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谈判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超的表情反而越来越轻松,用不了多久,这艘邮轮就要进入国内海域了,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他们就彻底安全了。

终于,走廊里有了动静,一个人用别扭的英语大声喊道:“我是来谈判的,请不要开枪。”

王超冷笑了起来,冲着安娜使了个颜色。

会意的点了点头,安娜扬声喊道:“只允许你一个人进来,不能携带武器。”

听到王超他们愿意谈判,走廊拐角后面的小矮子们,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小矮子们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邮轮大部分已经被他们控制了,可是最关键的驾驶舱,他们死了几十个人也没能摸进去,这让他们十分的惊恐。

如果不能控制着邮轮回到R国,就他们做的这些事,无论是去了H国还是国内,都跑不了一个“死”字,因此,如何控制邮轮的驾驶舱成为了他们的首要目的。

可是,一群小矮子凑到一起,商量了许久,也没得出一个头绪,直到得知了豪华舱这里也有人持有大量武器的时候,他们才看到了希望。

当然,豪华舱易守难攻的地理条件,让他们没有好办法,最后还是有人提出了谈判。

实际上,谈判并不是他们的目的,真正的目的是让人能接近王超等人的身边。

而这个被他们推举出来谈判的人,是小矮子里的空手道高手,近身之后有很强的单打独斗能力。

按照他们的设想,只要能抢到一把手枪,那么一切形势都会改变,就算抢不到枪,只要造成了混乱,就给后面的人创造了机会。

要么说,小矮子的狡诈都是深入到了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因为时间地点有任何的改变,他们就是一群根本不知道什么叫遵守诺言的畜生。

“高木君,拜托你了。”

在场的小矮子朝着一个年轻人鞠了一躬,其中一个貌似头领的家伙,沉声说道:“放心,你的家人,我们会照顾好的。”

被称作高木君的家伙,信心满满的回了一礼,说道:“请诸君放心,只要被我找到一丝动手的机会,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诸君保重,高木去了。”

说完,高木高高举起双手,转身走进了走廊。

等到高木离开之后,其他几个人眨着三角眼,小声的说道:“让我们的人做好准备,等到高木君一动手,立刻冲进去。

只要抢到武器,我们就能顺利的控制住驾驶舱。

到时候,回到本土,还是我们的天下。”

“上野君说的太对了。”

其他人笑着道。

安排完了正事,这些人凑到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起了安娜跟徐清的身材,话越说越不堪入目。

走廊里,高木越走越近,到了离王超等人十几米的时候,王超小声对安娜说道:“让他停下。”

安娜举枪指着高木,喊道:“站住,再往前走,我就开枪了。”

“华人?”

王超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全神贯注的高木给听到了,立刻惊讶的喊道。

高木他们一直以为,豪华舱这里是M国人或者H国人控制的,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华人?

随着他这一声高喊,外面的上野等人也听到了,不由的笑容满面,在他们眼里,华人是最软弱的绵羊,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

王超听到高木喊出那代表侮辱的两个字,眼神当中闪过一道怒火,顿时冷笑了起来:“好,很好。”

说罢,王超掏出手枪,毫不犹豫的照着高木的腿上开了一枪。

“砰!”

“啊!”

高木根本没想到,王超会毫无征兆的开枪,惨叫了一声,顿时歪倒在了地上。

王超冷笑着又朝着高木的另外一条腿开了一枪,把他的两条腿全都打伤之后,这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跪着说话了,你来干什么?”

高木也是一个狠人,除了开始措不及防的喊了一声之外,第二条腿中枪,他连哼都有没哼,咬这牙关就要站起来。

这时,王超的枪瞄准了他的脑门,冷冷的说道:“我让你跪着说,你听不到吗?”

高木的脸色一白,胸中怒火蓬发,但是,一想到自己此行肩负的重任,他还是强行压下了怒火。

这一刻,小矮子善于隐忍,欺软怕硬的本性,被高木表现的淋漓尽致,他表情苍白的跪在了地上。

而这两声枪响,也让外面等待的上野等人,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八嘎,那个人不遵守谈判的规则,打伤了高木。”

一个小矮子愤怒的道。

上野的眼里闪过一道阴狠的光芒,说道:“哼,他表现得再强硬,也改变不了本质当中的软弱可欺。

松本君,你去把我们抓到的那些华人带过来,让那些人开路。

我倒要看看,当他的枪口对着的是他的同胞的时候,他会怎么办?”

闻言,其他几个小矮子马上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松本更是“哈伊”了一声,心悦诚服的说道:“还是上野君厉害,能这么快就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

我这就去押他们过来。”

上野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当年我爷爷就用这一招,不知道攻破了多少他们的城池。

那些人傻乎乎的,他们是不敢对自己同胞下手的。”

“是,上野君说的太对了。”

其他人纷纷附和道。

招呼了几个人,松本转身带人回去,押人质去了。

此时,跪在走廊里的高木,忍着身上的痛楚,说道:“我是来谈判的,贵国有句古话,叫做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希望阁下可以遵守。”

王超冷笑着说道:“不要跟我说那些废话,有什么事赶紧说,我的耐心很有限。”

高木低下头,眼睛里的怒火都快要喷出来了,但他也知道,双方隔得这么远,近身动手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只有老老实实的谈判了。

等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高木眼中的怒火已经被强行压制到了眼底,很平和的说道:“我们想要购买阁下手中的武器,需要什么,阁下开个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