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星海境老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霍顿误打误撞的一头冲进了药神灵光之内,可由于用力过猛却是一头撞在了药神遗骸之上。

而当他在看清了对面的那道干枯的身形之后,就连苦胆都是险些被吓的破掉!

“弟子该死,弟子该死!竟然无意中冲撞了你老人家,弟子真是万死莫赎,万死莫赎啊!”

药神在于所有药王宗弟子心目之中乃是神祗一般的存在,虽然早已仙逝数万载岁月,却依旧不是可以随意冲撞的。

因此,霍顿在发现自己无意中撞到的竟然是药神遗骸之时,那种由衷的惊骇实在是有些大了,连忙趴伏在地,不住的叩头请罪!

只不过,对于霍顿这如鸡啄碎米一般的请罪,那药神遗骸却是“摆起了架子”,丝毫没有“动容”的迹象。

一气儿磕了足有上百个响头,霍顿心中的骇然也终是消退了一些。在见到药神大人并未因此而“降罪”自己之后,那小心思也是活络了一些。

悄悄的抬头瞄了一眼前方的药神遗骸,在见其并未有什么变化之后,霍顿也是放心了不少。

“嘿嘿!”

霍顿抬头看向药神遗骸,傻笑一声道:“我就知道您老人家大人大量、最是宽厚待人,怎会与弟子一般见识呢!”

霍顿这般有些可笑的举动,落在其余几人眼中皆是不由摇头苦笑。既便是想要因此而对其给予一些处罚的宫装美妇三人也是暗自笑骂一声,不好再去与之计较。

而之所以会如此轻易的将此事揭过,也并非是她三人大度,实在是大家都是亲眼得见此事纯粹乃是一个意外,这霍顿也是无心之失。

另外的,此事发生之时三老俱是在场,本应可以杜绝。可由于她们一时的迟疑,却是并未出手阻拦霍顿,若是深究起来她们也是有着失察之责。

更为重要的是,此事并未造成什么相关的影响。如此综合考虑之下便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全当一场闹剧了。

见没有招来什么后果,霍顿也是心中暗自松了一口大气。连忙寻个稳妥的所在盘坐下来,接受他的灵光灌体。

按下霍顿不说,外面的岳松与药奴子如今却是有些傻眼!

他们本想设计引诱那霍顿出手破坏杨宇的药神灵光灌体,可谁料却机缘巧合的成全了这个莽夫,这如何不令这二人满头的黑线。

但这二人俱是心智如妖之人,片刻的错愕之后便是察觉到了此间的蹊跷。

“岳兄,看来这药神灵光一次只能进入一人,不想倒是让这傻小子钻了空子!”药奴子冷笑传音。

“药兄所言极有可能,若是如此的话,岳某愿代药兄先行偿试一下!”

“哈哈,岳兄真是太客气了!这等小事就不须阁下代劳了,药某先行一步了!”

既然看破了玄机,药奴子又岂会落后于人,当下身形一闪便是向着那药神灵光掠了过去。

绿光一闪,药奴子的身形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那灵光之内,而后寻地盘坐了下来。

冷眼看着药奴子也是进入了药神灵光,岳松却是并未着急入内。他缓步来至灵光之前,先是细细的感应了一会,随后又抬起手掌缓慢而凝重的向着那翠绿的灵光按了下去。

然而,这看似轻缓的一按却是引发了不小的动静。就在他手掌与那灵光接触的一瞬,那灵光竟是陡然绿芒大放,硬生生的将岳松推开了丈许开外!

如此奇怪的一幕立刻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齐齐将质疑的目光投向了一脸阴沉的岳松。

感受着众人的质疑,岳松的脸色也是越发阴沉,不过片刻之后却又是缓缓的恢复了平静。

“哼,死都死了还要搞出这么多事情,这药神老鬼还真是可恶啊!”岳松撇嘴冷冷一笑,轻声嗫嚅道。

岳松的声音并个太高,但此地众人没有一个是弱者,自然是将他这些话语都是尽数的听在了耳中。

“大胆!”

“放肆!”

就在岳松话语出口的下一刻,药痴子与那老妪立刻沉声断喝,斥责前者这种大不敬的言行。

然而对于二人的斥责,岳松却是并未有丝毫的介意。他抬头冷冷的扫视了一眼药痴子等人,一向温和儒雅的面庞上却是闪过一抹诡异与邪恶的笑容。

“本想偿试一下这药神灵光灌体之后再行动手,可惜这药神老鬼如此的偏执,那本魔子也只能是提前结束这场游戏了!”岳松森冷开口,话语之中的含意令得在场所有人都是不由的瞳孔猛的一缩!

“什么,你是域外天魔?你真是好大胆子!”药痴子闻言顿时一怔,但只是片刻便是醒悟了过来。

“哈哈哈……”

谁料岳松在被当场点明了身份之后,却是并未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一脸戏谑么望向上方三老纵声狂笑道:“不过是一群由执念所化的虚幻之体而已,本魔子又有何惧!”

面对着岳松这不着边际,且是极度狂妄的话语,宫装美妇三人却是不由得面色为之一变。

但三人毕竟都是真火境之上的强者,虽然心中震惊,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便是稳定了下来。

“哼!既便是一丝执念,但想灭掉如你这等小魔崽子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宫装美妇清冷开口,其话语之中已是有了浓重的杀意。

“是么!”然而面对着宫装美妇的威胁,岳松却是毫不在意。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抬起手来,而在其掌心之中,一块漆黑的玉片在其劲力一吐之下便是爆碎了开来。

而随着那玉片的碎开,岳松上方的虚空顿时一阵扭曲,一道苍老的黑色光影缓缓的自其中显现而出。

那苍老的光影才一现身,便是有着一股强悍至极的气息随之扩散了开来,竟是比之那宫装美妇焚星境的气息还要强上许多!

“不知现在这样你还有底气如此开口么?”岳松戏谑的看向宫装美妇三人。

“星海境老怪!”

在见到那光影的强大气息之后,宫装美妇三人皆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脸上的神色亦是难看到了极点。

而面对着下方面色难看的宫装美妇三人,那苍老的黑袍光影却是闪过了一丝不屑之色。

“无非是一些已然死去了万千岁月的残魂、执念而已,竟然也想出来兴风作浪,实在是不知死活!”那光影老者不屑的说道。

面对着光影老者的奚落,宫装美妇三人面色越发的难看。只不过,既便他们心中有万般的不甘,但在这星海境老怪的法力威压的绝对压力之下依旧是倍感无力!

“哼!不要以为你境界高便可肆无忌惮。此地终归还是我药王宗的圣地,更是有着诸多的顶级强者做阵。

届于以你这区区星海境的修为,想要逃命恐怕都将会成为奢望!”

“嘿嘿嘿……”

光影老者闻言先是冷笑两声,而后再次看向宫装美妇等人森冷开口道:“若是在万载岁月之前,你说这话倒老夫倒也是只能认同。只不过时过境迁,如今你药王宗已然都是成为了残魂野鬼般的存在,又能奈老夫如何呀?”

“你!”

宫装美妇有心反驳,但却是被这光影老者一翻话语噎的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秀目圆睁怒视着对方。

而面对着宫装美妇的怒视,那光影老者却是浑不在意。他低头看向下方的岳松,沉声开口道:“尘归尘,土归土,松儿点灭魂香,送他们归虚吧!”

“是!”

下方的岳松闻言轻应一声,旋即抬手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便是有着一支一尺多长、小拇指粗细的黑色竹香出现在了其掌心之中。

竹香入手,他只是劲力微吐便是将其点燃了起来。而随着这竹香的燃烧,顿时便是有着一股浓郁的香气自其上散发了开来。

那香气一出,立刻便是疾速扩散,只是短短数息便是将此处洞穴尽数笼罩其内。

而就在那香气弥散开来之际,宫装美妇三人以及药神灵光之内的药奴子与霍顿皆是大惊失色,纷纷尖叫着四散躲避。

可奈何那香气扩散的速度实在太快,无论几人如何闪避却也终是无法真正逃脱。先后在那香气包裹之下化做点点灵光消散开来!

杨宇身在那药神灵光之内,将这骇人的一幕尽数的看在眼中,纵是先前早有猜测也是不觉有些头皮发麻。

通过诸多以迹象,他早就猜测这药王宗之人并非真正存在。毕竟若真的有这样一个上古宗门经历万千岁月流传下来,那也是太过的有悖常理。

因此,对于宫装美妇等人的消亡他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但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岳松竟然也不是药王宗之人,并且还和那方无痕一样乃是一名魔修!

对于一同进入药王冢的南炎修士,他大体上也是有着一些了解。可无论他如何回想,也是无法找到关于这岳松的丁点印象。

除了这岳松的神秘身份之外,对于他搬来的这位光影老者他也是极为的头疼。

那老者一看便知也并非真身存在,只不过是一尊投影分身而已。可饶是如此,对方那星海境的强横修为却也是真实存在。

而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分身,既便是杨宇手段众多,但在这犹如天堑一般的差距面前也都是显得无比的苍白。

在灭掉了一众药王宗残魂幻化之人后,那光影老者也是将目光落到了杨宇与药神遗骸之外。

“没想到还有一个活的!不过这样也好,倒省得老夫一会儿再去抓了!”老者淡漠的扫了杨宇一眼,轻声开口。那般神色好像巨人俯视蝼蚁一般,丝毫没有将杨宇放在眼中。

对于这种无视,杨宇虽然觉得很是不爽,但却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弱者那卑微的自尊根本就是一钱不值!

不过,他虽然无奈,但却也并未完全的放弃希望。因为只有他才知晓,此地可还是有着一位极为恐怖的神秘强者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