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阴郁轮椅大佬vs伪甜美治愈师(4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遗产的事,池芫没敢多问,但她发现,沈昭慕办完葬礼后肉眼可见地忙碌起来。

基本上,晚上她直播完,强撑着精神都没能等到他回家,而她早晨七点起床都被刘阿姨告知,他已经半个多小时前就去公司了。

起早贪黑的社畜不为过。

周末的时候,她给他泡咖啡送去书房,偶尔听他和高特助谈及打官司内容,好像是沈非遇那边请了个厉害的律师,硬是将分遗产的事给拖了下来。

沈董事长的遗产内,包括了他名下的股份,如果沈昭慕不赢官司,那就意味着沈非遇将要持部分沈氏集团的股份,成为沈氏的股东,拥有发言权,能够干预沈氏的业务。

好感度就卡在80那没动,池芫也不心急,知道轻重缓急,只耐心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比如帮他泡茶、泡咖啡,按按太阳穴,讲讲有趣的事尽力逗他笑。

“池小姐,少爷他刚都没吃就上去了,要不你将面条给他送上去,给劝劝?”

这天,池芫刚从房间出来,就见刘阿姨端着碗面,唉声叹气的,看见她出来后,立马眼睛一亮,将面递给池芫。

刘妈想着自己说的话少爷未必会听,但池小姐的话就未必了。

少爷平时再怎么忙,只要看到池小姐,他整个人都从紧绷阴冷的状态里出来。

自打池小姐来了后,别墅里多了些人气儿,少爷也恢复了点正常人该有的温度。

池芫闻言,没有推辞,直接接过来,然后坐电梯上二楼。

她敲了敲沈昭慕的房门,发现没人应,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床上没看到人,她又看向浴室。

浴室的灯是亮着的,她喊了声“沈昭慕”,没听到回应,有些担心,将面条放下,然后扭开浴室门把手,冲了进去。

“沈昭慕你还好吗!”

浴室内,男人趴在地上,浑身赤裸,狼狈不堪。

他的手扶着轮椅的轮子,试图借力爬起来。

额头上分不清是汗还是水。

因为洗澡,所以他将假肢取下来放轮椅一旁,此时的他,完整地将自己暴露给了池芫。

池芫根本来不及多看,就紧张地上前要扶他。

然而,沈昭慕却在听到她进来时,脸色便有些灰败,随即就是阴沉。

“出去!”

他嗓音喑哑,语气里满是被撞破最不堪的一面的恼怒。

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到他声音里微不可闻的颤音。

池芫被他厉声厉色的样子吓到,一瞬顿了顿,随后却是吸了吸鼻子,声音发紧地说了句,“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不出意外是要过一生的人,你难道要一辈子不让我看吗?沈昭慕,我没有害怕我也不会同情你——

你别觉得难堪,有什么难堪的,我喜欢的不还是你吗?”

沈昭慕痛苦地闭了闭眼睛,池芫的话让他心里满目疮痍有了温柔抚慰的力量,可他无法释然。

他现在,连三岁孩子都不如,洗个澡不小心摔下来便再难爬起来,浴室里没有镜子,因为他害怕。

害怕看到镜子里自己不人不鬼的样子。

他希望池芫看到的是他永远厉害永远镇定的模样,而不是这么狼狈不堪的样子。

“你出去——就当我……求你了。”

他不想成为池芫的负担,尽管听到她说会是过一生的人,可如果她意识到她的余生是要照顾一个残废,每天都要面对一个没了双腿的男人……

这样的余生,时间久了,她还会愿意过吗?

池芫简直要被他给气死了。

剩下20的好感度,她也总算是明白差在哪里了。

原来不是沈昭慕不够喜欢她,而是他内心深处对自己没了腿这件事的在意和自卑。

以及,他对她没有信心。

明明在一起时,嘴巴厉害地说着如果她敢离开他就给她腿打断的男人,到了这一刻,池芫才发现,他根本就是外强中干,敏感脆弱得不行。

要是懂事体贴的女朋友,这会已经黯然离开给男朋友留点他想要的体面了。

可池芫是什么人?

泥石流女友人设万年不倒。

她一改之前的耐心和温柔,表情严肃又冷淡,伸手就穿过他的腋下,将人半托半抱了起来,往轮椅上一放,再瞟了眼男人那东西,哼了声,扔了条浴巾过去,刚好遮盖了腰腹以下重要部位。

“惯的你?作什么作一个大男人?不就是断了腿吗?你还有手可以抱我,还有男人那,那玩意!你又不是变太监了,至于不给看不能看不让看吗!”

沈昭慕的神情,在池芫忽然使出吃奶的劲儿将他给扶到了轮椅上时,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而等池芫一张口,他就感受到了沈非遇每次被她怼时的心情。

这张嘴还真是厉害的,让人心惊。

且依旧是话糙理不糙的典型。

他脸色有些难看。

“太监?”

咬着牙,从牙缝中蹦出这两个字,他阴森森地瞪着口不择言的池芫,只觉得这女人简直就是——

玩火。

女孩子家家的,这种话能说吗?

怎么听她这意思,就算他是个太监了,她也愿意跟着他?

池芫偏偏还不知危险地往前凑了凑,抱着手臂板着脸,“这我就要说你了,情侣之间有什么好避讳的?我需要你,同样的,我也希望你偶尔像我需要你那样需要我。”

她感人的话刚落下,沈昭慕忽然长手一伸,抓住了她的手腕,将人直接拉到了怀中。

池芫瞪大眼,惊呼了声,结果就被按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她涨红着脸,抬眸便对上男人充满欲的眼神。

这意思不言而喻了。

尼玛,大佬这个位面要不要这么色情?

她挣扎地扭了下,结果眸子再度瞪大,不敢置信地望着面无表情,但实际上已经那什么很蓄势待发的沈昭慕。

“你,你放我下去!”

池芫吓得抓着他的胳膊,不敢乱动了。

沈昭慕却忽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沙哑压抑的“呵”,然后下一瞬,他转动轮椅,一只手扶着池芫的腰避免她掉下去,将人抱着出了浴室。

按了下升降按钮,高度到了床边时,抱着人滚到了床上。

池芫:!!!!!!

系统快救我!

系统:自觉拉灯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