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一十五章 询问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股独特的红酒香气从他的嘴唇里面散发出来。

唐纳德的看着眼前慵懒的楚天,还有他身上淡淡的红酒气息。

“你个臭小子,上班时间还喝酒,也不怕耽搁自己工作?你这样子,我可是要扣你薪水。”唐纳德略显调笑地看着他。

显然没有这样小王的事情,放在心里一样,也没有介绍旁边的唐嫣。

“boss,一个月一次的公司聚会,可是你自己定的,现如今你的销售经理可还在下面寻欢作乐着,我一个中层的小领导,喝一点点小酒不是很正常的吗?你不会还要让我这着靠着一点点小心水养家糊口的人艰难度过水深火热的日子吧!”楚天略显调笑地看着他。

唐纳德看着他这副慵懒的模样,显然也是知道他有些醉意,只不过他相信,只要有突发事件发生 眼前这个酒醉的男人会爆发出多么强大的实力。

至少,他亲眼看到过,眼前这男人在好几把枪指着的危险情况下 ,硬生生实现了反杀。

并不魁梧的身体下面,仿佛隐藏着一只蛮荒巨兽一样,充满了十足的爆发力。

一旁的唐嫣,有些好奇的看着两人之间的对话,而且看着带着一丝醉意的楚天,更加的好奇起来。

“好了,接下来认真一点吧,我说找你有正事。”唐纳德脸色也严肃了起来看着他。

楚天听着他严肃的话,也得到关键的时刻到了。

接下来的对话可能会引发他的去留问题。

要知道他之所以会决定留下来,就是拼着相信唐纳德会信任他。

而且现如今,他的感应能力感应得出唐纳德对他没有太大的恶意,这证明现如今的他心中还是有着对他的信任。

原本慵懒躺着的身子,慢慢的直立了起来,眼神里面原本还有些迷离的神似啊,瞬间化为了虚无,只剩下一种深不见底的幽深。

原本慵懒的气度瞬间爆发出一种锋利的感觉出来。

一旁的唐嫣只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化身成了一只凶狠的巨兽,只觉得一阵强烈的危险感,在他的眼中瞬间爆发了出来。

娇弱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唐纳德看着眼前开始认真起来了,楚天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他现如今表现出来气势压迫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毕竟眼前这男人可是能够徒手应对持枪悍匪的男人。

可不是外面那些身体虚弱的瘾君子可比的了。

至少凭借着他,现如今表现出来的可靠程度,也是楚天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能够很快在他的心中争取一个重要的信任地位。

至少他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普通年轻人的看到。

眼角撇了一眼,旁边高傲的女儿有些颤抖的模样。

“你先出去一会儿,唐嫣。我和小天有些事情要谈一下。”

唐嫣看了一眼,眼前认真的父亲也是知道现在她不适合在这里呆着,而且现在的气氛,也让她有些坐立不安。

随后她便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向着外面走去。

楚天对于她离去并没有适合的反应,甚至于连看一眼都没有,只是看着眼前的唐纳德。

“那天晚上你怎么进去了?我当时好像没带你进去吧?”唐纳德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然后看出一丝端瑞出来 。

只可惜眼前的楚天依旧是那一副平静的模样,仿佛就像是没有丝毫的不安。

“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毕竟当时你带我进去那里,又突然停下来,我自然有些好奇。”

“好奇就这一点嘛,就没有别的?”唐纳德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给自己这么一个答案。

“那你要我给你什么答?我当时是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的,而且门口的两个人又没有拦着我进去,我就顺带着进去咯。”楚天面无表情的说着,只是语气又开始恢复到刚才懒洋洋的模样。

唐纳德看着他面无表情,可又有些懒洋洋的神态,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是真是假。

他从出发到现在,一直心里就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可又有着一种莫名的安心。

就是想要知道眼前的他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回答,可是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个的答案。

他心中曾经想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会不会是别人派来的卧底?甚至于是敌对涉猎派来的暗杀他的人。

可是在他的路上都被他一一否决了。

有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至少替自己挡下了不下于十次以上的暗杀,而且每次让自己活的好好的。

而且他表现出来的高超武艺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控制得了的,至少经过他这段时间的考察,发现他这个人性格有些淡泊名利。

甚至于有些无欲无求,没事总是有些慵懒,没有年轻人的冲动和热血,仿佛就像是一个看透了世间的习武之人一样。

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没有对她有太大的怀疑,而且要真的是对他心怀不悔的话,已经足以将他性命结束掉。

至于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卧底,现如今知道了他的核心地盘之后,不应该是跑路吗?怎么还会继续呆在这里。

难道说是想继续潜伏?说句不好听的,唐纳德自认为他大部分的事情已经是让他知道了。

自然不会有这样想法。

“怎么啦?boss,怕我知道你的秘密,准备灭口咯。”楚天再一次懒洋洋的躺回了沙发上面,嘴里带着一丝调笑。

“你这家伙,果然是懒到一个极点了,坐都不知道好好坐,就知道躺着。”唐纳德看见他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显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显然,心中的石头再一次沉了下去,原本对他的信任,再一次提升了起来。

至少他不相信眼前这一个淡泊名利的,大部分的时候都处于一种无欲无求的男人,会是别的组织派来的。

至少,看着他这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就知道,他不是那种喜欢被人控制的人,哪怕现如今是他的下属,两人更像是一种朋友的关系,而不是一种老板与同事之间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