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七十九章 搜捕,执迷不悟!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站住!这是私宅,你……你们不能进去!”

太原城西,康衢府邸正门外,门房见冯捕头带着一众衙役气势汹汹地就要闯进府邸,连忙上前阻挠道。

“哼!瞎了你的狗眼!没看到我们是刺史府的?刺史府办案,闲杂人等退避~!”

不待冯捕头开口说话,他身边的一名衙役便上前厉声道。

“裴兴、段威,你们带人分别守住康府前后门,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放走任何一个人!其余人等,随我进去抓捕康衢~!”

冯捕头不愿意在这里耽误时间,他朝左右挥了挥手,命令道。

“是~!”

众衙役会意,一队人马奔至康府后门,一队人马留在原地不动,最后一队人马在冯捕头的带领下,将门房挤至一边,直接强闯直入!

走进康府,府中下人们见如此阵仗,纷纷吓得退至两边,这时一名小厮则是慌忙地朝着后院跑去。

冯捕头眼睛一亮,拔脚就追,并对后面的一众衙役道:“跟上他~!”

“是~!”

在那名小厮的带领下,众人很快就来到了康府后院。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官兵进府了~!你……你们……!”

这康府后院有三座小楼,冯捕头等人进来的时候,就见那小厮边跑边喊道。

但喊道一半,这小厮貌似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转过身,看着冯捕头等一众衙役不由满脸恐惧!

“拿下~!”

冯捕头挥了挥手,立即有两名衙役冲上前,将那名小厮按倒在地。

“说!你们家老爷在哪儿?”

冯捕头大步上前,“铿”的一声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并架在了小厮的脖子上,直截了当地大声喝问道。

“我……我不知道!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强闯民宅?”

小厮被冯捕头这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直哆嗦,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康衢的藏身之地。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没工夫跟你废话,再不说老子一刀剁了你~!”

冯捕头闻言大怒,一脚将那小厮给踹翻在地,然后他大步上前,“唰”的一声,挥刀朝着小厮的脖子上砍去,小厮顿时吓得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只不过冯捕头的刀却在距离他脖颈三寸处停下了!

毕竟,他是官兵,而不是土匪,他不能滥杀无辜!

饶是如此,那小厮也被吓得差点魂儿都没了,他连忙道:“我……我……我说!我家老爷就在中间那栋宅子,我今早看管家派人往那里送过茶水~!”

冯捕头立马收起佩刀,指着中间的宅子,冲左右吩咐道:“给我搜~!”

“是~!”

众衙役一拥而上,朝着后院中间的那栋宅子奔去。

密室内。

在小厮进入后院的那一刻,密室内的康衢便惊坐而起,他朝着密室门处望了望,并疑惑道:“外面什么声音?管家,你去看看~!”

“是~!”

站在康衢身边的老管家领命而去。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外面好像有官兵!”

没过一会儿,老管家便慌手慌脚地返了回来,并边跑边说道。

“什么~?官兵?官兵怎么会来这儿?”

康衢闻声面色大变,密室内其余人也纷纷站了起来,康松平这时开口道:

“莫非官府已经知晓了咱们的计划?所以……”

“不!不可能~!”

康衢下意识地摇了摇头,一脸肯定道:“这件事情的知情者差不多就我们这些人,连那些前去煽动百姓闹事的人都不知道我等身份,官府怎么可能知道?”

众人见康衢说的如此笃定,不由稍稍放心,但想到外面还有官兵,他们瞬间又心慌了起来:

“康衢兄,官府知不知道咱们的计划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怎么办?若是让官兵发现我等全都聚集在此处,我们就算是长了十张嘴也说不清啊~!”

“是啊!康衢兄!现在可怎么办~?”

康衢心里其实也慌得一比,但他知道这个时候慌张只会自乱阵脚,于解决事情没有一点用处,他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道:

“诸位别慌!这密室极为隐秘,整个康府知道这件密室的只有康某和我的老管家,就连我的夫人都不曾知晓!官兵们来到此处也许只是一场意外,待他们找遍康府也找不到咱们时,自然就会离开了~!”

他们几人现在所处的密室,是位于后院中间宅院的地下,而密室的入口,则是隐藏在在书房的书架后侧,可谓是相当隐秘,寻常人根本难以察觉!

闻言,躁动不安的众人这才稍稍放心,毕竟康府密室的入口有多隐秘,他们之前进来的时候就深有感触的,一般人若没有来过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发现!

密室外,府衙衙役在各个房间全部翻遍了,也都没找到康衢的踪迹,不仅没找到康衢,他们甚至没在这栋宅子里面找到一个人!

“报~!”

屋外,冯捕头正在跟闻讯赶来的康衢夫人——徐秀荷纠缠,一衙役跑出来,躬身抱拳道:“冯捕头,宅子里面空无一人!”

冯捕头皱了皱眉,先是看了先前康府那名小厮一眼,然后再看向徐秀荷,沉声问道:“康夫人,你家老爷究竟在何处?刺史大人有事要问他,你若知情不报或知情瞒报,这是害了他!”

徐秀荷眸光一转,福身道:“冯捕头,我家老爷一早便出门了,至于去了哪儿,他没告诉妾身,冯捕头若想寻我家老爷,应该去城中寻才是,为何要大张旗鼓地搜我家宅子?”

“哼~!出门了?可他刚刚为什么说你家老爷一早就进了这栋宅子~?”

冯捕头目光如电,自然留意到了徐秀荷目光中的闪烁不定,他沉声喝道:“康衢指使他人煽动民变,扰乱太原城治安,你若是存心包庇,不仅你要跟着遭难,你的娘家徐氏也得跟着遭难!你可要想好了!”

康衢虽然是康国人,但徐秀荷却是土生土长的太原本地人氏,她父亲乃是太原的乡绅,颇有家资。

闻言,徐秀荷闻言,双目之中闪现过一抹挣扎,她咬了咬牙,道:“我家老爷真的一早出门了,至于孙捕头所说的煽动民变、扰乱治安,妾身一概不知情,但我家老爷肯定是冤枉的!”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关键时候,徐秀荷还是选择了跟康衢站在一边!

“哼!执迷不悟~!”

冯捕头怒哼一声,他沉吟片刻,对面前的衙役吩咐道:“搜!继续给我搜!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把康衢给我找出来~!”

直觉告诉他,之前康府的小厮并没有骗他,毕竟当时他可是把刀架在了那小厮的脖子上,人在死亡的危机下,是不大可能说谎的!康衢一定还在这栋宅子中!

“是~!”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