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妙的关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娜仁托雅早就注意到了林寒已经苏醒,只是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寒罢了,或许林寒因为昏迷什么都不知道,但她自己做出的决定,她无法欺骗自己全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娜仁托雅这位草原的公主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之中.......

“你醒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林寒努力的想要搞清楚现状之际娜仁托雅直爽中带着几分羞涩,羞涩中还夹杂着几分努力装出来的淡漠说到。

林寒应声睁开了眼睛,略带疲倦的看着好像习惯了侍奉他的娜仁托雅,林寒看的出来娜仁托雅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躲闪之意。

这对直爽的娜仁托雅来说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看来那些发生在他迷迷糊糊朦朦胧胧状态下感知到的事情是真的了,虽然身为男人的林寒该感到暗爽才是,但此刻的林寒的心中竟是一点喜意也没有。

“多谢......”

林寒也知道或许娜仁托雅想要的并不是这两个字,但对如何和自己的救命恩人交往,林寒也是麻爪的,天地良心,他就算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也没打算在这种生死关头还泡妞的,更何况怎么看他都像是被泡的那个。

“不......你都知道了?”

娜仁托雅原本眼中有些失落,她身为一个女子为林寒付出了这么多想要的绝对不是一句苍白无力的道谢,但看着林寒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后,娜仁托雅浑身一震,林寒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林寒的确是都知道的。

她突然明白林寒的那句多谢不是为了敷衍她,只是为了掩饰林寒自己那慌乱的内心,原来这个男人也会慌啊!

但不知道为何娜仁托雅看着面前眼中满是睿智,嘴角若有若无的坏笑也没有了踪迹的这个男人却是有种难以接受的感觉,比起现在冷静智商上线的林寒,她更喜欢那个嘴贫找打有些贱贱的男子。

果然之前的一切都是林寒装出来的,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不得不为之的一种手段罢了。

“我也想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实在做不到自欺欺人,如果可以我也宁愿自己没有醒!但很显然现实是残酷的......”

林寒的声音虚弱无力,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林寒从来没有后悔做过什么,也知道没什么后悔药,但这一刻他真的希望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林寒你救了我一命,我只是还了你救我一命的人情而已,之前发生的事情权当没有发生过,这样对你对我都好......”

娜仁托雅虽然依旧直爽,草原的女子决定了什么一般都不会改变,但不知道为什么娜仁托雅忍不住望向了自己的胸口,或许她真的没几天好日子可活了。既然没几天可活了,她真的要如此自欺欺人吗?

“你是不是平常也喜欢自欺欺人?”

林寒欠揍的声音响起,权当没有发生过,这种话恐怕连傻子都骗不了,更何况娜仁托雅哪有一点权当没有发生过的意思。

“林寒,你是不是在找死?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娜仁托雅勃然大怒,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林寒戳破了心事还是因为因为林寒这句话本身真的欠揍。

她猛地意识到说不好林寒一直都是欠揍的,只是一开始她畏惧林寒谪仙的身份而没有认清林寒这个人!

“看来那位大佬并不在这里,以后的事情以后在考虑,现如今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逃出虎口,最起码在这段时间里,我们还是可以合作的不是么?”

林寒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和娜仁托雅之间发生的事情对以后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而是强行的将话题拉回到了眼下。

毕竟林寒和娜仁托雅两人还在黑衣人的魔爪之下呢,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一个未知数。

娜仁托雅沉默以对,活下去么?或许放在以前林寒还能说服她,但是放在现在娜仁托雅心中升起的唯有一抹化不开的苦涩,那道要命的红线已经到了肩膀的位置,也就是说恐怕她也没有几天日子可活了。

娜仁托雅从来不相信黑衣人会好心的给她解药,或许在她吃下那颗剧毒的丹药就表示自己已经认命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用一命可以换来林寒内心的亏欠,这种情感或许可以换来草原狼族的一条生路也说不定呢?

相处了这么久,林寒是什么样的人她也有了一个了解,林寒是一个将情义放在第一位的奇男子,毕竟正常情况下重情义的人一般聪明不了,而聪明的人又很难相信情义这种东西,而林寒就是奇葩中的奇葩,聪明的让天下侧目,与此同时还重情义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用她一命换草原狼族一条生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终究是草原的女儿,草原狼族的公主,因为自己的私情而抛下整个狼族生死存亡而不顾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至于说林寒有没有能要了草原狼族命的手段,娜仁托雅已经没有半点怀疑了,林寒被称之为谪仙,却也是当真有神仙手段的!

“怎么个合作法?”

想通之后娜仁托雅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将目光落在了林寒的身上。或许这个男人不会知道她要的压根不是合作吧。

林寒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娜仁托雅会这么好说话,甚至好说话到让他感到诧然,这还是他认识的娜仁托雅吗?以娜仁托雅那拙劣的演技,林寒也不是看不出对方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林寒一来自己觉得有些对不起娜仁托雅,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更何况这一次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

既然娜仁托雅不说,他也就没有了刨根问底的心思。

“说一说我晕过去后发生了什么,这里又是哪里吧......”

林寒并没有注意到娜仁托雅眼底的失落,他现在的心中也是一团乱麻,能勉强保持住理智,已经是他超长发挥了。

看着娜仁托雅林寒也十分的不解,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渣男呢?

娜仁托雅并不能理解此刻林寒的想法,她整理了一番情绪后开始一点一点的从林寒晕倒后说起了当时的情况。

都知道林寒身子骨弱,但也没想过林寒的身子骨弱到这种程度。

从黑衣人扛着林寒来到这里,到为了让林寒醒来黑衣人不惜冒着暴露的风险,给林寒找来一些名贵的药材一点一滴娜仁托雅也没有漏掉。

或许她的确漏掉了什么,她漏掉了这一系列事情中她的角色......

“我们呆的这里暂时没有被发现,但按照黑衣人的举动迟早会被发现,所以决定我们生或者死也就在这两天么?小雅给我倒点水吧......”

林寒很快就进入了状态,他已经习惯了思考,习惯了在任何时候都思考问题。

娜仁托雅愣住了,从来没有人这么叫过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是莫名其妙的感到亲切,这种感觉就连她的父汗母亲都没有给过她,娜仁托雅不由的看向了林寒,那个男人的身上多了几分不染纤尘的遗世独立,但娜仁托雅发现林寒与她却并没有因此而疏离。

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她是草原的女儿而林寒是大宁的谪仙,他们两人之间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但她却忍不住想要靠的林寒近一些再近一些,对她来说林寒就宛如一朵有毒的花,明知道危险却抑制不住想要靠近的本能。

这个男人万一能让她活下去呢?娜仁托雅忍不住幻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