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决赛首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随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冰晶巨蟒与青风巨鹰猛烈的撞击在了一处,顿时碎裂的冰晶与断落的翎羽四散激射开来。

而那半空中的二兽也是被狂暴的能景冲击的退飞而回,原本威武雄壮的躯体也都是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虽然受创严重,但两者的凶焰却是丝毫未减,俱是昂首发出一声尖厉的嘶鸣,旋即又是猛的冲击向一处。

“轰、轰轰……”

又是数次狂猛的冲击在半空中接连发生,碎冰断羽漫天飞射,场面极具震撼。

接连数次狂猛的冲撞之后,无论是青风鹰还是冰晶巨蟒都是遍体鳞伤,终是再难维持原本的形态,双双化做天地灵力重新归于天地之间。

“哼!”

丛寒衣见自己的冰晶巨蟒一击未能见功,不由冷哼一声。

印法一变,一团白雾便是凭空出现,以惊人的速度飞快的将周遭的水灵之力吸附凝结。

只是三息时间,一只肋生双翼的剑齿猛虎便是化形而出,顿时一股滔天的凶狂之气也是随之蔓延开来。

“冰兽诀之冰翼神虎!”

冰翼神虎巨大的虎口一张,仰天一声震天的怒吼,惊得人心胆皆寒。

随后一对晶莹剔透的巨大冰翼在空中猛的一扇,顿时令空中本就混乱的天地灵力更加的乱成一团。而它自身则是借着这股强大的反推之力如一座小型的冰山般狠狠的撞向杨宇的方向。

然而,就在凶猛的冰翼神虎扑杀过来之际,一阵炙烈的火焰辶力却是凭空出现,使受冰翼神虎寒气所导致的极低的气温都是急剧的上升了不少。

“烈焰狂龙!”

面对着凶狂的冰翼神虎,杨宇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印法变幻间施展出了火属性的烈焰狂龙来对抗。

“轰——”

一冰一火,一虎一龙如两块陨星般带着狂暴无匹的冰寒与炙烈焰力撞击在了一处,爆发出轰天巨响的同时,白色的水雾也猛的爆发,迅速的向四外散溢开来。

冰与火天生就是属性相互克制,谁强谁弱但看施为者的法力雄厚程度。

如今,杨宇与丛寒衣二人同是处于凝露境巅峰,所造成的威势自是非同小可,但想要迅速压倒对方却也不是轻易之事。

丛寒衣眼见自己的冰翼神虎被对方的火焰巨龙缠住,一时无法见功,心中不免暗暗着急。

他原来虽然并未看轻对方,却也并未太过在意。只道杨宇与马克能够击败潘越等三名老牌强者双双入围决赛,必然是那三人相互之间竞争太过激烈,从而使杨、马二人从旁获利,才侥幸获得了入围决赛的资格。

可如今一交上手,他方才明白对方的难缠,暗叹能够入围决赛之人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看来不费些力气还真的难以取胜了呢!”丛寒衣心中暗忖,悄悄运转体内的冰寒之力,一丝丝微不可察的波动自其体内散溢而出,悄然无声的向着周围飘逸散开。

杨宇正然全神贯注的看着半空中的龙争虎斗,神识却是突然莫名的一颤,一股莫大的危机感油然而生。

“不好!”

不及细想,杨宇便欲快速遁离此地。

然而这还是晚了一步。

他只觉周围的空间好似瞬间被冻结了一般,将他牢牢的封在了其中,一动不能。

杨宇面色顿时一僵,一股极寒之力转瞬便是传遍全身,好似欲将其神魂都冻结一般。

其身体之上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坚冰,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内。远远望去,好似一块巨大的水晶相似。

“嘿嘿嘿……”

对面传来丛寒衣阴冷的笑声。看着杨宇被他暗算封在厚厚的坚冰之内,他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边笑边缓步向被封住的杨宇走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你的境界与实力确实不错,但你的战斗经验还是太嫩了点!”

从寒衣眼中尽是得意之色,老气横秋的对一动也不能动的杨宇道:“看在同门的情谊之上,我好心告戒你一句,不要以为侥幸进入了决赛就忘乎所以,这决赛间的较量不是你这个新人可以参与的,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丛寒衣边说边走,话音落罢人已是来到了杨宇近前。只见他慢慢抬起了一只泛着晶莹白霜的右掌,就欲向封在冰内的杨宇重重击落!

然而就在此时,他不经意的看到冰封在厚厚坚冰之内的杨宇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极为怪异的笑意,这使他不禁心神莫名的一动,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被他选择性的乎视掉。因为他相信,在自己精心布置的极阴玄冰的封印之下,即便是知微境中期的强者也极难挣脱,更何况是只有凝露境巅峰的杨宇了。

但世事往往出人意料,这次更是程度极大!

就在丛寒衣高举的手掌就要落下之际,那封住对手坚逾铁石的极阴玄冰却是突兀的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纹,尤如蛛网一般。

丛寒衣见状立时惊骇到了极点,但还未等他醒过神来釆取对应措失,那布满细密裂纹的极阴玄冰便是轰然炸碎开来!

大大小小的冰块如一块块水晶般四散飞射,在阳光的映照下折射出各色艳丽绝伦的光线,场景美轮美奂、令人迷醉。

但作为这些“水晶”的缔造者丛寒衣却是没有心情更没有机会去欣赏这一美景。

因为此时一只白皙的手掌正牢牢的掐住了他的哽嗓,只要他稍有异动,便会毫不犹豫的掐断他的喉咙。

“你败了。”

杨宇一手制住丛寒衣,但却并未显现出任何情绪波动,只是神色淡然的道。

“败了?败了!可,可是怎么可能?!你,你怎么可能突破我的极阴玄冰!”丛寒衣眼中满是惊愕与不可置信之色,结结巴巴的道。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杨宇缓缓撤回了捏住丛寒衣咽喉的手掌,神色淡漠的道:“之所以你不能理解,只是因为你太过高估了你自己,同时也太过低估了你的对手。”

丛寒衣闻言目中现出思索之色,半晌之后却是猛的身形一振,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目中闪过一丝骇然之色,死死的看向杨宇道:“不错,我的确是小看了你!我早就应该明白,一个能击败潘越的人,又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极阴玄冰困住?难道这一切都早在你的算计之内,都是你故意为之?”

杨宇并未正面回答丛寒衣的问话,只是别有意味的看了后者一眼,淡淡的道:“你若不服,再战便是。”

“再战?不必了。”

丛寒衣闻言苦笑一声,神色稍显落寞:“败便是败了,任何理由都是多余的。”

言间顿了顿,调节了下心绪才继续说道:“不过,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丛某一定会再行领教!”

杨宇见丛寒衣能够如此坦然的面对失败,心中也是暗赞此人心性坚韧。于是微微一笑道:“随时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