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痴心妄想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白家庄园,白明远的房间内。

“老爷,出去调查的人回来说,翻遍了财哥那边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咱们的那批货。”

白家的管家正在跟白明远汇报着情况。

“哼,一群饭桶,这点事情都办不成,要你们何用。”

白明远听到这样的汇报结果,整个人都暴怒了,狠狠的一拍桌子,破口大骂了起来。

管家被吓得一哆嗦,?站在旁边连话也不敢说,在白家那么多年,早就已经清楚主家的脾性,此刻只能等待着他消气。

白明远发泄了一通就没有在说话,气的喘着粗气坐在那里。

“老爷,我们的人虽然没有查到货在哪里,不过却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就是这个财哥这几天跟一个年轻人走的比较近。”

管家抓住时机赶紧再次汇报情况,刚说话,白明远就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看了过来。

“年轻人?什么背景有没有调查清楚?”

白明远惊讶的原因是因为脑海里突然想到了昨天在酒店见到那个跟财哥称兄道弟的年轻人。

“不清楚什么来历,身份背无从调查,倒是查到了他所住的酒店,我们的人通过酒店的人打听了一下,说他们在这里住的有一段日子了,具体做什么的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年轻人不是来自京城,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跟财哥在一起就不得而知了。”

白明远说话没有那么气愤,管家才敢一口气把所了解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老爷,这个财哥也就是近几年才在京城有点名气,根据对他的了解,此人行事很是隐蔽,一般不跟人结交,这个年轻人出现之后,两个人来往还很频繁,我觉得咱们这次的货出问题跟他有脱不开的关系,要不要我们……”

管家看了一眼白明远的神情,见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知道接下来不会动怒,就再次开口说起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不,先不管这件事情跟他有没有关系,现在还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先不要轻举妄动,让我们的人给我死死的盯着酒店那边,我倒要看看这帮人到底在背后玩什么花样。”

白明远毕竟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对于管家的提议并不赞同,直接传达了自己的安排。

“我这就去安排。”

管家接到指示,赶紧出去安排,此刻房间里就剩下白明远一个人。

“敢在京城搞我,真的是不自量力,要是让我查到你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一样不得好死。”

白明远拳头一下下的捶打着桌子,咬着牙发狠的自言自语起来。

“爹。”

“什么事?”

?房间的门再次被敲响,白仁彬的声音传来进来,白明远本来就很不爽,一听到这个声音就更加的恼火,?回应的也是冷冰冰的。

?自打白仁彬两父子在北海出了事情之后,白家就一直开始各种不顺,白明远这个时候最不愿意看到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可还是站起身去开门。

“有什么事情就快说。”

白明远把房门打开就转身坐了回去,根本没有去正眼看过去,态度也是很不耐烦。

“我听说你去了林家……”

“你搞出这么一个烂摊子,老子再不去帮你擦屁股,难道还指望你?”

白仁彬受了家法,这段时间一直在房间里养伤,也就这两天才能下地活动,从下人那里得知,白明远去林家替自己说和,好像结果还不很乐观,受了一肚子的气。

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放下身段去求和,换成是谁,就算是有再大的仇也都会感触。

可是白仁彬不这么想,因为到现在他都在坚持自己没有任何的过错,所有的责任都在林素英那里,更不想让白明远多管自己的闲事,所以才来质问。

“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想在外人面前证明你是个好父亲吗?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不需要,以后我的事情你别管,我是生是死都跟你没有关系,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真正把我给放在眼里,我都已经习惯了,所以还是不要在做这些没用的事情,更不要在拿着我的事情来维护你和家族的面子。”

白仁彬真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都这个时候了依旧是不知道服软,指着白明远就大吼了一通。

“你这个逆子,让你来到这个世上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当年我就真的应该把你给掐死,让你跟你那贱人老娘一样下地狱。”

白明远气的心口一阵阵的抽着疼,还有点喘不上气来,捂着胸口愤恨的怒骂着白仁彬。

“我也很后悔有你这样的爹,我宁愿我没有爹,更希望我不是白家的人,?这样我娘也不至于死的那么悲惨,我的日子也不至于这么难过。”

?之前说过,白仁彬不介意别人如何对待自己,就是不容易有人说一句自己亲娘一句不好,哪怕是亲爹也不行,听到白明远又把亲娘给连带上,抓起桌上的一个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完全没有一点尊重白明远的意思,撂下这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转身离开。

“不孝子,逆子,混蛋,滚,给老子滚得远远的,最好滚出白家。”

白明远气的都已经站不住了,扶着桌子浑身发抖,都已经看不到白仁彬的影子还在怒骂着。

白仁彬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很气愤的离开了白家,去了他在京城的私密住所。

别墅里还处于之前凌乱的状态,白仁彬已经顾不上这些,狠狠的把脚边的东西给踢开,直接上楼回了卧室。

“老不死的,要不是看你没几年活头了,老子才不会这么委屈的受你的气,等你咽了气,家族里的那帮老家伙一并给收拾了,到时候白家的产业一样归属于我。”

白仁彬躺在床上,凌厉的目光盯着天花板,嘴里诅咒着白明远以及家族里的人。

简直是痴心妄想,现在白家都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想着接受白家的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