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自做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太阳,什么太阳?本小姐最讨厌……”玉灵儿被乔姓男子说的一怔,正要问清楚是什么意思之时,却是被杨宇强行的拉到了身后g。

“不必多说了,不就是区区几万斤灵玉么,拿去吧!”杨宇头大无比,相比于玉灵儿的难缠,这区区几万斤灵玉也就不算什么了。

“还是这位公子大方啊!”乔姓男子一把接过杨宇抛过来的储物袋,立刻是换上了一副和善的面孔。

“且慢!”只是正在乔姓男子欲要取出门票交与杨宇之际,一声犹如闷雷一般的声音却是突然的传了过来。

杨宇众人闻言皆是有些错愕,循声望去之际却是见到一队高大的巨兽迎面走了过来。而在那巨兽之上,则是端坐着数十名年轻强者。

双脚一点座下巨大的狂暴魔熊,为首的一名赤发的大汉施施然的来至杨宇等人近前,随后只是轻蔑的扫了杨宇两眼便是转向乔姓男子道:“十万斤灵玉,你的票少爷我要了!”

“圣兽宗。”在见到这一大队巨大的凶兽之后,众人便立刻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因此皆是不由目光一寒。

大家都知道在坤雷城时,他们曾与圣兽宗有过一些磨擦,但事后双方便再也没有见过面,没想到现在对方却是突然的又冒了出来,看来是要借机找回当日的场子了。

不过与旁人不同,杨宇与何圣夫妇则是心中一片雪亮,知晓双方的矛盾可不仅仅只是一点磨擦而已,对方现在过来更加不仅仅只是找回场子那般简单。

“这些门票我们已经交易了,阁下突然出来强买强卖恐怕不太好吧!”何圣眼光老练,只是一搭眼便是看出了来人的不凡。因此立刻闪身来到了杨宇身前,将两人隔了开来。

“孕物境巅峰,这就难怪了。”见何圣出面,那赤发大汉不由瞳孔微缩,旋即寒声道,“不过敢动我圣兽宗的人,就算你的修为再高、背景再强,也不会改变你们灭亡的命运!”

“哼哼,真是大言不惭!莫非你以为你圣兽宗天下第一了不成?”何圣出身大罗地狱,自然是不会将圣兽宗的威胁看在眼中。

不过就在这二人针锋相对之际,杨宇却是突然出声道:“圣兽宗果然是足够的霸道,不过你若是以为这样就能吓住小爷的话只怕也是白日做梦。”

“小子,你够狂,不过你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赤发壮汉目光凛冽的看向杨宇,话语中的杀意已然十分的浓重。若非是忌惮天骄会召开在即,恐怕当场便欲和他们大打出手了。

然而对于此人如刀锋般的目光,杨宇却是凛然不惧,反而是冷笑开口道:“代价小爷我多的是,只是怕你还没有足够的资格来取!

就好比这些门票吧,小爷我是要定了!”

杨宇言罢,又转头看向一旁早就乐得开了花的乔姓男子道:“五十万斤,这票我要了!”

“好,好,好!这位少爷果然豪气,小人实在是衷心的佩服呀!”乔姓男子明显也是背景强大,面对杨宇等人与圣兽宗的强势争夺,他竟是丝毫不惧,反倒有着从中渔利的意思。

如此情景落在何圣等人眼中顿时都是眉头微皱,显然都是不明白一的稳重的杨宇,今日怎会做出如此冲动的举动。

不过,如今杨宇活已出口,他们想要阻拦却已是不能,所以也只能暗自摇头不已。

只是正在他们心中纳闷之际,对面的赤发大汉却是冷笑一声道:“无知小儿,竟敢和我圣兽宗比拼财富,真是不知死活。六十万!”

杨宇一见对方再次压过了自己一头,面色顿时难看了几分,看那样子显然是动了真火。

不过就在此时,何圣却是突然的上前几步,悄悄拉了拉杨宇仙衣袖道:“公子,此人故意激你,您又何必与他一般见识!”

“不行!”然而面对何圣的劝阻,杨宇却是丝毫不为所动,抖手甩开前者怒声道,“人为一口气,今日就算是拼上全部家当,小爷也要与这家伙拼到底。八十万斤!”

“一百万!”赤发壮汉一见杨宇这般模样,顿时心中暗自好笑,直接又将价格抬高了二十万斤。

在他看来,对面这小子修为虽然不错,但心性却委实太差。一看便是那种一意孤行的纨绔子弟。

只是下一刻他的得意却是突然的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就在他的叫价才一出口之际,对面原本已经红了眼的杨宇却是突然的平静了下来,反而丢给他了一个如同看待白痴一般的眼神。

赤发壮汉心中顿时打鼓,连忙故做嚣张的看向杨宇道:“小子,怂了吧,跟我斗你还嫩的很!”

只是面对着他的激将,杨宇却是戏谑的一笑,抬手取回了乔姓男子手中的储物袋后,风轻云淡的道:“小爷我忙的很,可没有兴趣和一个肯花一百万斤灵玉买区区几十张门票的傻子一争高低!”

“你找死!”赤发壮汉闻言顿时被气的面如土色,立刻便欲出手一巴掌拍死这个戏耍他的小杂种。

只是还不待他出手,何圣夫妇却是双双挺身而出,强大无匹的气势如江河般汹涌而出,顿时将他和座下的狂暴魔熊冲击得都是倒退了数步。

“你若是再不知进退,老夫不介意现在就废了你!”

“好,好,好,算你们有种!不过你们最好给老子记着,一旦天骄会结束老子定要你们千百倍的偿还今日欠下的债务!”赤发壮汉怒火中烧,但却是并未丧失理智,并没有当场了杨宇等人动手,而是驱使着座下巨熊转头便走。

只是他才刚走出没几步,乔姓男子却是飞身将其挡了下来。

“这位爷,还请慢走!”

“滚!”赤发壮汉刚刚在杨宇那里受了一肚子的气,如今又被一个卑贱的小人物拦住了去路,顿时是气不打一处来,还不等乔姓男子继续开口,直接便是挥出一巴掌,将其打的吐血倒飞。

一巴掌拍飞了挡路之人,赤发男子的心情方才好了一些。回头恶狠狠的盯了杨宇等人一眼后,转头回归了自己的队伍。

哧——

啪!

不过就在他刚刚返回之际,却是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声响,随后便是见到一朵幽蓝的火焰花朵在高空中绽放开来,许久方才渐渐消失。

“华盛商行!”在见到这幽蓝花朵的一刻,赤发男子的面色顿时黑了下来,时至此刻他终于是发现自己刚刚是做出了何等愚蠢的事情。

“来人,马上将那个卖票的小子给老子带过来!”在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后,赤发壮汉终于是冷静了下来,连忙命人去找那乔姓男子。

只是令他脸色更加难看的是,那乔姓男子在放出了一支信箭后便是彻底的隐藏了起来,任凭圣兽宗的门人找了半天,也是没有找到半点影子。

“蠢货!”眼看着赤发壮汉如此行事,何圣目中不由流露出一丝轻蔑,显然他早已是认出了那乔姓男子的背景。

“何老,看来今日是有好戏看了。”身后,杨宇戏谑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自作孽,不可活,这家伙注定要为自己的愚蠢负责的。”何圣淡然的回道。

嗖嗖嗖……

而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数道身影却是如电光般赶了过来,单看那速度便知都是了不得的强者。

“何人传讯,速速来见!”来人之中有一青衣老者,面白无须、鹤发童颜,赫然竟是一位孕物境的大能。

“鹤老,小人乔清见过您老人家!”眼见自家来了人,乔清立刻从人群中跑了出来,恭敬的向老者行礼。

“罢了。”老者淡然的扫了一眼乔清红肿的面庞,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而后沉声问道,“为何传讯?”

乔清闻言不敢隐瞒,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添枝加叶的讲述了一遍。

鹤老认真的听完了乔清的讲述,眉头不由微微的皱了皱,显然也是没有料到事情会牵扯到圣兽宗的头上。

不过与旁人想的不同,相比于圣兽宗鹤老更为在意的却是一手将此事推向高峰,如今却又置身事外的杨宇等人。

因此,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鹤老首先将不善的目光投向了杨宇等人的方向。

只是令他有些愕然的是,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并非杨宇,而是当先站立在众人之前笑眯眯看着他的何圣夫妇。

鹤老目光微微闪烁,片刻后才将目光转向了另一侧的圣兽宗人群,旋即便是见到了脸色难看的赤发壮汉。

“刁子名,多年不见,你这脾气可是越来越大了呀!”鹤老显然是认识圣兽宗的这赤发大汉,不过饶是如此他话语中的怒气依旧是相当的浓重。

刁子名在见到鹤老亲自赶来之时便知今日之事是无法善了了,因此一见对方点名找上自己,他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自巨熊上飞身而下,而后缓步来到后者面前陪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华盛商行的鹤老,刁某这里有礼了!”

“客气就不必了。”然而面对着刁子名的客套,鹤老却是冷着面孔寒声道,“身为圣兽宗的长老,你应该明白我华盛商行的规矩,所以你打算如何了结今日之事?”

“这……”刁子名一听鹤老这话顿时脸色更加难看,沉吟片刻后才遥遥指向杨宇道,“既然鹤老出面,这门票刁某照价买下便是。

不过此事皆由那人从中挑拨所至,不然刁某也不会做出此等不智之事,所以还请鹤老明鉴!”

“哼哼,阁下说的倒是轻巧!”然而对于刁子名的表态与辩解,鹤老却是轻蔑的一笑道,“打了我华盛商行的人,又岂是照价买下门票便能轻易了事的?

至于你与旁人之间的纠葛么,则是另一码事,老夫没有兴趣多管。所以阁下还是认真思考一下如何解决自身的问题,否则老夫不介意请你到我商行内做客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