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沛然莫之能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张可嘉没有在秀水城多待,他知道,就算是在秀水城待再多的时间,也是白搭。神王宫以及神魔宫两方的联盟,把全煌至盯得太死,张可嘉根本就没有接近全煌至的机会。

金正调整了策略,让张可嘉直接去龙门镇。

到了龙门镇,就算是进入了神水宫的地盘。

神水宫是和天龙国,关系最亲密的宗门势力,如果不是丁乙的横空出世,神水宫也许在两年前的百神大战中,颗粒无收。也不可能加入到神魔宫的阵营。

丁乙对神水宫的杨月娥宫主,大长老龙芸,还有救命之恩。神水宫的少宫主全煌至,跟丁乙也过从甚密,神水宫的一些高层像金智慧、罗冰这些人,现在还在丁乙这方势力里面担任高层。他们的家人,还有很多人,现在还留在神水宫。

神魔宫这一方的势力,态度有些不明。他们和天龙国一方并没有彻底决裂,也没有扯破脸皮。大撤退后,彼此并没有接触。他们和神王宫一样,也在满世界寻找丁乙他们,丁乙他们只能,暂时也把他们归纳为敌对势力一方。

神魔宫没有把神水宫踢出他们的联盟,在百神大战上,还和神水宫有着高度的合作,他们的态度有些奇怪。不过神魔宫也一直关注着神水宫,派驻龙门镇的人手有增无减。

张可嘉要联络的对象是付顺,一个不起眼的神水宫四等管事,一个羽级中阶的低等修真者。

到了龙门,张可嘉按照金正的情报,他径直去了龙门最大的水产市场。

因为神水宫加入了神魔宫的势力联盟,这算是正式和神王宫一方的势力,决裂了。神王宫一方的势力,当然不会再给神水宫面子了。这些势力,驱逐了神水宫在他们地盘上,各个水域的人员,将这些水域抢占了过来。

神水宫很想掐断这些势力的供水,不过明目张胆的这样做,势必会把神水宫推上第一线,这不是神水宫想要的结果。神水宫在开会讨论后,最后采取了限流的方式,来报复神王宫的联盟。硬扛神王宫这一方的势力,他们还没有这个胆子。

大量的神水宫修士,回到了宗门。很多在以前,还是无关紧要的岗位,现在也变得紧俏了起来。同时原先优哉游哉的日子也正式结束了,神水宫的修士,尤其是低阶修士,这一段时间日子都非常不好过。

失去了一些水域,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大片市场,付顺这些日子,过得非常辛苦。

神王宫哪一方的势力,他们现在吃鱼,或者买水产,只需要驱使凡人,去水域捕捞就可以了。神水宫的限流,让这些宗门势力,捕鱼更加便利。这使得水产品的价格,迅速崩跌,付顺他们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这两年,他的考绩一直都是丙等,如果今年还是丙等的话,他水产营销部的四级主管,也就到头了。

听到有客商,这次要定购两万斤鲜鱼,付顺听到这个消息,连忙赶到了水产市场。卖鱼的可不止他一个,最少有七八个像他这样的四等管事,大家都为完成上面规定的指标任务在伤脑筋。眼前的这个大客户,自然是人人都争相巴结的对象。

付顺很想接下这个订单,不过七八个人竞逐,他还是最晚听到消息的那一个,他原本都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那个年轻的商人,最终选择了他。

“张兄弟,你真有眼光,不瞒你说,我在这一行,干了十四年,出了名的守信用,实在。你以后来龙门买鱼,找我就好了。”能谈成这一桩大买卖,付顺兴奋不已。

“幸集镇那边,离奔马原更近,他们出的价格更低,十一,甚至十个花贝一斤,你这边可是要十五个花贝。”年轻的商人直言不讳说道。

付顺脸上的笑容,有些牵强了。

“我们龙门的鱼,水质好,比较新鲜……”他只有这样说了。

张姓商人,看了看付顺,也不再跟他兜圈子。

“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就是你的老婆是金兰!”

付顺先是一脸茫然,继而涨红了面皮。

“姓张的,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老实后生,没想到你竟敢勾搭我老婆,老子跟你拼了。”付顺怒不可遏,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那年轻商人哈哈大笑起来。

“我只知道,你老婆叫金兰,她长的什么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我都不知道。再说你是修真者,我只是凡人,你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去勾搭大嫂。”

这张姓商人,自然就是张可嘉了。

付顺这时也冷静了下来,金兰一直都在宗门,按说也不可能和这奔马原过来的小子有交集,他又有些糊涂了。

“付老哥,你只需要回家后,让你老婆把这个东西,交给金东就可以了。”张可嘉从怀里,取出一个金线荷包,递给付顺。

付顺还有些迟疑,张可嘉不耐烦说道:“一年五十万斤的鱼,我都包下了,你还犹豫什么。”

付顺这才将荷包揣进怀里。

“记住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不然后续的生意就黄了。”张可嘉再度叮嘱了付顺一遍,这才离开。

付顺回到家里,把老婆金兰叫了回来,把当天发生的事情,跟老婆说了一遍。两口子盯着那个金线荷包,半天也没看出一点名堂来。金线荷包是用游丝、法丝,按照回拐的方式,编织的,这属于修真术法的范畴,付顺和金兰,在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是打

不开这个荷包的。

金兰是金氏家族的人,算起来,还是金正远房的侄女。她没有修真资质,在家族中也没什么地位。她很早就嫁给了付顺,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过毕竟她是金氏的族人,不然她也不可能,和付顺留在宗门内。

两口子研究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按照张可嘉所说,把这件东西交给金东。

金东收到这件东西之后也非常好奇,他是金正的堂兄,是金氏留在神水宫的主事人。他是灵级高阶的修士,打开这个荷包,自是不难。

不过打开了这个荷包,他也傻眼了,里面是些金属零件、晶石和修真材料。他看了这堆东西一小会儿,他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于是这个金丝荷包,再次转移到了罗嫣的手上。

毕竟是罗氏家族,资质最优秀的弟子,罗嫣很快就将这些零组件拼装完成了。

装上最后的阵盘,启动开关,这件鱼形的傀儡,口吐人言。

“我要喝水,我要喝水……”

那鱼上下摆动,像一条真正的鱼一样,上蹿下跳,把罗嫣以及观看罗嫣制作的金东、罗海,都吓了一跳。

罗嫣笑了起来。

“是我们的人来了。”

金东压低声音道:“不会是其他道门使坏么?”

罗嫣指着那条鱼,说道:“这是阿正的手笔,我组装平衡仪的时候,就知道了。”

罗海思忖了片刻,问罗嫣道:“姐,我们现在可不方便外出,这事,看来还得落在金兰两口子身上。”

罗嫣道:“不用这么麻烦,我去找大长老,这件事没有她居中运筹,怕是不行的。”

神水宫现在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蓝理和全福来为代表的保守派。一派,是以杨月娥和龙芸为代表的开明派。神水宫退守东部,就是在保守派全力促成的结果。

保守派在神水宫占据上风,开明派的势力相对弱了一些,不过杨月娥、龙芸她们,让金罗两家的子弟不受宗门清洗,同时在神水宫推行傀儡术,她们这一方的实力,也并不差。

龙芸在忘川城,学了半个月左右的傀儡术。不过,她只学到了一点皮毛。她在神水宫还有两个老师,全煌至和罗嫣。离开忘川城前,龙芸还收集了一些傀儡术方面的书籍,同时,她在忘川城其间做的课堂笔记,也让她这两年,在傀儡术上有不小进步。

龙芸非常感念丁乙的好,这个不世的天骄,给龙芸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丁乙带着忘川城七十多万人隐退,她深感惋惜。这少年表现太过优秀,也太过另类了一些。他像一轮骄阳,掩盖住了地底世界,所有天骄的光芒,即便像全煌至这样优秀的天才人物,在他面前,形惭自愧。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是处世名言。这小家伙太优秀了,整个地底修真界,根本容不下他。

他带着七十多万人躲藏了起来,成功的甩掉了,身后各个势力的追逐,这是一个奇迹。龙芸知道,这小家伙,一定还会出来的。

可以想象得到,几年后,当这个小傀儡师,再度出现在世人面前时,那将会是何等可怕的场景。

丁乙据说已经是玄级高阶的傀儡师了,他距离成为元级大宗师,只有一步之遥。他手下更有十几万学生,几十万工人技师,这些人全部都,唯他马首是瞻。

龙芸在忘川城,可是听到这位小傀儡师,与忘川城世家的协议。三年要将那些没有修真资质的世家子弟,培养成为灵级傀儡师。

这也就是说,三、五年后,他的那些学生,会变成几十万灵级的傀儡修士,龙芸每每想到这件事,浑身都会汗毛颤栗。

她和杨月娥,力保罗嫣他们,金罗两家的人员,也主要是基于这个考量。

龙芸将罗嫣收入门下,杨月娥也收下了罗海,其他的金罗两家的族人,也都受到了她们两人的保护。

罗嫣在第二天,就找了大长老,说了这件事情。

龙芸非常慎重,这个时候,丁乙派人来与他们接触,意欲何为?她不得不要好好思考一下。

“嫣儿,这件事,你最好跟谁都不要提起,包括宫主。”龙芸吩咐罗嫣道。

罗嫣郑重的点了点头。

张可嘉到达龙门镇没多久,一个五人的小队,也来到这边。他们是,向天娇专门派遣过来,支援张可嘉的团队。

这是金正与向天娇,两个系统的一次携手合作。这五个人军士都非常出色,是向天娇队伍里面的王牌小队。当天他们就构架了一个局域网络,在穹顶也安装好了十几个探头,同时散出饵块,对驻守在龙门镇的其他势力,进行了监控。

张可嘉知道,自己昨天的反常行为,已经落入到了有心人的眼里,不过他并没有害怕,这本来就是他们计划中的一环。

他和付顺谈完交易,当天下午,他就离开了龙门镇,而后,从龙门镇飞过来几个修士……

两名玄级高手,四名灵级好手,他们的对手,则是六名凡人。可是最终获胜的,却是这六个凡人。

在张可嘉他们预设的战场,向天娇派来的军士,摆出了一个幻湮阵,十三只由竹筒临时改装的灵石炮,五枚殒雷,让跟踪过来的六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几乎全军覆没,只逃走了一个。这个逃走的玄级高手,身负重伤,一路咳血,好不狼狈。

第二天,当张可嘉再度出现在龙门镇的时候,所有的势力都不淡

定了。

张可嘉凡人的特质,非常明显,即便如此,也没人敢再对他轻视。不少势力暗自揣测,这个张可嘉可能是某个势力,摆在前面的傀儡。具体是哪一方势力,他们还不清楚,他们压根就没把张可嘉和忘川城吴天联系起来。

毕竟吴天的势力,现在躲了起来,地底世界的修真势力,正在满世界找他们。按照正常的逻辑,他们是不敢露面的。再说,忘川城,传统上是西部世界的势力,这里可是东部世界。

“老夫陈化成,神王宫修士,兄弟是那一部分的。”还是有不甘心的修士,过来这边,要探探张可嘉的底。

“在下就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不知道这位修真者大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张可嘉表面上诚惶诚恐,不过陈化成看得出来,这个凡人根本就不怵他。尤其是张可嘉眼神里面的,那股不屑神情,更是让陈化成怒不可遏。

“小子,你不要跟我耍花样,信不信,老子分分钟灭了你?”陈化成作为修真者的那股傲气,让他没有压抑住,心头的火气。

“修真者大人,你不要吓唬我,我真的很害怕,我又没有得罪你,你大清早的跑过来,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小子真的是一句话,都没听懂。”张可嘉说道。

陈化成刚想发作,他的同伴制止了他。

“小子,你不要嚣张,你,还有你身后的人,都给我记清楚了,这事没完。”陈化成的同伴,恐吓张可嘉道。他拉着陈化成离开了。

陈化成有些不甘愿。

“老王,你死拽着我干什么?你没看到这个凡人,有多嚣张吗?”陈化成恼道。

他的同伴老王说道:“这事应该和神魔宫脱不了干系,那个凡人,你就算现在杀了他,又有什么用呢?”

陈化成问老王道:“真的是魔崽子所为么?”

老王道:“我也说不准,这还要等老肖醒过来再说。”

神魔宫那边也派出了人,过来试探,不过张可嘉口风很紧,什么也问不出来。

到了黄昏,张可嘉再度,又离开了龙门镇。这一次又有三个人跟了过来。三个人眼睁睁看着张可嘉,进了一片芦苇荡,两个人追了过去,留下一个人做策应。

结果留下来的这人,守了一夜。那片面积不大的芦苇荡,既没有看到张可嘉出来,也不见他两个同伴的身影。

这人连忙往驻地奔去。

“师傅,大事不好了,大师兄和二师兄,失陷在了城外的芦苇荡……呃?”

这人突然像被掐住脖子的公鸭,说不出话来了。他的两个师兄,这时正在跟他们的师傅商量,怎样去营救他呢。

这应该是阵法,具体是什么阵法,他们说不上来,对方没有伤害己方的三名修士,显然是手下留情了。

“那个家伙应该有极其高明的易形之术,他很可能是个修士伪装的。”老王安慰陈化成道。

“你不是怀疑,他是神魔宫的人吗?昨天傍晚,我可是看到,拼命三狼他们也追了出去。”陈化成提醒老王道。

这时一个打探消息的探子,进来道:“拼命三狼都回来了。”

陈化成道:“果然如此!这应该就可以断定,就是这些魔崽子们所为了。”

老王这时却道:“这事情太诡异了,我反而开始怀疑,这件事和神魔宫一方,应该无关了。没准这是针对我们两个联盟的阴谋诡计,这事情没这么简单。”

众人疑神疑鬼之际,第三天的傍晚,张可嘉再度离开,这一次,几方的人马,都没有派人跟踪他,而恰恰就在这天,张可嘉和龙芸,在龙门镇的郊外,两人碰了面。

“张可嘉,见过神水宫大长老。”张可嘉只在郊外等了一小会儿,就见到了龙芸。

“你好,张同学,不要这么见外,我们曾经还是同窗呢。”龙芸微笑着,和张可嘉打着招呼。

张可嘉腼腆的笑了起来。

“天哥儿,还有其他人,现在可还好?想当初,你们被几大势力要围剿,我老婆子心,都悬到嗓子眼了。生怕你们遭到意外。”龙芸问道。

“天哥,还有金部长,罗委员,他们都很好。我这次是奉金特派员,也就是金部长的小公子,金正之命,前来与大长老接洽的。”张可嘉道。

龙芸笑道:“天哥儿真是不凡,他有点石成金的手段,你说的金正,我有印象,想不到那个瓜娃子,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啧啧……”

张可嘉赔着笑,直接进入正题。

“实不相瞒,大长老,我们现在已经进行了策略调整,这两年我们发展得很好,我们准备实施,攻略整个修真界的大计划。不出两三年,整个修真界的格局,即将发生大的变化。神水宫一直是我们最亲密的盟友,我们与神水宫的交情匪浅。也正因如此,我们实施这个计划,才会专门通知神水宫一声。

天哥是有大气运,大法力,大智慧的大能,大长老在忘川城待过,应该知道,天哥是怎样的人物。您学习过傀儡术,当是知道我们傀儡道的宗旨:包容,平等,自由,博爱。我们是兼济天下道门,我们更是拥有,数十万机甲战力的超级势力……”

龙芸的老脸一片惨白。这才多久?不过区区两年而已,这个小怪物,就拥有了这等实力!一想到铺天盖地,都是天龙国的机甲武士,龙芸不由一阵后怕。沛然莫之能御,沛然莫之能御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