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落魄废太子vs心机小宫女(42)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火很快就烧到了池芫脚边,她手里还握着小德子交给她的暗令。

她望着身前被撞开的大门,看到了沈昭晨铁青的脸色以及江月惜略带担心的神情。

然后,身子一歪,倒下去了。

一月后。

“公主,公主,今天怎么样?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年轻的太医伸出手,在坐在院中静静地望着落叶发呆的池芫面前晃了晃,吸引住她的视线,随后温声询问道。

池芫反应很缓慢地轻轻摇了摇头,“想不起来。”

她说着,眉心又蹙起,似乎头很疼的样子。

太医叫徐渺,是之前替落水的池芫诊治过的那个太医院最年轻的一个。

一月前,池芫从火海中被沈昭晨救走,然后昏迷了七天七夜,醒来便记忆全失。

又过了七日,老皇帝驾崩,沈昭晨顺利登基,将池芫这个流落在外的公主的身份给认了回来,封为昭阳公主。

自打醒来后,池芫不爱说话,不喜见人,除了如今的皇后也就是之前的大皇子妃江月惜,谁也不搭理。

徐渺照顾池芫尽心尽力,这才能和池芫说上几句话。

“公主,头疼就别想了。先服药吧。”徐渺见她蹙着眉心,按着太阳穴痛苦的模样,不禁忙将一旁的药端给池芫,温和安抚着。

池芫淡淡地眨了眨眼睛,看了眼黑乎乎的药,轻轻摇头,没什么精神地继续收回视线,望着落叶发呆。

“公主,不想喝药的话,要不起来散散步吧?”徐渺耐心极好,将药碗放下,又温声劝道。

池芫似是嫌他烦,索性闭上眼,靠着躺椅,发带随风飞扬,发间的珠花轻轻摇晃。

见劝解无果,徐渺不禁神色黯然了下来,见伺候池芫的宫女走来,他便起身,对宫女嘱咐,“一会记得伺候公主将药喝了,然后让她好好休息。”

宫女欠了欠身,“是。”

徐渺回头看了眼靠着躺椅一动不动的池芫,然后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等人走了,靠着躺椅的池芫,长睫扇了扇,便睁开了眸子。

眼底一片清明。

她抬起自己的左手,将袖子往上掀了些,在手腕上方处,有一块触目惊心的烫伤。

虽然经过处理伤口已经好了,却还留着狰狞的疤痕。

这是那日大火中留下的伤,池芫眯了眯眼角,这个疤,她要留到见到沈昭慕为止。

是的,池芫当然没有失忆了——失忆这种梗是留给女主们用的,她身为女配,还是不要有了。

只不过是为了骗下男女主顺便虐回来沈昭慕用的伎俩罢了。

还好系统这次做了回人,帮她规避了太医的检查。

顺顺利利地当了个“失忆”的假公主。

“公主,皇后娘娘过来了。”

池芫正撑着额在想这个病还能装多久,快要被憋闷死了的时候,就听宫女通传说,江月惜过来了。

说起来,江月惜这会儿才当上皇后,原著中也是这会儿,同男主沈昭晨产生了嫌隙,原因……还是男主心机太深隐瞒过多,以至于前朝让他纳妃的消息被女主听到后,新账旧账加起来的,就爆发了。

就是不知道今天是进行到了哪个节点了。

“请她进来吧。”

池芫起身,神情看起来有几分恹恹的,江月惜一身华服,看着大气漂亮,只是她眉宇间有几分说不出的愁容来。

见池芫恹恹的,不似最初看着那般机灵活泼,面上更是添了一些忧愁。

她上前,伸手拉过池芫的双手,温声关切,“小芫,我听宫女说,你这几日仍旧是不愿见人不愿出门……总这么闷着也不是个办法,正好,我也没事,要不我带你出宫玩玩?”

池芫打量了眼江月惜,对方眼下的青黑有些明显,尽管用了粉,也遮不住。

她不由得腹诽,怕是女主自己心中郁结不已,想要出宫透透气的吧。

事实上也如此,江月惜一来是心疼池芫大火后失忆和郁闷,二来也是自己自打当上皇后后,她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也想出去走走。

送上门的机会,池芫哪能不答应?

她还正愁自己怎么露个面给那个天杀的废太子知道呢!

算算时日,一个月过去了,沈昭慕也该养精蓄锐分个心思在她身上了吧。

“好。”

“那行,咱们现在就走。”

江月惜闻言,立马眉开眼笑,拉着池芫便转身往外走。

她身后的宫女立马出声阻拦,“诶,娘娘,娘娘不成啊,还是先向皇上通传一声再……”

江月惜一听这话就瞪她一眼,“哼,本宫出个宫还需要他恩准不成?让开,别拦着本宫。”

宫女不敢和江月惜硬来,只能让开路,待江月惜拉着池芫走后,她忙赶去通报给沈昭晨。

彼时,沈昭晨正在命令暗卫继续调查沈昭慕和暗令——

原来,那日似乎是池芫同沈昭慕起争执放了一把火,扑灭后,只在里间找到一具男尸,而池芫手中又有暗令。

原本没什么,只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暗令的秘密没有破解,他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池芫又好巧不巧地失忆了,他总觉得疑点重重的,是不是哪里出了纰漏。

左思右想后,暗中派人盯着池芫,看她是否真的失忆了。为了安抚她,还先给她一个公主的身份,毕竟以她的长相,送去和亲联姻,都是不错的人选。

恰逢登基,又与江月惜吵了架,沈昭晨此时还没想到失踪的小德子身上,如果等他空闲下来仔细想想后……

想必沈昭慕的事也就败露了。

这也是池芫为什么一定要装失忆的原因之一。

就是怕圆不过来这个谎。

“皇上,皇后娘娘带着昭阳公主出宫去了!”

沈昭晨闻言,立马站起来,眉头皱起,“什么?还不派人跟着保护好娘娘!”

他才登基,时局未稳不说,京城中还有不满他的叛党余孽残留,月儿怎么就带着池芫出宫去了?

胡闹,真是胡闹!

沈昭晨抿了抿唇线,总觉得不放心,“来人——”

还是他亲自将人带回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