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神秘来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造型师都快哭了,团队里的小助理见状赶忙偷偷摸摸地去和晏楚打了电话沟通,希望晏楚能够劝叶思危改变主意,毕竟他们一直认为晏楚审美非常在线,而且这种有钱有势的人应该非常在乎脸面,肯定不会让叶思危为所欲为,免得被人笑话。

结果她就听到晏楚回了一句:“一切以她的意愿为准,我请你们来是让你们服务她,不是让你们对她指手画脚,希望你们明白自己的身份,并好好发挥自己的专业才能,你们难道不是最优秀的团队?”

这席话顿时吓得小助理六神无主,连忙跑回去悄悄和造型团队的所有人转达了晏楚的原话。

刚刚还一直嫌弃叶思危审美不行的那个造型师听完面色差点都没绷住,却也明白晏楚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可他们的招牌也是万万不能砸的。

“现在要怎么办?”有人六神无主。

倒是团队里的总造型师沉稳大气:“很简单,雇主的要求全面满足,然后挑战不可能,黄金不能搭配,就想办法让它能搭配起来,怎么?这点都做不到,也敢说自己是最优秀的?”

“对,重要的不是让客户配合我们,而从来都是我们去配合客户,有些人不要本末倒置了。”另一个人在总造型师开口后,也开口说了一句。

这下有好几人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直不准叶思危戴这个戴那个的那个造型师,然后又默契地移开了视线,这让那人的面子瞬间有些挂不住了。

叶思危倒不知道造型团队的暗流汹涌,此时还在和陆琪说着话:“韩越的飞机还没到啊?”

韩越本来说来不及参加她的结婚仪式了,结果最后还是不想留下遗憾,又怕叶思危家里这边人太少,没人撑场子,作为家里的男性代表,他还是一咬牙抽出时间回来了。

结果哪想遇到了航空管制,本来应该昨晚就到的,拖到现在都还没到达。

“算时间的话,再过半个小时应该就到了。”陆琪看了眼时间回道。

“晏楚派了人去机场接他,应该能赶上。”叶思危算了下来这边的车程。

“嗯。”

就在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化妆师也已经到位,开始为叶思危精心化起妆容。

妆容其实并不算浓,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清淡,有种无妆胜有妆的感觉,重点就是加强了睫毛和眉毛,但是却一下子又仙又美,配上复古红唇,整个气场瞬间就上来了。

“您看这样可以吗?”化妆师有点忐忑地询问道。

叶思危望了一眼自己现在的模样,稍稍有些不解:“这好像和试妆的时候有些不同,我记得当时的口红是裸色里加上了水红色的咬唇妆,看起来有点蜜、桃的感觉。”

化妆师有些紧张地解释了一句:“之前的妆容比较森气和元气,但是那样的妆容压不住黄金。”

化妆师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表述方式叶思危是否能明白。

倒是一边的周欣很快就将话接了过去:“明白,就像我小时候戴那个黄金长命锁的时候,那个时候别人都是注意锁,而不是注意我怎么样;但是我现在再戴这些,别人就会更多的注意我,其他的一切都是衬托我的工具而已。”

苏亦巧觉得这个也很绕,直接高度总结:“就是你背个包,有气场,别人觉得你那个包就是花几万块钱买的,没气场,就算是真的也有人认为那是个高仿。”

“噗。”叶思危没忍住笑出了声来,对于苏亦巧的这个总结很是捧场,“所以我现在有气场了吗?”

“有,两米八的气场呢。”

叶思危无奈:“说真的呢?这样好看吗?”

不怪叶思危会这么问,毕竟晏楚从来都不喜欢她涂太红的口红,所以她很少尝试这样的颜色。

叶思危问完,周欣和苏亦巧两个人一起好好地打量了一遍,最后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挺好看的。”

其实叶思危真的很适合这种御姐和女王的范儿。

“好吧,我就相信你们了。”叶思危说完,然后这才对化妆师点了下头。

化妆师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连忙又开始给叶思危戴耳环和头纱。

甚至为了压住手上黄金手镯的不协调感,造型师们还现场用鲜花、珍珠、蕾丝、银丝等做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手环,然后让叶思危将两个金手镯都戴在了左手,这才把花环给戴了上去,两个金手镯被花环一遮,若隐若现,露出好看的金属光泽,却不再那么艳丽,反而多了点神秘感,也就仙了起来。

“我们准备再加一条choker,您看?”

“加哪条?”

造型师赶忙将一个盒子拿了过来,递到了叶思危的面前,是一条叶思危平时并不会尝试的彩色水钻choker,虽然说是彩色,但其实颜色并不杂乱,反而非常的漂亮,主要还是银色水钻居多,带有金色、红色混杂其中,是两排彩钻,让它非常具有存在感。

“试试。”叶思危见造型师眼里似有哀求,终是同意了。

结果戴上以后她却发现意外的好看,竟是难得地把身上周欣他们送的银色项链,陆琪送的黄金手镯,以及她的大红唇统一了起来,而且重要的是和婚纱居然也很搭配。

头饰原本是要用花环,但现在花环却显得有些单调了,毕竟现在的叶思危完全像个美艳的女王,怎么能没有一顶属于她的王冠呢?

只是试戴了许多王冠,众人都还是觉得差点意思,要知道他们来之前可是带了整整一车的首饰过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要调整,结果哪想还是出了意外。

正想着,门这个时候被敲响了。

周欣是个最积极的人,连忙开口道:“我去开,我去开。”

说着便跑到了门口,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十分绅士的年轻人站在门外,见她开了门便微微一笑道:“请问是叶思危小姐的房间吗?”

“是的,你是?”

“这是有人托我送过来的新婚礼物,烦请你代为转交。”来人却并没有报上名字。

“哦。”周欣接过礼盒,然后就看见那人点了点头后离开。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