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会脏了你的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唐很甜没有萧雨涧这么厚脸皮,她心情沉重,眼神复杂的看着莫妮卡。

“唐医生,不要拘束,你怎么舒服就怎么叫吧。”

莫妮卡给唐很甜解围。

一边是兴奋的Can和毫不知情的萧雨涧,另一边是假装若无其事的莫妮卡,唐很甜夹在他们中间,心情复杂。

她怕萧雨涧看出来,找了个借口离开,Can自然不愿意让她走,但得到了明天再来看他的承诺后,不情愿的松开手。

谁知萧雨涧也跟着她一起离开病房。

“你去哪里?我送你。”萧雨涧说着去牵唐很甜的手,被唐很甜避开。

唐很甜停下脚步,定定的看着萧雨涧。

萧雨涧被她看的有些莫名。

“到底怎么了?”

唐很甜从小在医院长大,除非家属对病人没有一点感情或恨之入骨,要不然在知道自己亲人病重后绝对不会是萧雨涧这样的表现。

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唐很甜想到莫妮卡的身体情况,一颗心又往下沉了沉。

虽然她没有莫妮卡完整的病历,但从已知的情况来看,莫妮卡的身体已经非常不乐观了,如果再不接受治疗,或许是明天也有可能是下一秒都有倒下的可能。

但病人本身不愿意把事情告诉家人,虽然她很想告诉萧雨涧,但作为医生,她的职业道德不允许她这么做。

“你不是有重要的事吗?走吧很甜,我送你过去,你放心,我保证不妨碍你。”

“萧雨涧……”

“嗯?”

“你有空……多陪陪你妈妈吧。”

现在最需要陪伴的人不是她。

“我只是送你过去,不会耽误太久的。”

“我刚才说谎了,其实我没什么事。”

唐很甜实在不忍心,时间无情,对莫妮卡来说,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不知情况的萧雨涧却还把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萧雨涧听她这么说,没有生气,反而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是不是要回家,我送你。”

萧雨涧说着又去牵唐很甜的手,唐很甜没避开,挣扎了两下也没挣脱,只能任由萧雨涧把她拉到了停车场。

唐很甜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心里一阵酸楚和难过。

一时心软,她被萧雨涧塞进车,萧雨涧帮她绑好安全带后绕到驾驶座。

车子驶离停车场,一路上萧雨涧看了唐很甜几次,她都维持着看车窗外的动作。

“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去吃饭?我知道一家烤肉店很不错,就在附近,我带你去吃好不好?”

“不好。”唐很甜拒绝:“我哪里都不想去。”

萧雨涧碰了一鼻子灰,继续开车。

但贼心不死,又想带唐很甜去买东西,唐很甜自然也是果断拒绝了。

第三次开口,唐很甜不等他说完,直接拒绝,声音带着怒气:“萧雨涧,我真的哪里都不去,到底要我说几次才够?”

唐很甜鲜少动怒,萧雨涧这时候应该和他的家人在一起,而不是缠着她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她觉得对不起莫妮卡,她就像个小偷,从莫妮卡身边偷走了萧雨涧。

这种负罪感压的她浑身难受,最后只能化作怒气发在了萧雨涧身上。

她扭头瞪着萧雨涧,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明所以的萧雨涧竟然觉得高兴,他好久没看到这样鲜活的唐很甜了。

很想再多看两眼,可惜红灯跳转成了绿灯,后面的车子不耐烦的狂摁喇叭催促。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唐很甜随即又撇开脸去看车外。

车内一片安静,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方一俊给萧雨涧打来电话。

萧雨涧一点都不介意通话内容被唐很甜听到,直接接通。

他上车后,手机自动和车子的蓝牙配对上,所以方一俊的声音是从车子的音响里传出来的。

“老板,刚才负责爱心医院安保的负责人打来电话,说人来闯进了唐医生的房间,他说他是唐医生的哥哥,我们……”

方一俊不知道唐很甜也正听着电话,当他说到这里时,萧雨涧打断他的话:“我知道了,有什么事等会我打电话给你再说。”

说完率先挂了电话。

唐很甜清楚的听到了电话内容,她皱眉:“我哥现在在爱心医院?”

“不是,你听错了。”萧雨涧睁着眼睛说瞎话。

“萧雨涧,我都听到了!”

唐青木离开后没有再来找过她,原来是去了爱心医院!

“停车,我要下车。”

但车速没有减慢,萧雨涧顾若惘闻。

想到唐青木现在正在爱心医院,唐很甜怎么也坐不住,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过去。

爱心医院好不容易要重新开业了,唐很甜绝对不能眼睁睁得看着唐青木再次把医院毁掉!

唐很甜去拉车门,千钧一发之际,萧雨涧踩下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急刹声。

唐很甜见车停下,作势下车,完全没想到刚才的举动差点把萧雨涧的心从嘴巴里吓出来。

萧雨涧拉住她,认输:“好,我带你一起过去。”

说着他调转车头,朝爱心医院驶去。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爱心医院门口。

车还没停稳,唐很甜急急的跑下车直冲自己以前住的那个房间。

看到两个保安正在拍门,她心里顿时一沉,快步走过去:“哥!我是很甜,你在里面干什么!?”

“你管我做什么?走开!”唐青木的声音隔着门传出来。

同时还有翻箱倒柜的声音。

因为装修的缘故,唐很甜已经两个月没住在这里了。

“哥!你开门!有什么话我们当面说!”

“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说的!”

里面继续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唯独唐青木没有来开门。

这个房间除了放了她的一些东西外,还有唐有中身前的遗物。

想到她珍惜的东西正在被唐青木破坏,唐很甜急得团团转。

就在这时,萧雨涧一把将她拉开,然后抬脚狠狠踹在那叫不开的门上。

门锁被粗暴地破坏,门在惯性作用下砰的一声撞在墙壁上。

唐很甜被吓了一跳,同时在里面翻箱倒柜的唐青木也是。

唐很甜看到唐有中身前的遗物被散落一地,气的眼睛都红了:“唐青木!”

萧雨涧把她拉到身后:“你别过去,交给我就行了,教训这种人会脏了你的手。”

说完,大步朝唐青木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