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北征之心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一百六十七章

北征之心

郑成功在罗州停留的这一个月之内,做了很多事情。

他将韩王搬出了,重新组建了朝鲜朝廷。然后以朝鲜朝廷统领庆尚,全罗两道。整理朝鲜义军,将大部分朝鲜义军都遣散了。

只留下五万左右,当做大军民夫,跟随大军出征。

郑成功与陈永华商议之后,将陈永华留在罗州,主持大军后勤,辅佐韩王管理朝鲜两道。

努力为大军供应辎重与粮草。

见识过罗州之战后,郑成功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丝感觉,他觉得这一场朝鲜之战,决计不会那么容易结束。

而万里迢迢的运输物资,消耗实在太大了,即便有日本的物资作为补充,也耗费不小。

这也是郑成功为什么遣散朝鲜义军了。

朝鲜并不是一个大国,但是朝鲜之战开启到而今,效力于清夏两方的朝鲜人,就超过了数十万。

可以说,朝鲜国内,但凡是成年的男丁,恐怕都卷入其中了。如此一来谁种地?谁为大军供应粮草?郑成功为了能在朝鲜持久下去,自然要让朝鲜能自己产出粮草为好。

“末将拜见王爷。”梁化凤出全州十里相迎,不过他的伤势还没有好。双腿不能沾地。是骑在马上向郑成功情理。

郑成功微微一笑,说道:“梁将军能攻克全州,是此战首功。”

梁化凤的脸色有些变化,说道:“不敢当。”他心中有话,但是而今却不是说话的地方,只能欲言又止。

郑成功也看得出来这一点,也没有多说什么,先进了全州城,接见诸将。并召见当地名流。

一番话说到了晚间,才请梁化凤过来。独自相对,命人上了酒菜,问道:“岐山,今日你见我的时候,有何话说。此刻可以说了。”

岐山乃是梁化凤的字,梁化凤其实也等着郑成功询问,躬身行礼说道:“末将有一愚见,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讲。”郑成功说道。

梁化凤说道:“是。前番全州之战,虽然报了大捷,但是却是达素主动撤退的,论起来伤亡,我军还在清军之上,委实算不上什么胜仗。”

郑成功听了微微一笑,说道:“岐山何必如此,不管怎么说,全州城在手,这一战谁也挑不出一个错来。”

梁化凤说道:“末将谢王爷爱护,只是臣在全州联络北方朝鲜士绅,却发现清军八旗,绿营,都不知所踪。唯有朝鲜军镇守各城。”

郑成功似乎听出来什

么,又似乎没有听出来什么,说道:“你的意思是?”

梁化凤说道:“以末将之见,阿济格似乎将全州与汉城之见,全部放空了。王爷如果北上的话,一定是势如破竹。最多有几根硬骨头,如罗州一般。”

“你的意思是阿济格不打算与我交战?”郑成功说道。

“不,”梁化凤双眼放光,说道:“末将以为,阿济格早已准备在汉城之南,全州之北这一片地域与王爷决战。”

“就在某一场大胜之后。”

郑成功听了,顿时眉头锁紧,说道:“你的意思是,阿济格要用骄兵之计?”

“王爷英明。”梁化凤说道。

梁化凤一番话,让郑成功陷入沉思之中。

郑成功之所以如此看重梁化凤,就是他在南京之战后的反思。在南京之战前,郑成功并不觉得自己会指挥不陆上大战。

但是南京之战,却是郑成功生命之中的转折点。很多事情在南京之战后就发生了变化,郑成功再也没有这番自傲之心了。

倒不是说郑成功不会打了,而是变的谨慎多了。对在陆上作战,对别的意见也能多听听了。

郑成功想梁化凤所心,后背微微见汗。

不管梁化凤所言是不是真的,郑成功都觉得梁化凤这个建议够毒的。

如果阿济格真这样做,郑成功一时间居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应对。

首先,清军多为骑兵,机动力很强。或许数日之前,还在数百里之外,一夜之间就能到了大营之外。

这种机动力,就是骑兵的根本所在。

郑成功一想到,一场大胜刚刚过去,所有的将士都在庆祝胜利,清军突兀而来,将庆功宴变成一场血宴。

心中就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阴霾。

“岐山何以教我?”郑成功对梁化凤说道。

梁化凤说道:“末将别无他策,唯有谨慎两字。”

郑成功一阵气闷,心中暗道:“废话。”但是也明白 梁化凤所言虽然是废话,但也是正确的废话。

骑兵的优势如果那么容易抵消,骑兵这个兵种就不会在数千年之间,一直是冷兵器时代的王者了。

如果骑兵冲击步阵,步兵有很多办法来反制。但是如果想克制骑兵的机动力,除却谨慎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只是只有千日做贼,哪里有千日防贼啊。

郑成功与梁化凤又说了一番话,将梁化凤送走了。随即起身踱步,说道:“国轩你觉得梁化凤所言对不对?”

刘国轩从一边出来,说道:“王爷,我觉得梁将军不敢欺瞒王爷,而且阿济格也不是易与之辈。”

郑成功说道:“我知道。只是阿济格摆出个局面,该如何破局?”

刘国轩想了想,试探的说道:“不如,沿海进军,有水师支援,清军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郑成功听了,刘国轩的话。没有说话,只是斜眼看了刘国轩一眼。

刘国轩立即低头不敢说话。

不过战船再怎么厉害,也是上不了岸的。战术上这样做,应该可以的。但是在战略上却决计不行,朝鲜虽然是一个半岛。但是真正决定胜负的战场还是在陆地之上。

郑成功一时间心中犹豫不定。

似乎是南京之战,在郑成功心中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在写了一封书信,让人快马送到罗州,让陈永华过目。

这书信之中,自然没有说别的事情,就是询问这个局面如何破解。

陈永华的回复很快就来了。郑成功打开一看,却见这一封书信之中,只有一个墨迹淋漓的大字,不是别的字就是一个战字。

郑成功见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声音极大,声音远远的传了出来。

很多事情,看上却很复杂,其实很简单。

有什么人需要的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而是解决问题的勇气而已。

到了而今的局面。郑成功可以退吗?不可以。他如果临阵退缩对郑成功的损失更大。毕竟,张轩将朝鲜战事交付给郑成功了。一旦暂时迁延不下天下人如何看郑成功。

大夏朝廷,的财政问题,几乎所有大员都知道。

大夏朝廷对朝鲜战事的期望是什么?越早结束越好。

郑成功既然已经来了,不打上一场,是不可能就此收兵的。

所以不管前面有多么艰险,一仗一定要打的。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只能走一步,见一步见招拆招。

还是陈永华了解郑成功,他所言几乎与梁化凤所言没有什么区别,却能解开了郑成功的心结。

郑成功心结一去,立即整顿大军,就要北上。

不过,他虽然决定北上,但也担心,阿济格真如梁化凤所言,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故而虽然大张起鼓,但是行为却很谨慎,更是将仅有的骑兵全部派了出去,当做斥候吗,似乎想从汉城之下,到全州城下,拉开一场密不透风的情报网。

不过,在这个时代,这样举动,根本不可能成功的,纵然这一张网再密集,也会有疏漏之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