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4.第865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865章

金姨到底还是知道冯轻受伤的事。

她非要下去看看冯轻。

冯轻哪里会让她动弹,等上好了药,冯轻急忙去了金姨的屋子,她拉着金姨的手,让金姨自己看她的脖子,金姨哽咽地半搂着冯轻,“都怪我,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去鹿鸣寺,便不会受伤。”

无人跟她讲昨夜的凶险,金姨也猜得到。

伤处在脖颈,再深些轻轻就没命了。

“没事没事。”冯轻环抱着金姨,轻拍她的背,“金姨别难过,我真的没事,就是一个小伤口,过几日就好了。”

离的近了,金姨都能闻到冯轻伤口处的药味,她又自责又内疚,却忍着没哭出来,反倒催冯轻,“你快些回去休息,可不能碰着伤处。”

金姨又叮嘱方铮好好照顾冯轻。

后又催着两人快些回去。

等人走了,金姨才拉着方蒋氏的手哭出来,“姐姐,你说我帮不上忙,还尽给他们拖后腿,昨夜那般凶险,轻轻要是真有个万一,我就是死一万次也不能弥补啊。”

“胡说什么呢?”方蒋氏拍了一下她的胳膊,白了她一眼,“三郎媳妇有你这个干娘她不知道多开心,这孩子自小活的就苦,没了亲娘照顾,嫁来我方家也没过过几天好日子,也就遇到你,她可开心了,以后这种话可别乱说,要是被三郎媳妇听着了,她不得难受死?”

昨夜方蒋氏确是吓得不轻,这会儿金姨比她还胆战心惊,方蒋氏反倒是平静了,“不过我也知道你的心思,咱们做娘的都不愿拖累孩子们,可孩子们跟咱们想的又不一样,他们只想我们能多陪他们一天是一天。”

方蒋氏安慰了好一阵,金姨才彻底开怀。

冯轻的伤有方铮照看,没出几日就结痂了,倒也不怎么疼痒,只是到底伤在脖子,平日里还是不方便,她也只能僵直着脖子。

方铮不在时,方蒋氏日日盯着冯轻,不让她乱动,除了吃饭睡觉,最多就是绕着院子走走,旁的方蒋氏都不让她沾手。

在回方家第二天,方铮在家陪了冯轻一天,之后一日总有半日会去府衙。

伤了他娘子,方铮怎会让对方好过?

两天后,王钊带回来有用的消息。

他们找到了当日的小偷,据那小偷供述,是有个蒙面的男子给了他银子,要他去偷那人,旁的事他并不知晓,而那蒙面的男子与鹿鸣寺试图带走冯轻的男子眼睛像极。

有了画像,寻人自然就容易的多。

梁州是方铮的天下,想要寻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

加之他心里也隐隐有猜测,在冯轻伤口能拆下布条的那一日,红袖也被带去了府衙。

堂下,红袖挺直脊背,直视上首的方铮。

“你可知罪?”方铮甚至都没多说一句,直接开口。

“不知。”红袖仍旧盯着方铮,“不知大人带小女子过来所为何事?”

“此人你可认识?”方铮将画像仍在红袖面前。

轻飘飘地扫了画像一眼,红袖神色不变,“有印象,此人曾来过卿松楼。”

“呵——”红袖此人冷漠无情又心狠手辣,一般的询问对她无用,方铮也懒得跟她纠缠,只将自己调查的结果说了,“此人是你的入幕之宾,一直受你差遣,这几年他为你了做了不少事,卿松楼里凡是与你为敌,试图对你动手的,都没有好下场,动手的皆是他,他手上的人命至少有三条,也就是说,你至少杀了三个人。”

方铮只字不提冯轻,他不愿将冯轻的事拿出来说,那会脏了他娘子的名字。

“大人,无凭无据,小女子不服。”红袖做事干净利落,如今那人已死,更是死无对证,方铮想治她的罪,恐怕是徒劳了。

“你想要罪证?”方铮轻嘲笑,“你想要多少,本官给你多少。”

他就当着所有下属的面这么说了。

话一出口,红袖惊住了,“大人什么意思?”

方铮却没理会,此时祝贺拿了一叠子宣纸过来,上头密密麻麻写满了字,若是仔细看去,皆是红袖做过的伤天害理的事。

“我不曾做过这些事,我不认!”红袖自认她是了解方铮的,方铮为人正直,甚至有些固执,他一心为百姓做事,最见不得百姓被人迫害。

若无证据,他定不会随意处死自己。

“你会认的。”在她对冯轻动手的那一刻,在方铮眼里,红袖已然是个死人了。

祝贺身后跟着两个护卫,那两个护卫按住红袖,祝贺掏出印泥,抓着红袖的手,挨个按下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红袖惊慌地想挣扎,可她一个弱女子又怎能从两个成年男子手中挣脱?红袖怎么都没想到方铮会来这一出,她在来的路上已经想了数种回应方铮的话,可没料到方铮竟不安常理出牌,手印按下去,她必死无疑。

“我不服!”红袖再也维持不住平日高冷的面目,她脖颈处青筋跳动,眼中尽是恨意,“这些都不是我做的,你们想屈打成招,方铮,你身为一洲父母官,岂能如此草菅人命?”

“在你做伤天害理的事之前,你可曾想过死在你手里的皆是无辜之人?”方铮缓缓起身,他走到红袖面前,轻蔑地说:“本官手中便是无证无据,你也照样得死。”

“你们都听到了,他这是滥杀无辜,这就是你们效忠追随之人,他今日这样对我,明日就会这样对你们。”在如此慌张的时候,红袖竟还试图挑拨方铮跟周围下属的关系,不得不说,这女子非同一般。

“你也配与他们相提并论?”方铮手腕翻转,下一刻,手中多了一把匕首,银光闪过,红袖惊叫一声,脖颈间多了一道血痕。

那伤口的位置跟深度与冯轻所受的别无二致。

“方铮,你在公报私仇!”红袖厉声喊。

“是又如何?”方铮竟也不避讳。

“她不过是个无用的愚蠢女人,凭什么能跟你并肩而站?我比她更好,若有我相助,你定会走的更远,站的更高,方铮,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比她强百倍千倍。”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