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凿船沉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惠登相气急败坏的看着突然出现在江面上的鱼鹰舰队,眼眸爆射出深深的怨毒之色。

马德!

怎能可能!

眼看着封锁江面即将大功告成,唐学志的舰队却来的这么及时。

“快,快上去,拦住他们。”心急如焚,最终还是决定,让舰队上去挡住那几艘“烟囱船”。

唐学志舰队,在黄州一战,将革里眼和惠登相的舰队,打出了阴影,而且还获得了一个绰号“烟囱船”。

此刻,看着那些拖着浓烟的战船,惠登相心里就直发毛。

人家是水师,自己岸上光有四万多人,却只能站在岸上干瞪眼。

农民军人多势众,也只是在岸上,他们衣衫破旧,装备简陋。

别看革里眼、惠登相等人,手下领着几万人,浩浩荡荡杀来,真正的精锐也只有一万多,不到两万。

其余的人,人手一把刀都做不到,有些人手里甚至只有一根木棍,一条扁担,一把锄头,一根粪叉。

前些日革里眼、左金王的精锐,搭乘战船,和唐学志舰队一场遭遇,损失好几千人,这才真是让他们肉疼。

一场水战,将革里眼的精锐部队,打掉里两成。

今天,再次看到这些船出现在江面上时,心中不由一阵哆嗦。

“快,弓箭手!”

左金王将身旁一千多弓箭手,全部拉上来,准备火箭伺候。

惠登相的十多艘楼船,全部挡在水道上。

李大山看见偌大的江面上,竟然都被沉船阻隔了,仅有西岸还留有一条水道,仅能容一船通过了。

而上游,还有几十艘江船朝着通道方向驶来。

妈拉个巴子!

堵水道,卑鄙无耻下流之徒!

其实,惠登相等人,不堵水道,也别无他法。

前些日子,他派船队,将罗汝才的部分兵马辎重,走水道,运抵宜城附近后,罗汝才宜北上去和张献忠会合了。

这支船队,控制了汉江水道后,本可直逼襄阳。

只是,唐学志舰队到来,打乱了江面上的平衡,如果他们南下返回武昌,必定和唐学舰队遭遇。

惠登相在黄州水战吃了亏后,便知不是对手,马上通知了舰队,让他们暂时在宜城附近待命。

此时,襄阳附近的明官军水师,几乎损失殆尽,惠登相的几十艘船在这一带,反而没有天敌。

他知道唐学志战船的厉害,舰队完成将他送到对岸的任务后,便开始沉船堵塞和水道,欲要将唐学志舰队,阻于宜城下游。

此时,张献忠正在猛攻谷城,老回回率领五万大军,正从信阳赶来,直逼樊城,四十万大军将合围襄阳。

到时候就算唐学志舰队抵达襄阳城下,恐怕也已于事无补。

李大山不由分说直接开火!

“轰,轰轰!”

炮弹朝着几里外的楼船舰倾泻。

炮声轰轰,电光绽放--

楼船中,一名弓箭手,手握强弓,透过船舱中的窥孔,目不转睛的盯着官军舰队。

对方船舰甲板上,士兵水手都已经能够看清楚了,只要再靠近一些,他便可以用弓箭朝对方射击了。

楼船的舱壁使用两三寸厚的梗木打造,正常情况下,箭矢和火铳都没办法将之射穿。

呆在船舱中,相比甲板而言,多了一份安全。

炮弹落在船舰旁边,溅起一道道白色道水柱。

水纹以波纹状态朝着四周散开来,浪花拍打着船舷,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二百步,终于到了二百步了。

他抬手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弓箭,慢慢的张开双臂,目光已经瞧准了第一艘明城舰,桅杆下方,一个身穿红色甲胄的军官。

哼哼!

狗官军,你以为这个距离相安无事,可没想到,我毛二,可是能百步穿杨的。

身后传来了部总官的粗矿的声音。

“毛二,还愣着干什么,快,弄死那个军官。”

一个部总官,相当于百户,麾下有兵八十到一百不等,惠登相船上的部总官,相当于大副的职位。

“嗯!”

毛二轻应一声,箭头已伸出窗外,双臂舒长,前推后拉。

“轰隆!”

忽然,船舱猛烈抖动,一道强劲的力量朝着毛二冲击过来。

啊~

惨叫一声,弓箭脱手而出,人已经朝着后方倒飞出去。

“噗!”

口中鲜血狂飙而出。

朝着身后部总官砸了过去。

轰隆!

更是将身后数人摔成一团,咯吱的响声在脑海中炸开了,正是骨头断裂的声响。

啊啊啊~~

部总官摔得七荤八素,好一会儿,才将已经死透了的毛二推开。

嘴角留着鲜血,吃力的爬起来,这才发现,刚才毛二站的地方,已经多了一个脑袋大的洞口。

毛二尸体不远处,一颗拳头大的铁蛋,漆黑而浑圆,另一面却还沾着猩红的血迹。

好险--

轰轰隆!

啊啊--

…………

很快,就由好几艘船传来中弹的消息。

楼船上的水手,士兵,胆战心惊的摆弄着战船,朝着那条通道围堵过去。

惠登相知道官船厉害,不敢有任何的松懈,绕是好几艘船被击中,他还是强撑着,一定要将唐学志的战舰堵在下游。

此时,革里眼给他出来一条毒计,那就是将装满砂石的船朝着通道口附近围堵过去,如果官军将船击沉,正好促成了将通道堵塞的任务。

“好,此计甚妙!”

惠登相连连较好,赶紧安排了几艘装满砂石的船,将前面的楼船换下来。

李大山等人并不知道,惠登相等人的想法,还以为那些船都是过来围堵他们的。

一阵炮击,却发现,对方竟然也不逃走,似乎心甘情愿的让他们轰。

不久后,最前面的一艘沙船,船身开始倾斜,徐徐下沉。

李大山很是奇怪的说道:“竹影,怎么看那些船有些奇怪,他们倒是不逃走了。”

他们海战经验丰富,但是在江河作战较少,江面狭窄,战船不如在大海中那般灵活。

竹影对海战知之甚少,此刻也不明白只是摇头道:“这些贼子,倒是奇怪的很,怎会将船送过来让咱轰了。”

“是啊,真是怪了,哪有送上门来让人打的。”舰长周大国抿着嘴,摇头,一副不解的模样。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