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 婚纱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想做饵。”叶思危只说了这四个字,虽然她能有一百种方式将这件事说的更好听一些,至少让晏楚不那么担心一些,但是到了最后她还是决定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说出来。

果然,晏楚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神色瞬间就变了:“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知道的,我很清楚。”叶思危不躲不避,就这样直视着晏楚的眼睛,面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执着。

晏楚望着这样的叶思危却发现自己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想过叶思危会说很多话来劝他答应,他也以为自己有自信不管叶思危说什么都能从容反驳回去,可是在这一个瞬间,晏楚才真正意识到有些东西是高于言语的。

他想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因为叶思危只用一个眼神就已经把他打败。

晏楚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移开了视线。

而叶思危在这一分钟的最后,开口又说了一句:“总该有人为当年的事情付出代价。”

为了当年的秦明雪,为了当年的林宇,也为了当年的她,还有当年的晏楚,有些东西,不能就这么结束,她还有想做的事情。

一分钟时间已过,事情已成定局。

“会很危险。”晏楚终是深吸了口气,平复下了心情这才开口说道。

“我知道。”

“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好,我答应你。”

叶思危听到这里这才终于露出了点笑模样:“谢谢你,让我可以任性一次。”

晏楚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总是拿你没办法的。”

叶思危闻言,主动讨好地往晏楚身边凑了凑,然后轻轻地拍了拍晏楚的胳膊,然后嫣然一笑道:“因为你宠我啊,我知道的。”

“那就对自己好一点。”

叶思危使劲地点了点头:“好。”

“抓紧时间早点休息吧。”纵然晏楚心里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是看着时间已经很晚了,而叶思危因为熬夜的关系,眼睛都有些红红了,连忙开口道。

“嗯,那——婚礼见?”

晏楚闻言有些想笑,却还是认真回答道:“婚礼见。”

晏楚在叶思危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晚安吻,然后这才站起身来离开。

晏楚今晚并不住这边,准确来说大多数男性亲友都和他住在另一个酒店里,明天才来迎亲。

虽然他离开了,却还是不忘让安保多注意叶思危这边,以防万一。

而叶思危在晏楚走后,略一洗漱就躺到了床上,准备睡觉。

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的关系,还是因为环境陌生的关系,她就算已经躺着了,也一点睡意都没有,翻来覆去的好一会儿没能睡着。

然后终是从枕头下面把自己的手机翻了出来,翻到了一个号码上,犹豫片刻,发出了一条消息。

接收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所谓曾祖母,在离开前,老太太给了她一个联系方式。

本来以为对方并不会回复,却没想到对方几乎是立刻就回了,回的很简单:“不冲突,做你想做的。”

叶思危想要做饵,却又怕破坏林宇的计划,这才问了一下。

看到对方这么回,她终于松了口气,眼睛虽然是闭上了,脑子却异常活跃起来,已经开始在计划要做什么了。

……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叶思危早上差点起来,几乎用上了全身的力气才把自己从那张穿上给撕了起来,然后艰难前去卫生间里洗漱。

不过洗漱了一会儿清醒过来后,就抑制不住地开始兴奋和紧张起来。

“呼——”叶思危深深呼出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脸,将已经等候多时的造型师们放了进来。

就在叶思危还在那里努力穿婚纱的时候,苏亦巧、周欣她们过来敲门了,就连陆琪稍晚了一点也来了。

这几人倒是还不急着换衣服化妆,而是都跑来围观叶思危穿婚纱来了。

周欣以前看着高冷,现在高冷人设早就不复存在,和活泼的苏亦巧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就在旁边说了起来:“果然有腰就是好看。”

“皮肤白都不用抹增白的乳液了。”

“我以前都不知道穿婚纱还是个技术活。”看着叶思危一会儿在那又是束腰又是调整细节的,苏亦巧都不禁感慨了一句。

周欣见叶思危那么细的腰都还要束腰更是感慨道:“忽然有了减肥的动力。”

等到叶思危将婚纱穿好,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来了一句:“好好看!”

叶思危的婚纱其实看起来非常简单,是极简风格,剪裁合适,整个婚纱大方而优雅,没有繁复的绣花,有点一字肩的样式却是桃心型的领口,整个弧度柔和又精致。

虽然婚纱上没有繁复的绣花,但是却有——银色的和淡淡的香槟金色绣线,线条流畅的从肩上往下,用这样的金属线条给整个婚纱营造出一种百褶裙的错觉,裙摆很长,让整条婚纱仿若一条银河,叶思危是站在专用的圆形高台上穿的婚纱,此时在苏亦巧和周欣的帮扶下走下圆台,而随着她这么一动,整个婚纱灵动得仿佛似银河流动,好看得不像话。

叶思危对着众人微微一笑,不由得开口逗了逗众人:“衣服好看还是我好看啊?”

“穿衣服的你好看。”苏亦巧反应迅速。

“她不穿衣服的样子也不是你看的啊。”周欣忽然开车。

一屋子的人顿时全都笑出了声,叶思危捶了周欣两下,却并没有用力:“欣欣你变了,你以前那高冷的样子多可爱啊。”

“我倒是想高冷,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遇到你以后我画风就一路跑偏,我也很无奈啊。”

“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叶思危挑眉。

“不,我很高兴认识你,和你成为朋友。”周欣说这话的时候虽然脸上还是带着刚刚的打趣笑意,但是眼神却极为认真和郑重。

“我也是。”一边的苏亦巧也连忙开口道。

随后周欣和苏亦巧对视了一眼,然后这才转过头对着叶思危异口同声:“新婚快乐,危危!”


可惜不能放图,要不然正想把婚纱图放出来让你们看看,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一条喜欢的婚纱,可惜我的文字无法描述出图片的万分之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