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二百三十三章 面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苏南听到他说这句话,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向他看了过去,

“既然他跟你都说了,那么他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会装这片叶子,这片叶子代表了什么?”

本来以为这一次可以知道具体的结果,苏南发现黑影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无奈的神色g。

“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而已,给人家来拿盒子的,深家老爷为什么会告诉我?”

苏南知道线索这个时候又断了,只是在他家眼神像盒子头过去的时候,黑影也将视线看了过去,摸着下巴啧啧的赞叹了一声,随后对他们说道,

“其实这一片叶子的力量很强大,虽然他身上带着邪恶气息,但只要找到具体的方法,将他身上的气息洗掉,那么对于我们这些普通的修士,也不失为一件提升能力的好东西。”

苏南听到黑影这样说,挑了挑眉旁边的深墨突然意会过来了,他的意思顿时瞪大了眼睛向旁边看了过去。

同时他将之前所有的事情瞬间联系到了一起,原本想不通的问题,这个时候也有了猜测。

深墨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声音之中有些颤抖。

“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本来以为他只是拿了这一片叶子,其他的事情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现在想想爷爷突然死去,而深家老爷不管怎么样都要得到深老的遗体,这其中的联系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他脸上带着痛楚的神色,向旁边的苏南看了过去,苏南看到他这副样子伸出手想要安慰他一句。

这个时候,深意说话了。

“你为什么要为了他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呢?你把他当做父亲,那他有没有把我们当做他的儿子呢?”

深墨本来都变得有些颓废了,突然听到深意的这句话,他眼睛朝他看了过去,脸上仍然带着狼狈的神色。

“你这是什么意思?”

深意听到深墨的这一句问题,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随后对他们两人说道,

“我还能是什么意思,我的有意思就是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人其实是自己,至于我们其他的人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深意的这一句话可以说是非常犀利了,深墨在听到他说这一句话的时候,顿时不可置信地向他看了过去。

眼睛都变红了,而深意却似乎不在乎的样子。

“难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你没有任何的感觉吗?爷爷在世的时候一直是非常疼爱你的,没有想到你一直把最可恨的人放在心上!”

而爷爷的仇却一点都没有抱,恐怕等到他知道深家老爷是真凶的时候也下不了手,想到这里声音的脸上扯出了一抹讥讽的笑容。

深墨摇了摇头还想要再说话,深意直接提起手挡住了他要说的内容,

“你不要说这么多了,我早就有些了解。”

“虽然他同样重要,但是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深墨原本以为他和深意谈崩了,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问题让他愣了一下,随后有些不解的朝深意看了过去,

“什么问题你直接问吧。”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深墨对深意完全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在之后的事情之中,他已经慢慢的对于深意有了改观。

于是在深意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还是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去和深意对话,

“你说你们两个在吵什么?这件事情最大的恶人不是深家老爷吗,既然这样直接将他宰了就好了,还在这里纠结什么?”

苏南站在旁边听到小白这么简单粗暴的解决问题,忍不住咬了摇头啼笑皆非的对他道,

“你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估计谁都不会同意的,还是不要再当你的机灵鬼了,还是去吃饭吧。”

听到这一句话的小白忍不住转过头狠狠的向苏南瞪了过去,同时有些不服气的磨牙。

不就是吃的多了一点吗?他刚刚的这一句话是在内涵自己是猪,一天天的就知道吃饭?

一想到这个内容小白就觉得自己委屈极了,忍不住狠狠地朝苏南瞪了过去。

苏南有些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最后还是选择忽略小白的动作。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还没有开过口的黑影,突然说话了,

“其实你们要想询问关于这个盒子的事情,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们,而且这个盒子相同的部分就在另外一个城市。”

苏南听到黑影这样说,有些迟疑的向他看了过去,随后开口询问,

“你说的地方是在哪里?”

黑影懒洋洋地瞥了他们一眼,没有参与任何一方的争斗,轻松的靠在旁边的木架子上,只是他还没有靠舒服了,旁边的木架子就已经承受不住他身体的重量轰然崩塌。

在场众人一时默然看着地上木架的尸体。

“我说你也不用这么大的劲吧?”

黑影忍不住摸了摸鼻子,随后歉意地朝他们看了过去,

“不好意思,没有控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我说的那个城市我之前也去过。”

苏南一直站在旁边观察黑影的表情,当看到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挫败,顿时有些了解他所表达的意思。

“难道进这个城市还有标准?”

苏南看到黑影这个表情忍不住出声问道。

黑影本来在一旁一直酝酿,听到苏南的话,才惊讶地朝他看了过去,随后点了点头对他说道,

“就是这个原因,他们的标准有很多,当时我没有达到要求,于是只能悍然离开。”

苏南听到黑影的这一句话,靠在那里没有出声。

黑影则是又黏黏糊糊的朝他看了过去,

“这位苏南大人,既然我都已经说完了,你该把我放了吧?”

苏南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笑了一声,随后向他看了过去,整个人的身上满是懒洋洋的气质。

“你说让我叫你放了,我就把你放了,那我的面子该往哪里搁。”

黑影听到苏南的这一句话,有些怔愣的向他看了过去,随后愣了几秒钟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可是你把我放了和你的面子根本不冲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