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听起来不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医院骑士团,是在耶路撒冷的圣若翰洗者教堂附近的医院里成立的,最早这是个医疗修士团,主要目的是照料伤患和朝圣者。

后来为了保卫朝圣者免遭异教徒攻击,这才向武力组织转变,慢慢变成了骑士团。

直到现在,医院骑士团依然有修士团体存在,新任的圣骑士埃尔文,就是修士出身。

相比于圣殿骑士团和条顿骑士团明显的国家军事武装属性,医院骑士团当年在战场上,更多扮演国际人道主义角色,以医疗救助为主,正儿八经打仗的时候不太多,慈善倒是做得有声有色。

大几百年的人脉经营下来,目前三大骑士团就只剩下医院骑士团还好好的。

其他两个骑士团,骑士的战力其实比医院骑士团更强,可都已经在欧洲的风云变幻中消失了。

圣殿骑士团遭到了国王和教廷的清洗,被迫解散,残部去了北美。

条顿骑士团则变成了一个纯宗教的修士会,骑士都成了隐士。

而医院骑士团之所以能保留下来,主要是如今欧洲教廷的三大教派之间隔阂较深,需要这么一个中间串联、互相调停的角色。

医院骑士团人脉好,三方都吃得开,这就算是在新时代中抓准了自己的定位。

目前欧洲这个形势,三大教派都被捏合在一块儿,劲儿往一处使了,医院骑士团算得上是主要推手之一。

尤其是那位神佑骑士,无可争议的欧洲修行圈第一人。

他跟天正教皇、东主大牧首、新月总教长一起,是如今欧洲教廷的四巨头。

这些情报,在修行圈谈不上机密,大家都明白。

猎门总魁首林朔,那肯定也是知道的。

所以这天晚上埃尔文抬了那么一手,让高文抽空去了一趟中国宫,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位圣骑士心里早有预料。

老骑士没贪玩,早早就打发走了那两个姑娘,在屋里备下了一壶好酒。

高文是先回来的,被他三言两语打发走了。

这事儿高文求之不得,这都被迫陪了好几天的酒了。

高文前脚一走,林朔顺着气味后脚就来了。

埃尔文赶紧起身迎接。

林朔看着这位老骑士,嘴角含笑:“老骑士官运亨通啊,半年不见,已经是圣骑士大人了。”

“您就别取笑我了。”埃尔文臊眉耷眼的,赶紧先把林朔迎进来,再把房门关上,嘴里说道,“其实就高文那个货,没那么高待遇,随便派俩白银十字骑士就摁住了。我亲自来这北欧苦寒之地办这个差事,可都是为了林总魁首啊。”

林朔点点头,在酒桌边上坐下:“那是啊,我来了你肯定睡不着觉了,就阿尔法特那件事儿,你恨不得杀我灭口呢。”

“嗐。”埃尔文连连摇头,把桌上倒扣的酒杯摆好,然后再给林朔满上一杯酒,“那这杯酒在这儿,您要是觉得我想害您,您别喝,现在就动手要了我的命。”

林朔白了这个老家伙一眼,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这倒不是林朔真的这么信任这个人,主要是酒有没有问题,林朔鼻子一闻就知道了。

看林朔把酒喝了,埃尔文点点头,问道:“歌蒂娅怎么样了?”

“她很好。”林朔说道,“怀胎八个月了。”

埃尔文愣了一下,随后神色激动地又给林朔把酒杯满上,自己举杯跟林朔的杯子碰了碰:“这是好消息啊。”

林朔看着这个老骑士,神情不似作伪,于是说道:“等这儿的事一了,我让孩子认你一个外公怎么样?”

埃尔文嘴唇抖了抖,眼眶一下子就红:“真的?”

“那还有假嘛。”林朔说道,“我现在三个夫人,岳父老泰山却只有两个,您来正好把这个缺补上。”

“就怕我高攀不起啊。”埃尔文指了指自己,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跟歌蒂娅也没什么血缘关系……”

“我第一个老丈人跟我大夫人之间也没血缘关系。”林朔说道,“为父为兄,首重恩义,血缘尚在其次。”

“行,那我就厚起这个脸皮了。 ”埃尔文重重一点头,随后缓缓说道,“不过刚才总魁首说,等这儿的事一了,那请问目前这事儿,您想怎么了?”

林朔很欣慰,跟脑子清楚的人沟通就是省事儿,于是他说道:“圣骑士最近半年称得上官运亨通,那想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埃尔文一听这话,怔怔看着林朔,半出话来。

“看来您是没这个心理准备。”林朔说道。

“我怎么可能有这个心理准备?”埃尔文赶紧东张西望了一下,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压低了嗓门说道,“林总魁首,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我现在是个圣骑士,这个位置再进一步,那就是神佑骑士。

怎么,您还想打这个位置的主意啊?”

“不是我。”林朔摇了摇头,指了指埃尔文,“是你。”

“别!”埃尔文一脸抗拒,“您可别害我。

上次在婆罗洲,我是一时激愤,这才出的手。

当时我是脑子一热就上了,事后想想那是越想越后怕。

同样的事情,我可不想再干第二次了。

而且您是不知道,当今的神佑骑士有多厉害。

圣约翰,这是阿尔法特的老师啊,整个欧洲的修行者明里暗里算在一块儿,就没有比他更强的。

当然了,您也很强,可这儿是欧洲不是华夏啊,您是客场啊。

怎么,您还想去马耳他宫把他给宰了啊!

您可千万慎重,他最近心情不佳外加生物钟紊乱,白天睡觉晚上办公,脾气不太好,一出手肯定是不留情面的。”

林朔本来还想再劝劝,一听到这最后一句,这就放弃劝说了。

这老头表面上看起来很怂,其实还是很想进步的。

这都开始透露神佑骑士的起居情况了,这是生怕林朔不去动手。

猎门总魁首于是闷头喝酒,听老骑士继续往下讲:

“他的办公室,在马耳他宫的三楼,楼梯上去最靠左的那间,他的卧室在五楼最靠右。

整个马耳他宫,平时是有骑士轮岗执勤的。

明天的话,我算算人手……

哦,负责执勤的正好是罗布森。

林总魁首这事儿你别指望他,这小子看阿尔法特不顺眼,可对神佑骑士还是很忠心的。

不过他有个习惯,晚上十点,喜欢去马耳他宫边上的酒吧喝两杯,酒吧女老板是他的相好,每晚准时准点过去热乎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十点到十一点之间,整个马耳他宫的保卫力量是最弱的,也就五个白银十字骑士在。

只是神佑骑士本人,您可千万不要小看。

这人跟我一样是修士出身……”

林朔一边喝酒一边听着,老骑士在那儿絮絮叨叨说了十来分钟。

圣约翰,也就是那位神佑骑士的所有事情,无论大小,都被埃尔文这张嘴给嚼烂了吐出来,就连最佳刺杀方案,他都给林朔计划好了。

林朔今晚过来,就是来听这个的。

但跟埃尔文目前吐露的想法有区别,不是真的刺杀,而是擒获。

因为目前整个欧洲教廷,神佑骑士圣约翰是个很关键的存在。

有他在,欧洲教廷就能捏在一块儿,要是没他了,欧洲教廷三大教派就得互相掐起来。

虽然整个教廷的实际控制权,分别在天正教皇、东主大牧首、新月总教长手里,可神佑骑士圣约翰相当于精神领袖。

林朔如果想要临时抓一个筹码在手里,那神佑骑士肯定是最好的筹码。

而且因为阿尔法特那件事,这个神佑骑士失去了苦心培养三十年的接班人,这个梁子结得挺大的。

之前不来算账,无非是神佑骑士另有图谋,而且所图甚大,不想旁生枝节而已。

原本神佑骑士要是一直没动作,那林朔也就慢慢等着呗。

王不见王,都是各自修行圈数一数二的人物,能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的。

可如今因为北欧的事情两人又撞上了,那就没办法了。

林朔得替丈母娘家干活儿。

只是林朔这人对猎物毫不留情,对人杀心是不重的。

包括上次的阿尔法特,那也是一个意外,林朔原本就是收拾一下他,没想搞出人命来。

结果没想到他会忽然被埃尔文给搂住了,动不了,自己随手一巴掌他没躲过去。

如今这个神佑骑士,老头一辈子也没干什么坏事儿,相反好事儿做了不少,名声不错。

要他性命,肯定是不至于的。

在林朔的观念里,你欺负我丈母娘,丈母娘又把我摇过来了,那我就替丈母娘出口气,再把规矩做起来,那就完事儿了。

收拾一个人或者一方势力,直接抹除其实是最没技术含量的,而且会冤冤相报。

收拾服帖,这才见功夫。

之前跟埃尔文说让他更进一步,言下之意要除去神佑骑士,其实这是林朔漫天要价,就等着埃尔文坐地还钱。

这家伙人老奸马老滑的,自知之明肯定有,当个圣骑士就已经勉勉强强了,神佑骑士这个位置他压根坐不上去。

结果埃尔文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那是巴不得林朔赶紧过去把神佑骑士宰了。

这老骑士心也太黑了,以后孩子要是认了他做外公,这是家风不正。

所以林朔得给他说道说道:“埃尔文,你就这么想进步啊?”

埃尔文脸上挂笑,淡淡说道:“也不是我想进步,而是一不做二不休。

阿尔法特的事情既然做了,那这事儿也不能犹豫。

不然回头东窗事发,我的性命那是说完就完。

林总魁首,您既然亲自来这儿了,那就别白来。

劳您大驾,把神佑骑士的脑袋请走。

虽然圣约翰哪怕死了,他这一死,整个欧洲教廷必然会陷入内乱。

这对华夏猎门和北欧王室,都是有利的。”

林朔笑了笑:“嗯,听起来是不错,可实际上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