里都跟明镜似的,马良当初做那些事情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抱着一点点对权益的私心?难道就是心如圣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且还非得要打出一个清清白白的奇门江湖吗?

当想到这里的时候,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马不为,当年的坐地阎罗。

这……

马良还真有可能是抱着伟光正的心态去干那些事儿的,他爷爷当初不就是这么一个老顽固吗?

话说到这里了,众人似乎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如果再说下去,那就是争执,抬杠了。

而且人家马局长占理。

卢祥安老爷子微笑道:“今天是小良大喜之日,邀请各位来是赴宴的,奇门中达到马良这般修为境界的术士,能够结婚成家,是整个奇门江湖的喜事。所以我们就不要谈这些了,呵呵。”

……

……

魏苗和蒋碧云所在的桌旁,已经没有别人了。

先前和她们同席的,要么去旁出与人闲聊,要么已然离去。故而原本打算着到一边走走说会儿话的魏苗和蒋碧云,也就坦然的坐下闲聊。

刚才倒是有那么几位马良的男同学坐过来搭讪,但蒋碧云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魏苗虽然言语神态温和,却只是有问有答,全然摆出敷衍之态。如此一来,那些个抱着些许想法的牲口们就都知难而退。

马良微笑着走了过去,坐下道:“忙坏了,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咱们三人喝一杯。”一边说着,马良一边给自己的杯中道满白酒。

“恭喜你。”魏苗端起了红酒,微笑道。

蒋碧云也笑着举了举杯喝下一口,随即气呼呼的说道:“马不良,你可真是够朋友,要结婚的消息告诉我们晚就不跟你计较了,还明摆着要份子钱,我说你也太抠门了吧?你现在可是超级大富豪啊!瞧瞧这婚礼举行的,包下了这么大度假酒店,婚车都是劳斯莱斯和宾利……”

“我咋听着酸溜溜的?”马良嘿嘿笑着扭头看了眼魏苗:“魏姐,你听出来没?”

魏苗点点头,道:“嗯,我也觉得有点儿。”

“什么啊?”蒋碧云愣神儿道。

马良也有些愣神儿,没曾想魏苗倒是附和着自己的话去和蒋碧云开玩笑。

魏苗接着说道:“不过,小马你现在是已经结婚的人了,可不许再有什么花花肠子的想法,男人啊,虽然大部分有了钱后都会变坏,可姐真不希望你也是那种人。”

“他本来就是那种人,嘁。”蒋碧云撇撇嘴忿忿说道。

马良急忙压着嗓子说道:“天地良心啊,我是纯洁正派的人。小云,今儿是我结婚啊,你不能这么毁人,开玩笑也得小点儿声,别让人听到。就算是你现在心里对我还有什么想法,可我已经结婚了……”

魏苗接着说道:“是啊小云,你把心放开些,别太纠结,马良能邀请你前来参加婚礼,说明他还是把你当朋友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蒋碧云一脸『迷』『惑』。

魏苗和马良就相视一笑,一笑……

笑着笑着马良就尴尬了,魏苗眼眶中就盈出了泪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然则曾经是那么的短暂,甚至连火花都还没来得及碰撞,只是在内心中生出了美好的花蕊,还未等绽放时便又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望着外面绽放的灿烂花朵,孤寂的像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便在这两人一个尴尬,一个盈泪痴痴,终于意识到场合不对,急忙同时回避对方的目光时,蒋碧云也反应过来,砰的一拍桌子,怒道:“马不良,谁对你有想法啦?”

此话一出口,立刻引来目光无数。

蒋碧云悔时已晚,赶紧红着脸低下头往魏苗身旁凑了凑,咬牙切齿的说道:“苗姐,你怎么和这个混蛋合伙欺负我啊?”

“哪有。”

“就有……咦?你怎么哭了?”

“没有,是酒太辣。”

“你喝的是红酒哎。”

马良见此情景,赶紧起身找了个借口告辞离开,往不远处褚明奕和吴茂军那边儿走去——好家伙,蒋碧云这一声吼,自己的老丈人和丈母娘都看了个清清楚楚。

婚礼当晚。

有离去的宾客,亦有远道而来留下的朋友们。

留下来的,都安排住在酒店内。

当然了,他们也都去了趟马良那栋豪宅,热热闹闹到晚上十点多才一个个回了酒店。闹洞房的事儿,没人会做,人家马良的媳『妇』儿可是怀着孕的,不能胡闹。即便是有些喜欢热闹借着酒劲儿非得要让马良和吴琼同时出现让他们开几句玩笑也不成——好家伙,吴琼的妈妈和婆婆护着且不说,竟然还有专业的医护人员直接出面,从专业的角度去很认真的向他们分析了一通……

而马良,也一直没有入睡,也没有做什么新婚洞房该做的事儿。

他揽着娇妻躺在床上假寐了一宿。

直到第二天天『色』微明,起身到庭院中打拳时,才禁不住长出口气——有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才能够有惊无险,结婚这一关,算是平平安安的过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