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 十万世界的移转梦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如果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林三酒也能意识到,“没有找不到的末日世界模型”恐怕只是Karma博物馆居民愿意拿出来说的一句口号,跟广告词一样,不能百分之百当真——毕竟末日世界无穷无尽,包裹着末日世界的洋葱宇宙数量恐怕比形成脚下星球的尘埃还要多,这星球再大也好,又怎么可能把每一个都包含进来呢?

不过就算挤掉水分,想必这里馆藏的末日世界数量也极其惊人了,不然喊不出这句话来的。

这代表,她时隔多年后,或许能够再一次看见自己出生成长、迎来末日的地方吗?

哪怕明知道真正的家乡早已面目全非,这儿只是留下了它的一个倒影,她胸中依旧生出了一阵连自己也不能理解的灼热。

在震惊怔忪,以及不可避免地汹涌上来的回忆中,林三酒安静地一直跟在大蓝背后,近乎温顺地听着她讲解Karma博物馆与货运仓库世界。

这一层货架深处、由箱柜形成的小小城镇里,大蓝似乎跟谁都是熟人。

她们走在路上时,有人会忽然推开货柜箱上打出的简陋窗户,冲她说她要借的杂志空出来了,然后小心地将一摞林三酒此生见过的最老旧陈黄的杂志递了出来;经过一辆RV时,大蓝敲了敲窗户,买了一支冰淇淋,林三酒跟着买了一只薯碗——除了身在货架深处之外,一切都和外界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光是大蓝,这个小社区里的进化者似乎也都彼此熟稔,当二人转过街角——或许该说U型渠道角——的时候,林三酒还看见两个进化者在下国际象棋,其中一个搬起小腿高的骑士,四下看来看去,举棋不定。

“说我们自恋也好,太怀旧也好,”大蓝解释说,“会选择在货运仓库中安家的人,有一大部分都是出身于货运仓库的人。我们常常会聚在一起,讨论过去的事,讨论过去的人……有个当年很出名的谈话秀女主持人,好像也变成进化者了,还真吓了我一跳呢。”

据说货运仓库这个世界的难度,在进化者的登记系统中,是“A/D”级。

“因为它说艰险也不艰险,说安全又谈不上安全。”大蓝解释道,“在真正的货运仓库里,进化者必须要尽一切可能,避免自己被‘出货’,平安留到传送之日。但是究竟做什么会被出货,做什么不会,谁也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我们自己无法行动,每到分叉路口、或者遇上什么难题的时候,只能在仓库给出的选项中进行选择……你小时候看过那种包含选项,可以自定走向的故事书吗?”

见林三酒点了点头,她继续说道:“那就是货运仓库中的人生了。你必须得不断地做选择,这里是左拐还是右拐,下方的黑影是货物还是仓库中的老鼠,哪种货物与你有共同利益,什么时候出发才能躲过巨人仓库员工,要不要相信仓库在某个时刻提供给你的信息……谁也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会不会导致一段时间以后的出货。总之,大部分的选择一旦决定了,也没有再后悔回头的机会了。”

竟然还有这样奇妙的末日世界……从某种角度而言,简直是将人生中最不可测的那一面给强化到了最高程度。

林三酒问道:“在Karma博物馆中,就不必担心货运仓库的选择题了?”

“是,”大蓝笑着说,“你刚才一路过来,走了那么远,也没有遇见任何选择题,对不对?可以说,Karma博物馆中馆藏的末日世界,都只是徒有其表罢了,顶多算是个纪念物,实际上与任何一个十二界一样,都还算是挺安全稳定的。很多人都愿意来Karma博物馆见识见识,但它的签证在十二界中,数量是最少的。”

“那Karma博物馆的末日因素,究竟是……”

“谁也不知道。”大蓝很有耐心,“这些末日世界的模型,根本没法摧毁一个世界。摧毁这个世界的东西,肯定现在已经从世上消失了,留下来的只有千奇百怪的末日世界模型,以及天知道究竟有几分真的传说。”

摧毁这个世界的,不会就是Karma吧?

林三酒略带恍惚地想了一会儿,想不出来究竟得是什么样的因,导致了什么样的果,才使得一个世界的人类社会都被抹消了。她在沉默中走了一会儿,问道:“你刚才提到传说……都有什么样的传说?”

“那可多了……噢,你不是看到了我的Karma记分表吗?”大蓝辩解似的说道,“是,在别人看来,那只是很流行的传说之一。不过他们认为是传说,我却觉得它是真的可能性很大。”

……即使是从尔虞我诈、你死我活中生存下来的进化者,也有可能怀着一分天真的希望。

在“Karma博物馆”这么一个仿佛充满暗示的名字下,许多传说即使无法证伪,也仍然经久不衰:比如说,在本世界中做出的行动、产生的想法,都会被冥冥之中的力量记下来,将会以“因果报应”的形式,出现在自己未来的人生中。

对于它,大蓝很认真。

“在别的世界不做人,没关系,但到了Karma博物馆一定要注意言行。”她显然很相信这个说法,“我仔细分析过各种传说,这一个成真的可能性我觉得最高了。如果Karma分数很高,不说获得拯救、从此脱离末日吧,至少会让以后的人生中产生足够的善果……他们都说,如果要让这个传说在自身上成真,就必须把自己的好Karma记下来,尽量避免产生坏Karma。”

林三酒听得有点恍惚,不由生出了感慨:如果竟真是这样一个公平的世界,那倒好了。

“而且啊,我在另一个区——噢,每个末日世界模型,我们就管它称为一个区——认识一个姐妹,她跟我拍胸脯保证,她如今能活着,就是好Karma的善果……我看你也面善,你也记一个册子,没有坏处的!”大蓝的热情劲儿,简直好像在给林三酒推销保健品。

不管怎么说,她今日的“日行一善”,算是正好便宜了林三酒;在领着她逛过“滞销货物区”之后,大蓝还特地给她写了几个出口的货架序号——只要报上出口的序号,这个柔和慈善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货运仓库,就会将林三酒顺利送出去。

她在末日世界中经历的陷阱、危险和诡计,简直多不胜数,哪怕坐入U型渠道后直接被送进了副本她也不会吃惊的。所以当她顺顺利利地离开了货运仓库,发现眼前再次展现出一片平常的蓝天时,林三酒内心深处反而隐隐生出了惊讶。

她也不喜欢处处必须防人一手的自己,因此在意识到大蓝说的都是实话时,她松了口气之余,还生出了额外的感激。

既然关于出口这么重要的事情,大蓝都据实以告了,那么其他的消息,自然可信度也顿时高了。

“因为这个世界太大了,”大蓝曾经这样告诉她,“我不知道在哪儿看过,纸鹤每一次航程的平均时长是65天。有这个时间,对方身上发生什么都有可能,说一个事来来回回需要的时间,都够把一个人正常传送走了。所以在Karma博物馆里,我们除非知道对方位置不远,否则一般也很少用纸鹤。你知道木鱼论坛吧?”

就在林三酒刚要说“这儿也有?”的时候,她又继续说道:“我们没有。”

那说来干什么?

“但我们有一个比木鱼论坛棒多了的设施,”大蓝很骄傲,“你离开这儿以后,打听一下,怎么去‘十万世界移转梦’。”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