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苏迈这种半吊子尚且能看出不对,身前那世家公子模样的几人,自然很快亦发觉出异样。

不过也只是疑惑而已,谁也说不出,到底问题出现在何处,毕竟这剑仙遗留之物,谁也没见过,自然更别说证伪。

三人交头接耳,半晌也未理出个头绪,见苏迈立于一旁,亦面有疑色,那封公子折扇一收,在手中轻敲了几下,转向苏迈,笑问道:

“这位兄台,似乎对这卷轴亦有兴趣?”

“兄台说笑了,在下恰巧路过,不过凑个热闹,贻笑大方了!”苏迈随之拱拱手,接口应道。

“眼下这九鼎山上,热闹得很,你我相逢于此,亦是难得,在下封奕,这位是我好友莫兰亭,自天戈城游玩而来!”封奕也不管苏迈有无结交兴趣,自顾自地介绍了身旁二人,除了莫兰亭之外,便是那名为石青的少年。

对于这三人名号,苏迈过往并未曾有闻,不过能出现在这六虚山院的山门之下,想来应非俗世公子,便是上不得山去,应也有几分身世背景。

只是此刻苏迈对此并无兴趣,故而随口报了名字,便一笑而过。

“鱼兄,可看出这其中有何玄妙?”莫兰亭望了望苏迈身后的长布包裹,笑着问道。

“这文字嘛,看去确是气度不凡,只可惜在下并不通剑术,确实看不出有甚特别,莫非莫兄已有所得?”苏迈微抬起头,反问道。

莫兰亭闻言,轻笑一声,却未回复,心里想着,果然是个俗世中人,这江湖中人,对于所学多隐而不宣,若真有所领悟,又怎么可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大肆宣扬。

“我看啊,哪来的什么剑意,都是这汉子故弄玄虚,和那香炉一般,尽是些糊弄人的玩意。”

少年石青对这书法毫无兴趣,在他看来,这一通狂草,和那鬼画符也差不了多少,故而眼睛盯着那汉子,心里却在可惜那五两银子。

“看得懂就多看两眼,看不懂就滚蛋!”汉子斜了那少年一眼,面露鄙夷之色。

那眼神仿佛在说,你一小屁孩,懂个卵的剑意!

石青见状,面色一黑,便欲发作,向前一步,五指如爪,抬手便向前抓去,就在离那卷轴不过数寸之时,却见那封奕伸手一点,折扇敲在少年手臂之上,石青只觉浑身一麻,再无力夺画,只得悻悻地缩回手臂。

“不得无礼!”

封奕黑着脸轻喝一声,随后朝那汉子点头致歉。

“道友,这卷轴如何卖法?”封兰亭拍了拍那石青的肩膀,朝那汉子问道。

“一……”

汉子稍顿了顿,随后伸出一根手指,口中刚说出个一字,本想说一千两银子,谁料话刚出口,却被一声刺耳的咳嗽声打断。

转头一望,却见先前那蹲着的老穷酸不知吃错了甚药,边咳着边往这边走来,舔着一张一阵令人恶心的笑脸。

“啧啧,好字啊好字,当真是惊蛇入草,笔下有神!”

老穷酸边走近,边装模作样的叫道。

“你一个老穷鬼,认识几个字,懂个屁啊,识相的死远点,别耽误几位仙师领悟剑意!”

那汉子心中很是恼怒,许是因为封奕等人看着风雅翩然,担心到手的买卖飞了,故而言语中虽是不悦,倒也不曾太过。

“无妨无妨,听老先生言语,便知也是读书人,还请指点一二!”封奕微微弯腰,朝那老者一礼,笑嘻嘻地说道。

“这位公子爷可羞煞老儿了,不敢当读书二字,勉强识得几个字而已。”老人一脸谄媚,点头回道。

“既然不懂,就别瞎掺和,留着这把老骨头,多活几年!”那汉子黑着脸,没好气地说了句。

“是是是,大爷教训的是,这书法嘛,小老儿自是不懂的,只是这字嘛,却看着有些眼熟!”

老人唯唯诺诺地点头回道,一双眼晴却直勾勾盯着那卷轴,看样子,似乎还真见过。

“哦,老先生在何处见过?”封奕一听,眼神一动,身体前倾,复问道。

“这个,倒记不清咯!”老人望了望那汉子,绕头说道。

“老先生,再好好想想!”少年石青一见这老先生搅和了汉子的生意,心情便顿时好了几分。

“容我想想,嗯,想想……”

老人望了望眼前三人,又朝那卷轴端详片刻,口中喃喃念道:

“像是在那城东的春芳斋,……不对,前几日似乎在城头的老许头的铺子里也见过。”

“什么?”封奕闻言,满是疑惑,听这语气,似乎这卷轴还有好几份,老人虽未明说,但看这情形,却多半如此。

“哦,想起来了,这字啊,好像就叫《题画贴》”老人像是忽有所得,忙又解释道。

“这就奇了,听这意思,难不成这剑仙之字,是留于画卷之上,若是如此,那这个……?”莫兰亭闻言,亦是恍然,手指了指前方,饶有兴致地望向那汉子,眼有深意。

若老人所言不虚,那很显然,这汉子手中之物,定是赝品无疑,

那汉子见状,脸色阴沉,望向那莫名而来的老究酸,眼中怒气冲冲。

“既然那天戈城宝物众多,那我等倒也不急着出手,说不定若有缘份,还可见见那剑仙之画。”

事已至此,封奕自是兴致全无,手中折扇一展,与苏迈和那老人点了点头,却是右脚前探,转身向山下而去。

看起来,这三人还真是游山玩水来了!

苏迈笑了笑,倒也未多寒暄。

相逢于江湖,一面之缘而已,说不定一个转身,便再也无相见之时,再说自己有事在身,也无心关心别家之事。

这好不容易等来的生意泡了汤,那汉子心中自是百般不乐,狠狠地望了那老先生一眼,麻利地收拾东西,转身亦大步离去。

苏迈本欲上山而去,不过在那汉子转身之时,无意间见其神色,又望了望身前那一脸无事之状的老者,顿了顿,便朝其拱了拱手,说了声“老先生好走!”便自朝那石阶而去。

再往前行,便要接近那六虚山院的山门,如今山上守卫森严,寻常人等自不会自找麻烦,故而这老者见状,亦笑着弯腰点头,见四周再无热闹可看,便也转身回城。

苏迈望着那略有佝偻有背影,轻叹一气。

人间事,多有不平,强出头者,虽有善意,却很容易为人所恶,这老先生倒是个热心肠,只不过眼下苏迈自己亦是诸事缠身,却无法分身去多管那闲事。

“老先生,回城时多加小心,择大道而行啊!”

默然片刻,苏迈终觉有些不忍,朝那数十丈开外的老人,大声叮嘱了一句。

老先生略一转身,朝苏迈拱了拱手,笑了笑,复又转头而去,却不知他懂也未懂。

苏迈见此,亦懒得多言,一转身,大步朝前而去。

此回上山,除了给那飞虹山庄的钟离夫人送信之外,山上还有那万仙楼的红袖姑娘在等着,一晃数日,也不知如今是何状况。

想着此事,苏迈脚步愈见轻快,不到一刻,便到了那山门之外。

白玉牌坊天门耸立,两侧石柱如巨剑指天,尚未接近,便有压迫之感,似乎有一道道无形剑气横于身前,多往前一步,便多一份不适,只怪苏迈如今修为太低,见识不够,不然很容易便可发现,有一道道形若游鱼的浅淡剑气,自那两道剑柱之中缓缓淅出,游人过此,修为越高,感受越深。

很快,便有两名六虚山院弟子过来查问,苏迈递过一块式样简朴的方形白玉,其上空茫一片,除了有灵气流动,却未见刻有甚东西。

对方接过,以指摩挲片刻,复又归还,朝苏迈拱手致意,便即放行。

苏迈虽不知这玉牌有何玄机,但看上去,像是六虚山院的信物之类,既然钟离夫子所言无误,那他自然懒得去细想,深吸一气,挺直身形,缓缓朝前行去。

山门内外,自是两个天地。

先前在山下观望,只见云雾茫茫,不知所已,如今一门之隔,苏迈抬头望远,却是灵山胜迹,仙气飘飘。

九鼎山一山九峰,问剑峰雄踞其中,奇峰突起,高愈千丈,其上松涛万壑,危岩怪石,点缀其间,一条白玉长阶自山前笔直而上,隐入林深处。

其余八峰,各有奇绝,或如仙人盘坐,独立天地,或似苍鹰傲世,俯视人间,更有老僧拜佛,惟妙惟俏,而苏迈此行要去的凌云剑,位于九鼎山以东,乃是九峰之中,较为寻常的一处,虽不如问剑峰、石首峰等地出名,倒也风景绝佳,平日里多是山上接待来客之处,故多有游客往来,山上虽非六虚山院宗门重地,但如今时势多变,峰上所居者,多为门中贵客,故而入山之道,亦有弟子门人把守,只不过比之山门之前的阵仗,自是随意了许多,毕竟入山皆是客,此刻苏迈一路行去,除了例行查问,倒也无甚阻碍。

大方居位于凌云峰南麓,原本是一位闲散剑客清修之所,此人无门无派,少时曾与墨光散人识于江湖,后游历九鼎山,因喜此处清净,便时常闲居于此,后六虚山院不知为何,竟破例将此处划为其清修之地,寻常并不对外开放,也正因此,山上弟子对此亦颇为好奇,故而苏迈随口一问,便知其所在,只不过那山院弟子再三交代,只可远望,却不可就近打扰主人清修。

苏迈并不清楚这大方居是何所在,自然更不知晓先前钟离家人所言的客舍,如今所居之人是甚身份,只是看那守门弟子神色颇为慎重,想来此人身份定也不低。

山路蜿蜒,倒也并不崎岖,顺青石小道拾阶而行,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至那凌云峰山腰之处,眼前山势平缓,林深处有青瓦白墙,院落幽深,苏迈想着花相容此刻亦在山中做客,却不知是否便居于此,便想着若是送完信,就去打听一番,顺便了解下这山上的状况。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