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救援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轰隆隆

哐哐哐

就在刀子即将落下的那一刻,军卡运行的声音以及军靴整齐有力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传了过来,只是声音很微弱,在场人的整个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里,自然无法注意到那些,但是唐亦凡感受到了。

刀子砍了下去,顿时鲜血像花洒洒水一样喷了出来。

“不……”看到鲜血喷出的那一幕,林小柔和顾明月两人眼中满是绝望,差点晕了过去,相互搀扶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街道,将人的心都震动了。

黑色体恤混混捂着自己的手臂,脸部因疼痛而扭曲。

原来被砍掉的是他的手臂,被砍掉的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没感受到疼痛,直到两秒钟之后才发出惨叫声。

看到这一幕,不管是围观的混混还是白色体恤混混,全都傻眼了,明明是砍得唐亦凡的手指,怎么变成了白体恤混混的胳膊?

张小狂几人则是明显松了一口气,如果唐亦凡手指被砍下来,他又在当场,要是齐卓盛问罪下来,他肯定要承受他的怒火。

顾明月和林小柔是鼓足勇气再次看了过去,当看到眼前的情况与自己所想的不一样,先是一愣,随即开心的流泪了。

“怎么回事?”汉三哥见砍掉的是自己手下的手臂,眼睛阴沉的能滴出水来,压着怒火问道。

“我……我不知道啊。”

白色体恤混混两腿发软,颤抖着声音道,他明明看到是唐亦凡的手指在桌子上放着,怎么最后唐亦凡的手指好好的,而自己这边的人手臂却被砍掉了呢?

唐亦凡没有管这些人的诧异,而是目光看向外面。他本身的感知力要强于其他人,自然感受到那股整齐有力的跑步声,他在想是不是孔志峰申请的武警到了。

刚才在对方砍下的前一刻,他听到了这个声音,所以快速出手,将黑体恤混混压他手指的手臂推了上去,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他没事,那个混混被砍掉了手臂。

哐……砰……

“啊……”

就在众人一脸迷惑为何出现这么诡异一幕的时候,不远处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只见一辆土绿色军卡毫无顾忌的向这边撞来,虽然速度不怎么快,但是那群混混只能自己逃跑,而街机摩托则直接被撞翻一地,发出哐哐当当的声音。

街道太小,军卡刚进入外围便前行不了了,随即荷枪实弹的军人跳了下来,加上地面上跑步跟来的,将近七八十名军人。

这些人快速列队集合。

沉默无声,但却紧张有序。街道上除了哐哐哐的军靴叩击声,便没了其他的声音。

现场安静的可怕,众人都感觉到有一股威严之感,让人喘不过气来。

与此同时,副驾驶上下来一个肩上有两杠四星的脸色黝黑的军人,他的面容威严,脸上充满肃杀之色,他的眼睛中则由隐隐的担忧之色。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愣在了当场,这冲击力太强烈了,他们平时只在电视上或电影上看过这样壮观的场面,哪有机会在现实中看到这么多荷枪实弹,面色严峻的军人?

特别是军人手中端着的那些黑漆漆油亮亮的家伙,看着令人发忌,更何况还是如此近距离下,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不仅是那些小混混,连汉三哥也张大着嘴巴,脸上布满惊愕的站了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些不知为何而来的军人。

唐亦凡也有些错愕,这与他猜测的完全不一样,他还以为是孔志峰那边派出的武警,但这些是精锐的军人,他看过军衔的介绍,知道两杠四星是大校的军衔,相当于一个正师长或者副军长的职位!也就是下一步就是少将了,而这个人却那么年轻,大概三十出头,却已经接近将位!可见其能力和背景都不俗!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表现出震惊之色的,林小柔和顾明月就没有,两人的脸上带有喜悦之色。

“把人给我围起来!”黝黑男子声音简短却慷锵有力。说完则快步向唐亦凡这边走来。

“是。”震耳欲聋的回应声响起。

哐哐哐

军人们的脚步声响起,每一声响都叩击在场中人的心脏上,让人心尖发颤。

原本张狂不已的混混们,此刻脸色发白,两腿发软,都主动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黝黑男子冷冽的目光开始寻找妹妹,众人被这目光扫过,仿佛被刀子割了一般。

“小柔,你没事吧?”黝黑男子看到人群的林小柔时,快步走了过去,出声问道。沉缓的声音中夹杂着满满的关心,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林小柔,脸上的刚毅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宠溺之色。

“还说,再晚来一会,我都被人砍了。”林小柔撅着嘴不满道。

“谁敢动我林家人试试!”黝黑男子身上猛地释放出一股威严之势,短短的一句话,却能让人感受到他的自信与张狂,这种张狂不是他本身的特性,而是来自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吼什么吼,嗓门大也不是这样的。”林小柔白了一眼道。

“嘿嘿,哥哥不是对你吼。”黝黑男子立马收回气势,说道:“你告诉哥哥是哪个不要命的欺负你,我削不死他。”

“那个又老又丑的秃头,他……他还说要糟蹋了妹妹。”林小柔楚楚可怜的说道。

“狗日的东西。”黝黑男子一听,差点暴走,林小柔可是他们林家的掌上明珠,平时她再任性,家里也没人舍得碰她一根头发,这个混蛋倒好,不仅差点伤了他的妹妹,还想对她做那种事,黝黑男子目光冰冷的看向汉三哥。

“那个,这位军哥,我……我不知道这是您妹妹,要是我……”汉三哥吓哭了,他再牛逼也没见过这么大阵仗啊,看看那帮端着冲锋枪的军人,他两腿直抖,哪还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哐哐哐

黝黑男子几大步走向汉三哥,每走近一步,汉三哥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大锤锤了一下。

‘扑通’一声,汉三哥跪了下去,脸色惨白,鼻涕一把泪一把,颤抖着声音道:“我……我错了,姑奶奶,姑奶奶,饶了我这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他是真的怕呀,他平时砍人胳膊腿眼都不眨一下,但是遇到这群端着家伙的硬汉,他是彻底没了骨气,别说他,就是他身后的人也不一定敢招惹这样的人吧。

这些人你平时很少见,但是他们一旦出马,是谁都惹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