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面面相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上长老血伦处于绝对惊愕的状态,被简波的一番话彻底震惊了起来g。

“骗子,你是个骗子!”

“什么玄天界之主,统统是一番鬼话,是你骗人!”

被禁锢的两大血煞使者,听到了简波的话语,又见识到了‘血煞之剑’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两大血煞使者,毕竟是纯正血煞族强者,还信奉着血煞族誓言与祖训。

自然知道血煞族的传说!

“真正的血煞族主人,降临之时‘血煞之剑’舞动!”

两人如同是魔怔了一般,喃喃自语开口道。

“难道说,这小子真的是血煞族主人?”

“还拥有‘玄天剑印记’记……”

“而能够控制这种印记的人,就是血煞族的主人!”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

两人心中都知道这一点,只是他们,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毕竟血煞族主人,已经消失了无数岁月,而血煞族的誓言,也变成了传说,许多人甚至都忘记了它。

“他不信,你们两个,信了么?”

简波的声音如水,冷冷开口道,传到了两人的耳中。

两大血煞使者,立刻毛骨悚然。

此时,两大血煞使者,还在被‘血煞魂链’束缚着,面面相觑,脸上露出了复杂之意。

“血煞魂链……”

“这是血煞族的传承秘术!”

“是无法骗人的存在!”

“难道说,你们两个还蠢货,要自欺欺人不成?”

“难道你们已经忘记了,血煞族的誓言与祖训么?”

“如果忘记了,很好,我就给你们重温一下!”

简波厉喝一声,眉间爆射出了三道寒光,传给了三人。

太上长老血伦,两大血煞使者的眼中,立刻呈现出了奇异的一幕。

在一处破败之地,万物凋零,凶兽出没,时刻威胁着人类的安危。

一群数万族人,已经被万余头凶兽重重包围,陷入了绝对危机的境地。

“族长,是兽潮!”

“怎么办?”

“凶兽的实力太强了,我们根本不是对手!”

“……”

这个族群,固然是人多势众,但毕竟实力相差太大。

而这些凶兽,都是能够以一敌百的存在,还是给他们造成了十足的威胁。

一个又是一个的族人惨死当场,被凶兽吞噬,化作了一块块血肉!

“不!”

“救命啊!”

“谁来救救我!”

“……”

族群之中,顿时发出了一道道凄厉的哀嚎声,众人的眼神之中也带着绝望之意。

兽潮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

强得不可思议!

人群之中,一个又是一个勇士相继倒下,在这些凶兽的面前,根本不是敌手,完全化作了食物。

“难道说,天要亡我族群么?”

族群的长老仰天长啸一声,双目流出了泪水。

“老天爷,救救我们吧!”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都愿意!”

族长咆哮一声,浑身上下早已经是伤痕累累,但还是在奋力搏杀,没有放弃最后的希望!

战……

为战而生!

为战而活!

他们这群人,天生都是战斗的勇士。

无所畏惧!

至死而战,这就是他们的信念!

虚空上,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子,居高临下,目睹着这一幕,不由得露出了动容之意。

“也罢,我正好缺一群守护者。”

“你们,正是不错的人选。”

“我喜欢你们的的精神!”

“信奉于我,守护玄天界之门,我即可赐予你们血煞之力,帮助你们渡过一劫!”

“你们可愿意,祖祖辈辈,生生世世,替我守护玄天界门户!”

一股股神秘悠远的力量,浩荡在了天地之间。

这个族群族长,看到了虚空上的男子,目瞪口呆,随之反应了过来,狠狠点了点头道:“我愿意!”

“我们愿意!”

“我们愿意世代信奉血煞之道,成为玄天界的守护家族!”

“我们愿意!”

人群之中一个个强者,纷纷跪了下来,眼中露出了激动,感激的神色。

青袍男子淡淡一笑,眉心闪现一道‘玄天剑印记’一股股血煞之力出现,印刻在了他们的眉心之处。

一个个强者,实力迅速暴涨,犹如是升华了一般,释放出了强大的血煞之气!

“这些凶兽,就交给你们了,我相信,你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杀死他们!”

青袍男子淡淡一笑,言语之中带着信任之意。

得到血煞之气的勇士们,一个个实力暴涨,纷纷扬起兵器,与凶兽搏杀了起来。

勇敢浴血厮杀,兽潮渐渐退去!

这些强者,纷纷下跪,臣服青袍男子!

青袍男子将自身的血煞之道,传给了族长之后,飘然离去。

而此人,就是熙元大帝!

这就是,这个族群的真正来历……

“血煞族之人,若是违背誓言,反噬其主,不得善终!”

这正是当年熙元大帝,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血煞宗太上长老血伦,两大血煞使者,都从幻境中苏醒了起来,吓得浑身惊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说……你真的是熙元大帝传承人!”

原本打死都不愿意相信简波身份,这个时候,三人脸上,终于带着惊恐之意,似乎是确认了简波的身份一般。

如果简波不是熙元大帝传承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也不会掌控血煞奥义。

“拜见血煞之主!”

“拜见主人!”

两大血煞使者,率先反应了过来,纷纷双膝下跪,忠诚的跪倒在了地上。

而伴随着他们的诚心诚意跪拜,身上的‘血煞魂链’竟然也奇异般的消失了。

“你们两个,就呆在这里看戏吧。”

“放心吧,我不会灭了血煞族,也不会剿灭血煞宗,因为血煞宗也是熙元大帝,在玄元界的传承,我自有安排。”

简波脸上波澜不惊,立刻传讯二位血煞使者。

“至于你,现在相信我的身份了吗?”

简波盯着太上长老血伦,看到了陷入挣扎的血伦,淡淡开口道。

太上长老血伦惊奇的发现,自己血煞传承之力被大幅度限制。

在简波的面前,能够使用的力量,威力已经大打折扣。

小巫见大巫!

在血煞道真正的传承者面前,血煞法技,不过是过家家而已。

这一刻,太上长老血伦,终于接受了这个,不得不面对的残酷事实,沉声道:“我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