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第九三九章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九三九章

什么叫天道亲闺女?

舒文芳和宋谨之算是亲眼见到了。

老天生怕它亲闺女的宝贝被别人抢了,自己送到她面前。

虽然也把她吓了一跳,可是……

“早知道就再送一程了。”

太亏了。

宋谨之一路走,还一路后悔,“师姐,你说接下来老天还会不会给她送东西啊?如果送……”他不走了,“我们回头,把她送出沙原吧!”

“你在做什么梦呢?”

舒文芳又好气,又好笑,“我们送了林蹊五十多里,都没落日金纱,显然这机缘只是给她的。”

缘!妙不可言也。

“再说你都亲眼见到了她的机缘有多盛,还要跟着人家,不是明摆着要占人家便宜吗?这种事你好意思做?我还不好意思跟呢。”

“……”

宋谨之垂头丧气的很。

“不要东想西想了,还是好好期待林蹊给我们的祝福吧!”

他们不需要马上得宝,只需要在离开沙原的时候,运气那么一次就行了。

舒文芳其实也有些遗憾,但是,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强求不来,“走吧,打起精神,寻我们的机缘。”

两人迎着阳光渐行渐远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各宗已经来人了。

当然,相比于一下子热闹起来的沙原,各方的目光,还是集中在云天海阁。

须发皆白的吴吉,直接把吴韶的头颅挂在了坊市外新竖的高杆上。

不仅如此,老头子还把他多了几条手臂,几条腿的身体,也摆在了高杆下面。

天音嘱上,成康留言公示的下方,更有老头子的亲笔回信:“恭喜你成功了,你成功的又要了自己一位族人的性命。

老夫这样说,你可能不认同,也是啊,你自己都爆料说他是服了换脉丹的人,显然是不在意他的生死的。

在你们佐蒙人眼中,人奸……,只是可利用的对象吧?

你们是不是从来都没把他们当成自己的族人过?

他们只是你们的棋子,生与死,可以毫不在意。

你们可以随时牺牲任何一个人奸,吴韶是如此,天渊七界修士飞升,你们派到长盛街的十个人奸也是如此。

说起来,老夫还挺佩服你们的,说真的,老夫对这些数典忘宗的家伙,也一样也打心底里看不上。

所以,老夫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服了换脉丹的吴韶,早就不是老夫的孙儿,他——是老夫的仇人。

很高兴,你能让老夫知道,仇人就在身边。

现在,老夫把那个数典忘宗的家伙大卸了八块,扔出了云天海阁的坊市。

你们要是给他收尸,来一个,老夫杀一个,不来……

就让这天下人看看,当人奸的下场。

成康,恭喜你,让这天下人,都看到了当人奸的下场。”

吴吉这般拿着亲孙尸首正面刚佐蒙人的话,简直让天下失声。

因为余求,所有人都认为吴吉是个老糊涂。

没想到啊!

亲自过来的成康,看着天音嘱上的留言,用了好大的劲才没有当场吐血。

他就是想废物利用一下,想让蹦跶有些欢的吴老头早点死,可是现在……

看着留言后面,吴韶圆瞪双眼,惊恐、愤怒又后悔的几张图片,成康的脸青青又白白。

这个混蛋,果然是最没用的东西。

活该一辈子斗不过余求。

“……走吧!”

安画叹了一口气,“吴韶的尸首,我们不能真的放在那里一点也不管,”真的不管的话,扎在各宗最深的探子,只怕都得离心,“我们得早点回去跟屈叔商量一下。”

她也很无奈。

成康那样用吴韶算计吴吉的时候,她还觉得不错。

没想到……

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们硬生生地被吴吉翻转,被他弄被动了。

“怎么商量?没看人家说,敢去收尸,来一个,他杀一个吗?”

他们的人越来越少了。

隐藏最深的,都是各宗服用了换脉丹的。

那些人没有危险的时候,用着还行,他们会十分配合,可是一旦有险……

尤其他们在仙界一直失利,那些墙头草,成康感觉,已经有阳奉阴违的了。

“我们……”

“嘘!到时间了,我们回去说。”

天音阁外有好些人在排队看吴吉的留言和吴韶尸体示众的图片。

安画不想在这里跟他争,“把你的脸,给我弄高兴点。”

在老狐狸那里斗败了,只能说他们经验不足,低估了吴吉,甚至……

安画怀疑,他们还低估了这方世界的所有老牌仙人。

那些人好像一直都碌碌无为,被有血性的人族修士骂,可是,背地里,表面的糊涂下,也许都跟吴吉一样,有一个绝对不可触的底线。

不不,不是底线。

是世尊好好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苟着。

如今世尊不好了,他们就都能跳起来了。

尤其像吴吉这样寿元不多的老牌仙人。

“糟了,马上通知族里,吴吉要是跟我们玩个自爆……”

成康心下一惊,和安画佯装小情侣,一路甜蜜笑着离开天音阁,急步往坊市的北门去。

可是,没等到他们离开北门,天音阁方向就传来一阵骚动,紧跟着,云天海阁驻地处就响起了特别的悲钟。

一下、两下、三下……九下?

是九下。

所有听到的修士,都诧异地望向云天海阁驻地。

九下的丧钟,代表了一代金仙大修的陨落,云天海阁那里,最近好像只有吴吉不太好。

可是,他才在成康的公示栏下,发了那么长的文……

“哎呀……,”长街上,有人跌足长惋惜,“这死得也太快了,他该多撑一撑的。”

“就是,这不是让那成康的计谋得逞了吗?”

人家把吴韶拉出来,就是要气死他的呀!

老头回人家话的时候,不是挺清明的吗?

怎么这么快就不行了?

各方人等朝云天海阁问讯的时候,走出坊市的成康和安画,都不安的很。

不可能这么巧的。

云天海阁那边的声响……

两人避开可能的监视,绕了好一段路,回到秘密驻地的时候,屈通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刚刚收到的消息,吴吉那个老混蛋,杀到外域战场,在我们的临时驻地自爆了。”

果然?

成康和安画对视一眼,“我们有伤亡吗?”

屈通的声音甚为沉痛,“两个玉仙,十一天仙重伤,亡的五人中,有一位玉仙修士。”他们的身体若是没有重生的天赋,简直不敢想。

“你们以后做事,一定要三思而行。”

屈通叹气,“当年,像吴吉这样的人有很多,要不然,凭世尊和圣尊的实力,完全有能力把这里全都绞一遍。”

当年他们没敢做,现在……更不敢做了。

“你们要记着,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换成人族的兵法就叫穷冠莫追,“赶狗入穷巷这等事,以后万不可再做了。”

“可是金仙自爆,他……”成康咽了一口唾沫,“吴吉连轮回都不要了吗?”

“吴吉亦是英雄一世之人,你们以为木老道为何那般维护他?人家当年可是真刀真枪的跟我们干过,他这辈子最大的诟病只在吴韶身上。”

屈通给他们分析,“他在吴韶身上压了太多太多,你们不把吴韶曝出来,让云天海阁自己查,虽然时间会花的得久一点,但是,以他的性子,一旦知道了,就算要弄死吴韶,肯定也不会拿他的尸首示众。

而且,为了吴家的面子,为了云天海阁的面子,他只能胳膊折了藏袖里,只能憋屈死。”

是吗?

安画的眉头拢了拢。

“屈叔,你既然早就看明白了,为何不早点拦着我?”

成康万分不解,他不是听不得别人劝的人。

大家相处这么久,他对他还尊敬的很,怎么早几天不拦呢?

这样放马后炮有什么用?

“您要是早点告诉我,我……”

“我也是刚知道。”屈通又叹了一口气,摸出一枚玉简,“是圣尊给我们分析的。”

师父?

“师尊跟虚乘打完了?”

安画有些高兴地接过玉简,可惜神识扫入,没一会就连着几变。

“应该是打完了。”

没打完,也不会这么及时的让他引导二人。

屈通道:“他们两人之间,想要决下胜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以前不打,是因为有世尊。

“我刚刚还收到了一个消息,林蹊进了外域战场,现在还正在沙原。”

世尊的死劫在林蹊身上。

屈通非常无奈,“她在那里,又一次证明其是天道厚爱的宠儿。”

安画犹豫了一下,“……她捡了很多五蕴彩纱和落日金纱?”

“不,她还在那里捡了一个混沌巨魔人的星船。”

这怎么可能?

安画和成康都不想相信。

星船多大?

沙原不能动用储物用具,就算见到了,又怎么样?真能捡着吗?

也不怕活活累死?

“她一路拖着那星船走,最近各宗往沙原的修士有些多。”

人族那边,去沙原的人数不太对。

屈通觉得应该查一查,“那些人为了跟她套交情,只要看到的,几乎都给她当过一段时间的苦力。消息能这么快传出来,是因为万寿宗宋谨之、舒文芳以及紫霄宗盛开,都跟她沾了光,他们不好意思再在那里沾光,就提前出了沙原。”

“……”

“……”

安画和成康一样,真不想听那人的好消息。

他们的试练对象是她,可是……,这实在是个让人窒息的对手。

“那师尊有让我们追到外域战场的意思吗?”安画想了想,只能问道:“如果有……”

“没有。”

屈通摇头,“天渊七界的修士,除了林蹊,还有随庆、风门那些人,他们都沾了天渊七界天地圆满的光。

圣尊的意思是,接着在这里,把水搅得混一些。

对上马知己失败,不算什么,他的背后有整个万寿宗。”

而他们要藏着,躲着,不能集中所有跟他们干。

师尊英明。

成康放心了,连忙道:“那屈叔,吴韶的尸首扔在外面不是事,您看,您能往那边走一趟吗?”

……

他们一起商量,怎么应对云天海阁示众吴韶的事时,拖着星船的陆灵蹊已经看到了远方正常的世界。

说不欣慰是假的。

但是……

天崩地裂的炸响之后,天地之中游离的那一抹悲怆,都影响到了她这里,陆灵蹊总觉得不太对。

沙原是个没有灵气的地界,连这里都被影响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何等的大战。

“灵蹊,你有没有感觉,天地里的那抹气息,有我们熟悉的味道?”

什么?

陆灵蹊心下一跳,“我没感觉啊?主儿,你感觉那熟悉的味道是谁?”

“……吴吉!”

他?

陆灵蹊腿脚一软,星船硬生生地扯着她后退了好几步。

“他肯定是因为吴韶,跑这里跟佐蒙人拼了。”

青主儿叹了一口气,“灵蹊,我们要走快点了。”

“……”

陆灵蹊努力加快脚步。

吴吉死在这里,义父余求和呦呦姐肯定要过来一趟的。

此时,两人根本不知道,吴吉那一爆,是触动了仙陨**,才影响到了沙原。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事,远途而来的季苑就更不知道了。

已经到了外围的她,这些天是以散修的身份,跟别人交好的。

本来,她是要马上走的。

奈何好些人都在传,林蹊拖了她的星船,正在出来的路上。

她的运气还逆天的很,一路上,赚了好些个落日金纱和五蕴彩纱。

可怜,她在沙原九死一生……

季苑又后悔,又无奈。

林蹊都能拖着星船出来,换成她……

她觉得,当时手上要是有绳索的话,她也可以拖的。

可惜!

季苑只能庆幸,她杀的佐蒙人尸体还在,还能借着它,以散修的身份,参加人族在这里的任务。

林蹊在这里,她就得在这里,接近她,交好她,让她慢慢认可她。

印颜本来有条件跟她做朋友的,可惜……

季苑等在林蹊必回的路上,远远看到的时候,没半点犹豫地赶过去,“在下辛苑。”她很自然地给自己改了名,“原来这就是星船啊,林道友,我帮你一起推啊!”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