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落魄废太子vs心机小宫女(4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快去向主子报信。”

入夜,豆花摊收摊了,老板娘扯下头巾,将信鸽抛到上空。

给沈昭慕传信。

远在京城外的沈昭慕,从手下手中接过信纸,打开,飞快浏览了一遍。

随后眯着眼睛,语气森凉,“失忆?”

说罢,手中的信被他狠狠地攥紧,揪成一团在手中。

“殿下,属下查到了重要线索!”

沈昭慕才将信纸扔进香炉中,眼见着它化作灰烬了,眼眸一转,便看向来人。

“说。”

来人正是当初在寒园时,暗中盯着池芫的那一位。

他看了眼沈昭慕房中其他人,后者见状,抬抬手,“都下去吧。”

“是!”

待只剩下沈昭慕了,这名暗卫才拱手,面上有几分喜色盈于眉梢。

“属下查明了,池姑娘并非是沈昭晨的胞妹——她是一名弃婴,被渔夫收留,然后那名渔夫不幸染病离世后,她便独自流浪民间……至于沈昭晨所谓的胞妹纯属他杜撰,当年玉贵妃死时,是一尸两命,那孩子根本就没有出生。

所以,池姑娘根本就不是什么公主,也不是殿下的妹妹。”

不是公主……

不是他的妹妹!

沈昭慕浑身一震,先是震惊,随后是他自己都能察觉到的狂喜。

他的喜色,自是落在了暗卫眼中,后者忙低下头,将嘴角的偷笑给隐去。

咳了声,故作冷静地继续说着,“殿下,既然都查明池姑娘不是沈昭晨的胞妹,更不是殿下您同父异母的妹妹……您看,当下该如何?”

暗卫的话,叫沈昭慕这一个月以来都沉闷压抑的心微微有了一丝期许和光亮。

但他很快,又冷了脸色下来,“那又如何?她是沈昭晨的棋子,如今又心安理得地当着她的昭阳公主……呵。”

暗卫难得听他说这么一长串的话,虽语气刻薄森冷,但为何置气?还不是因为在意?

想当初他拉着殿下下密道,殿下不想走,要不是他打晕了他,说不准会是怎样。

这一月来,殿下看似筹谋大局,繁忙得似想不起皇宫里有过那么一个叫池芫的宫女。但只要闲下来,殿下就会手里握着个香囊发呆,望着窗外双眼出神。

或许殿下心中大业为重,但只要是人,便会有七情六欲,便无法免俗。

池姑娘那样浑身闪着光,爱恨分明,又聪明能干的姑娘,陪伴殿下在寒园苦熬了几月,殿下若心里真不心动,才有怪。

现在好了,身份查明了,两人不存在血缘关系了,先前又差点成了夫妻的,只要殿下想,他们暗卫可以立马将人从皇宫劫出来。

“殿下,属下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的就闭嘴。”

沈昭慕像是知道暗卫要说什么一样,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哼了声,“你如今越发不像暗卫首领的样子了——出去跪着。”

暗卫:“……”跪可以,殿下你让属下将话说了不成么?

沈昭慕一甩袖子,直接冷言将人给轰出去了。

但等暗卫出去后,沈昭慕又忍不住捏着香囊,眼神幽暗中闪烁过一丝亮芒。

“昭阳……哼。”

小宫女就是小宫女,还想翻身当金枝玉叶的公主?也不怕身份败露后,掉脑袋么!

转念一想到如今池芫失忆,沈昭慕又忍不住拧眉,抑制不住几分担心:沈昭晨利用池芫无非是报复自己,可如今他假死,在沈昭晨那,他已经是死人的身份了……

池芫对沈昭晨已经没用,他非但没除掉她,反而给了她公主的身份,这又是为何?

想到这,沈昭慕不禁抿了抿薄唇,立即提笔,飞快写了一封信,然后吹了一声哨,将飞鸽传唤过来,绑好了信筒,看着飞鸽扑棱着翅膀飞走。

他才收回视线。

……

“昭阳啊,明日便是上元节了,据说有灯火表演,嫂嫂带你出宫去看烟火怎么样?”

又一日,池芫闷在昭阳宫里,总算等到了风风火火耐不住皇宫寂寞,寻她出去玩的女主。

一听到女主这提议,她心里乐开花了,但表面上却还要装一装地犹豫着低声问,“可是嫂嫂……皇兄上次就不大高兴咱们出宫,这次……会不会?”

池芫话音刚落下,江月惜便摆摆手,脸色冷淡了几分,眉眼间都是对沈昭晨的怨怼,“别提那个负心汉,让他抱着他的奏折过吧,姑奶奶出个宫他都不让,他当我是他的囚犯呢!”

江月惜越说越来气,叫身后的喜鹊吓得脸色都白了,“娘娘,娘娘喂,您可当心点吧,别说了,这话要是传到了……”

“爱传就传,本来我也不稀罕这个皇后的位置。他不是喜欢权术么,逼急了,我就收拾东西回我的草原去!”

池芫简直要为女主这番话鼓掌了,但可惜啊,她现在就是一天真还有些迷糊的小白兔,怎么能欢快地为女主这大逆不道的话鼓掌呢。

哎,寂寞如雪啊。

她也蹙着眉,很是不赞同地劝着,“皇嫂,使不得,皇兄若是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我,我替他向你赔不是,但千万不要回草原……”

“你这傻妹子,行了行了,别劝了,我就是说说气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我现在啊,就想出去玩解解闷顺带气气他——怎么样,你跟我走么?”

江月惜说着,轻挑地捏了捏池芫的下巴,一副浪荡公子哥的做派。

池芫不禁嘴角抽了抽,瞅了眼女主的男装,小声地嘀咕,“嫂嫂你都这身打扮了,分明就是来通知我的嘛。”

“你说什么呢,恩?”江月惜玩着手里的折扇,没听清楚,疑惑地问池芫。

池芫笑笑,宛如一朵纯良的小白花乖巧无害,“啊,我说,好呀,嫂嫂等我换一身方便的衣裳。”

“恩,去吧去吧,时间有的是,不急。”

江月惜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摆摆手,让池芫去换衣裳了。

喜鹊见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不禁叹气,“娘娘,皇上都向您解释了……您怎么还和他置气啊。”

“哼,他解释他的,我气我的,有何干系?”江月惜不以为意地哼着,“再说了,这和我出宫玩更没关系——你要再为他说话,我就不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