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找麻烦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其实,就算是没有上次的冲突发生,江小江肯定也会对白家下手。

白,宋两家的恩怨早晚会有一个了解,更何况江小江还是宋家的后人,所以说,白家垮台就是早晚的事情。

白仁彬已经不打算借酒消愁,因为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直接回了房间。

刚才喝酒的状态就算是年轻人也扛不住,更何况白仁彬都已经这个年纪,这会儿酒劲也上来了,直挺挺的往床上一趟,嘴里还在不停的咒骂着江小江,没多大会儿就睡了过去。

“财哥,已经好了。”

酒店的总统套房内,用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江小江总算是给财哥施针完毕。

排除体内的毒素倒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时间耗费的比较长,但是江小江的精神状态除了有些虚弱之外倒也没有什么。

“你体内的毒素存留的时间太长,除了伤及到了内脏,身体很多出经脉也有不同程度的受损。

毒素已经清除了大半,还有一些残存需要慢慢来,你先修养几日,到时候在施针一次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想必你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等到所有毒素清理完毕之后,我在修复你的受损静脉,到时候所收到疼痛会比今天强上百倍,我知道你能扛过去,不过还是劝你慎重。

作为医生,特别是我的做事风格,我自然希望你是健健康康,不过,我也要考虑你的承受范围,还有,我的能力有限,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其实,经脉就算是不修复对你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无非就是身子虚一点。”

治疗过程中,因为体内的毒素要随着每个穴位排出体外,财哥很清晰的能感受到有东西在体内游走,先开始还没什么感觉,越往后身体各处都如同被火烧一样的疼。

财哥咬牙忍受,这可比当年瘾上来的还难受,在过硬的毅力面对如此疼痛也有抗不过去的时候,很快人就昏迷了过去。

三四个小时的时间,财哥昏厥过去好几次,最后总算是给熬了过去,江小江拔针的同时人也醒了过来。

“死我都不怕,这点疼痛算什么,你尽管放手去治疗,出了任何问题也不会让你负责,一切都是我主动要求,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财哥的身体很虚弱,躺在那里说话也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扯动嘴角轻笑了一下说道。

“我可不是怕担责任,只是好心的奉劝,既然你愿意继续接受治疗,那我自然乐意之至。”

江小江收起银针,也同样很是随意的回应,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门外,陈松鹤和刀疤男早就已经等的不耐烦,两个人看谁都不顺眼,但是此刻所有的心思都在房间内。

房间并不怎么隔音,财哥在里面发出的痛苦声音外面也是隐约能听到,刀疤男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要冲进去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又害怕因为自己的冲动惊扰了治疗。

随着房门被打开,陈松鹤焦急的脸上显露出了笑容,别看江小江跟没事人一样,可明显感觉到他的虚弱,赶紧上前搀扶着。

刀疤男也感知到了江小江的气力虚弱了很多,即便是如此,也比自己要强上好几个档次,很随意的瞥了一眼,直接冲进了房间。

“少爷……”

“我没事,回去休息吧。”

陈松鹤很是担心,想要开口询问,却被江小江给看透直接把话给打断,面露笑容的主动安抚了起来,随后两个人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

“我的两位祖宗啊,你们可算是回来了。”

刚回到酒店,海城五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冲过来说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跟海城五认识时间也不短了,此人虽然有点性子急,但也不至于如此,还真的头一次见到他这样,江小江一下意识到有事情发生,脸色也随之变了阴沉了起来。

“你看。”

海城五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直接把手里的一张纸给递了过来。

江小江充满疑惑的接过那张纸,这一看瞬间瞪大了眼睛。

“少爷,怎么回事、”

江小江散发出来的怒意让身边的陈松鹤吓得不轻,纸上写了什么都没仔细去看清楚。

从江小江的表情中可以看出,这件事情不简单,只能开口询问。

“回房间再说。”

江小江把手中的纸条紧紧的攥在手里,咬牙撂下一句话径直回了房间。

“到底怎么回事?”

刚进房间,陈松鹤再次询问了起来。

江小江没有说话,只是把已经揉成一团的纸条扔到了陈松鹤的面前。

陈松鹤顺势接住,展开之后看了一下纸条上的内容。

“想要救人,晚上十点,东郊化工厂见。”

纸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一行字。

?陈松鹤尤为的震惊,同时也很疑惑,纸条上只写了救人,但是救什么人却没有说。

来京城的就这么几个人,而且全部都在,根本没有任何人遭遇不测。

“五爷,这是在回事?”

陈松鹤拿着纸条去询问海诚五。

“我也不知道,你们今天走了之后,我在房间内休息等着你们回来,就在你们回来之前,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间门。

本来是以为你们回来了,可是开门却发现一个人影也没有,地上放着一个信封,也没有标注给谁,我打开一看就是这个。

哦,对了,还有一样东西,我一着急给忘记了……”

海诚五把收到纸条的情况描述了一番,最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完之后赶紧从兜里又掏出一个东西,是一个手链,还挺精致,虽然简单,但是识货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是一家珠宝行新出的款式,而且还是限量款。

“这不是女人的东西吗,会不会是搞错了。”

陈松鹤一看到手链猛然一愣,随后说道。

江小江看向了那条项链,盯着看了有几秒钟,瞬间是冲到了海城五的面前,?一把给夺了过去。

这一举动可是把海城五给吓着了,不过由此也了然,江小江是认识这个手链,那就说明,这不是送错了,而是真的有人来找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