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九章 那就是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说话间,苏亦巧掏出了一个A4纸大小的红色礼盒,上面用金色的绸缎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我和周欣给你准备的结婚礼物。”

“啊,谢谢。”叶思危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礼物,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才连忙伸出手去将礼物接了过来,“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周欣笑着凑了过来,还对着叶思危抛了个媚眼,“看看喜不喜欢?”

苏亦巧也跟着在旁边点了点头,表示应和。

叶思危见状这才将金色的绸缎拉开,然后将盒子打了开来,只见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条有着层层叠叠饱满花瓣的钻石玫瑰吊坠,只有豌豆大小,却漂亮得不像话。

“哇,我很喜欢。”叶思危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显然不是客套而是真心喜欢,“我现在可以戴上吗?”

还不等苏亦巧和周欣回答,一边的造型师便开口否定了:“为了搭配婚纱,这样的项链存在感太低了,我们建议还是用本来的这一条。”

原来的那条项链是晏楚和Alawn陪着她一起选的,一圈华丽的钻石,下面坠了一颗蚕豆大小的巴洛克珍珠,非常的亮眼。

“哇,这个好看。”苏亦巧倒也没有因为造型师的话生气,反而在看到造型师打开首饰盒子的时候还兴奋了起来。

没有哪个女人不爱珠宝的。

就连苏亦巧这个时候都成了复读机:“好看好看。”

造型师见状稍显得意:“全球独一无二的东西,能不好看么?”

虽然这个全球独一无二的东西并不是他们团队买的就是了,他们只是负责搭配。

“我戴这条。”可叶思危却是坚持要戴苏亦巧和周欣送给自己的那一条玫瑰项链。

“可是那条……”造型师想要继续反对,结果就对上了叶思危有些清冷的眼神,阻止了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因为,她听到叶思危严肃又认真地说了一句:“对我来说,我的朋友一起送给我的东西,才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东西,能不好看吗?”

叶思危直接拿刚刚造型师说的话怼了回去,那造型师好几次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最后都没能说出口。

反而是苏亦巧和周欣有些惊讶:“危危,心意我们领了,你不用这样的,今天可是你的婚礼。”

“可我真的喜欢啊。”叶思危却是展颜一笑,“正因为今天是我的婚礼,所以我才更要戴这条项链。”

叶思危虽然说得客气,但是造型师却也不敢再去多说什么,毕竟叶思危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但是浑身都有种“千金难买爷高兴”的霸气,让人不敢轻易招惹。

倒是一直没说话的陆琪此时也走了上来,递给了叶思危一个小小的礼盒,也是红色的包装,但是简单无比,并无绸缎那些:“给你。”

“啊?”叶思危见状却是怔了一下,似乎是极为意外,但是陆琪神色有些不自在,立马将自己的惊讶收敛,灿烂一笑道,“谢谢妈。”

不怪叶思危惊讶,毕竟在昨天晚宴上就有送她和晏楚礼物,婚礼筹备时也默默地给叶思危添了不少嫁妆,那已经让叶思危很是吃惊,哪里想到婚礼当天陆琪居然还有礼物要送给她。

陆琪没说话,看起来也是一副不太热切的样子,但前提是她没有紧张地一直看着叶思危拿着礼物的手。

叶思危可是个签证官,察言观色是他们最基本的本领,哪里看不出陆琪其实是紧张又欢喜的?

看明白这一点后,叶思危的神色不禁又柔和了几分:“我打开啦?”

“嗯。”陆琪淡淡应了一声。

叶思危将盒子打了开来,好奇的苏亦巧和周欣也连忙凑了过来,就见盒子里赫然摆着一对金手镯。

手镯有些粗,看起来真的特别珠光宝气,财大气粗。

造型师一边在感慨这分量要值不少钱,一边却特别害怕叶思危忽然说想戴上。

造型师有些忐忑,然后她就听到陆琪开口说道:“你爸以前总是说,等你结婚的时候送你一对金手镯,不能比别家的姑娘差了。”

陆琪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一直微微有些泛红,她始终忘不了和叶凛有关的一切,结婚的时候,叶凛家里也送了她一套黄金的首饰,说:“我知道你会觉得这个不够时尚好看,但是在我老家新娘都会在结婚那天戴金手镯,我知道咱们爸妈去世的早,没法给你准备了,但我想别人有的,我一定得给你。”

那一套金饰其实很直男审美,不好看,但是这么多年来,她只把那一套饰品收拾得妥妥当当。

而今天,他们的女儿要出嫁了。

叶凛没有办法送上的金手镯,就由她来。

“很好看。”说话间,叶思危已经直接将金手镯给套手腕上了。

造型师在旁边看到都要窒息了:“叶小姐,这个真的不可以,和婚纱一点都不搭配,您还是取下来吧。”

要知道那条婚纱虽然简单但是走的可是高雅、浪漫、梦幻的路线,仿若银河,是不可琢磨的,但是黄金虽贵,配上这身梦幻婚纱就有些降低格调了。

你见过哪个仙女戴黄金的吗?太过珠光宝气就会让人觉得俗。

“可我乐意。”

“这,这别人会笑你的审美的。”造型师继续劝道。

叶思危闻言却是笑了:“那就笑吧,我最初穿衣风格比这个更不搭配,但那就是我。”

周欣倒对这个没有特别大的反应,毕竟她认识叶思危的时候,叶思危穿衣偶尔会有些跳,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正常的,可能也因为大多数时候两个人都穿的一样的制服吧。

但是熟悉叶思危的苏亦巧和陆琪却知道叶思危那话里所谓的最初是什么——那就是随心所欲把想穿的都往身上套的风格,为了苏亦巧在各种正式场合前都会老妈附身,跑去给叶思危提前搭好衣服,不许她乱穿。

和那个时候相比,不就是戴个完全不搭配的金镯子而已,还真是算不上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