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算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在宫装美妇三人的全力催动之下,药神遗骸的灵光催化工作终于是顺利完成。而这也就意味着杨宇四人的药神灵光灌体也将要正式开始!

在接到宫装美妇的命令之后,杨宇四人皆是没有半点的迟疑,纷纷长身而起向着那绿色光团走了过去。

杨宇虽然是大比第一,但素来谨慎的他却是并未走在最先,而是有意无竟的落后了三人半步。

而对于杨宇这种过分的小心,另外三人却是纷纷露出了一抹略显鄙夷的神色。

他们在药王宗多年,对于这药神灵光灌体的了解自是要比之杨宇这个初来乍到的外人要多的多。

因此,他们对于这药王宗所有弟子都是眼红的大机缘也是更加的期待,丝毫没有杨宇的小心,迈步就欲进入到那团翠绿的灵力光团之内。

但世事无常,这历来被药王宗弟子们奉若天大造化的药神灵光此次却是和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嘭、嘭、嘭!”

随着三人与那团翠绿的药神灵光亲密接融,三声沉闷的撞击声便是传荡开来。

与此同时,岳松、药奴子、霍顿三人的身子更是如破麻袋一般被远远的震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

“混蛋!”

在下一瞬,被震飞的岳松三人立刻自地上一跃而起,纷纷传出了一声不甘的低吼。

不过,虽说极为的不解与不甘,但这三人却是并未立刻返回,而是目露异芒的再次看向了那团绿光与呆立在光团之外仅仅半步之遥的杨宇。

对于这突发的状况,宫装美妇三人也是面露疑色,纷纷抬头看了一眼那错愕的岳松等人之后,继而也是看向了那绿色光团与之前的杨宇。

对于岳松三人的意外,杨宇也同样是吃惊非小。对于这药神灵光的了解他虽不及前者三人那般祥细,但也是略知一二。可如今日这般怪异的事情他却是从未听人提起过。

杨宇并未如岳松等人那般冒然的直接的进入,相反的他更是小心的退开了一些,而后转头看向其他几人。

但当他在见到众人此刻都是以奇怪的目光看向了自己之时,他却是不由得暗自苦笑了一声。

很明显,由于之前自己的小心,并未和岳松三人共同进退,此刻的他显然是成为了造成此次变故的最大嫌疑人!

不过,对此杨宇也是相当的无奈,他只是一惯性的谨慎,压根就没有看出这药神灵光的异常。至于出手干扰他更是没有这个能耐与必要。

可如今再说这些显然是无人会信。因此,看着宫装美妇三老目中的疑惑,与岳松三人眸子中的愤怒,杨宇只得是轻叹一声,再次转身重新向着那药神灵光走去。

几步便是来到了灵光之前,但他却是并未冒然进入,而是抬手探出了一根手指缓缓的向前试探。

随着杨宇小心的试探,其余六人也是紧张的注视着。只不过令得众人都是瞳孔微缩的是,杨宇的那根手指竟是毫无阻碍了探入了灵光之内!

感受着自手指上传来的阵阵酥麻之感,杨宇的眉头也是不由微微一皱。

这种感觉甚为的奇异,它犹如一股清流一般丝丝缕缕的透过自己手指上的皮肉渗透到经脉骨骼之中,只是片刻便是绕着自己的身子循环一周。

而在这清流的循环之下,他竟是隐隐有种异样的舒爽,好似自己的血肉都是被滋润了一般。

“这就是药神灵光灌体么?怎么和旁人说的不太一样?不是应该相当痛苦才对吗?”感受着那份舒爽,杨宇内心之中却是更加的疑惑。

只不过,他的这份疑惑只是持续了极短的时间,下一刻他便是身子猛然的一振。

因为,就在他迟疑的这片刻时间,之前被还一片舒爽的血肉却是好像被突然被点燃了一般,剧烈的燃烧起来!

然而,面对着这突然的变化,杨宇却是不惊反喜。因为据他了解,如此这般的感受方才是药神灵光灌体真正的感觉。

感受着体内血肉燃烧的感觉,杨宇心中再无疑虑,竟是轻笑一声毅然的迈步进入了那药神灵光之内!

“什,什么,进去啦!”

“哼,走运的小子!”

“他奶奶的,竟然是虚惊一场!”

眼见杨宇进入了那药神灵光之中,岳松三人目光亦是不由一亮。旋即身形闪动之下再次向着那光团暴冲而去。

“嘭嘭嘭!”

然而令得三人大为光火的是,他们这一次的冲击竟是再一次的被阻挡了下来!

且由于这一次的冲击较于上一次更为的迅猛,所以这一次药神灵光的反弹之力也是更为的强烈。三人直接被弹飞出了数十丈开外方才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

“这他奶奶的是什么情况?”三人之中霍顿脾气最为的火爆,还未起身便是破口大骂起来。

与霍顿的火爆相比,岳松与药奴子倒还算沉稳。只不过,此刻二人的面色也已是难看到了极点。

“药兄,此事古怪!没理由只有那小子可以进去,而咱们却是屡屡被阻。这其中恐怕是有人动了手脚啊!”岳松目光晦涩的扫了一眼那远处的药神灵光,悄悄的向着药奴子传音道。

药奴子闻言目中精芒微不可察的一闪,继而也是传音道:“你是怀疑那小子暗中做了手脚?这恐怕不大可能吧!

毕竟这里可还有着大长老等三位前辈在场,这小小的杨宇恐怕还没有这份能耐吧!”

“药兄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莫非忘了这杨宇在宗门大比中一路走来的经过了?”

“你是说有人暗中帮这小子?”药奴子本就是心思细腻之人,如今只是被岳松稍稍一点立刻便是品出了其中的味道。

“不错!这小子虽然资质不凡,可毕竟只是一个刚入行的菜鸟。若非是有人暗中帮忙,又岂会走到今日的地步!”

“是了,岳兄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呐!且不提他在识药中的表现,单只是最后这两场比试的事情就极为的耐人寻味呀!”

“那药兄打算如何?难不成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小子独享这天大的造化不成!”

“他想得美!既便是拼得一些代价,也不能认他吃这独食!”药奴子也是被岳松挑动的心头火起,但他毕竟不是莽撞之人,自是不会在三位长老的观注下明日张胆的胡作非为。

然而,他不敢不代表别人也不敢。而在其身旁便恰巧是有着这样一个性子粗暴的火药桶。

药奴子似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身旁正然气乎乎的看着那药神灵光发愣的霍顿,而后轻声自语道:“真是他妈的晦气,看来此次的药神灵光灌体是注定与我等无缘了。

只是白白便宜了这个小子,实在是让人心中不爽啊!”

药奴子此言似是自语,可明白人一听便知是说给霍顿听的。只是旁人明白,可这霍顿本就性子急燥,如今又正在气头上自是没能分辨的太过清楚。

“他奶奶的!老子还真就不信邪了!”霍顿虽然性子火暴,但却是并非蠢人,不然也不会修炼到如此成就。

因此,他虽心中有意,但嘴上却并未真正表露,毕竟不是还有三位长老在场监督么。

心中有气,霍顿这次出手自然也是毫无保留。只见他周身上下法力流转,犹如一头人形凶兽般径直的向着那药神灵光冲了过去!

霍顿本就生的高大魁梧,如今又是放开了固丹境后期的全部修为,这一冲之下气势一时无两。

对于他这一冲,宫装美妇三人见状亦是不由眉头微皱,有心出手阻拦。

但今日之事太过的奇怪,饶是她们也是没有遇到过。因此,出手之际不免也是有此犹豫。可就是这稍一犹豫,霍顿便已然是疾冲到了那药神灵光之前。

只不过,下一瞬间众人的瞳孔却是不由得猛然扩大。因为接下来众人便是愕然的发现,在那一撞之下,并未有任何声响发出。而霍顿的整个身子竟是就那般轻易的穿过了光幕,冲了进去!

“这,这他娘的什么情况!”

面对着这出人意料的一幕,既便是以药奴子这般沉稳的心性也是不由得暴出了一句粗口。

被这突发的状况惊到的远不止外面的五人,甚至于就连霍顿自己也是有些懵门儿。以至于由于用力过猛,竟是一时无法及时的收住去势,径直的冲向了洞壁的方向!

“嘭!”

“啊!”

这一撞倾尽了霍顿一身的修为之力,撞击力度之大哪怕前方是一座山峰,也会被他撞出一个窟窿。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在这一撞之下,霍顿只感觉自己好似撞上了一头史前凶兽一般,不但未能将对方撞开,反而倒是将自己撞的天悬地转、脑海欲裂,险此将自己这条老命给搭在了此处!

“可他奶奶的撞死老子了!这倒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竟然这般的……”

足足缓了数息之后,霍顿方才清醒了一些。他抬手缓缓的揉着依旧还有些发晕的脑袋,透过绿色光雾凝神向前望去。

“啊!”

然而,不看还好一些,可这一望之下,眼前的一幕险些将向来胆大的霍顿吓个半死!

在其面前不远之外,一尊浑身上下萦绕着绿色的光点的干枯尸骸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却正是药神遗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