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上仙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一条阴森恐怖的鬼路上,一只厉鬼锁带着一道魂体正驾着黑风在急急地赶路。

这一人一鬼正是由杂疑司出来的杨宇与报信的小鬼。

一人一鬼一路疾行,不敢怠慢丝毫,约莫两个时辰左右,方才出离了地府大殿。

二人出了地府大殿,并未止步,而是继续一路向前疾飞。又飞了大约有一盏茶时间,却是来到一处十字路口。

一条平坦的大路与一条崎岖的小路交叉而过。大路之上人头攒动,一只只鬼吏押着一队队面无表惰灵魂,沿着大路熙熙攘攘的向着同一个方向行进。

路口之处矗立着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之上雕刻着三个气势磅礴的大字“往生路”。想来这条路便是通向鬼魂转生之地了。

二人穿过人流,并未走大路,而是沿着小路继续前行,足足又飞了一个时辰方才落在一处院落之外。

杨宇抬头观看此处院落,只见这小院不是很大,却修建的很是别致。虽然坐落在这昏暗阴冷的阴司之地却是并不显得鬼气森森,相反却是不知何故呈现出了一股难言的祥和之气。令人望之心神宁静的同时,更是不由自主们生出一种想要顶礼摩拜的感觉。

小鬼押着杨宇来到院门前,略作犹豫后,轻轻地叩打了几下门环,然后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外等待。

少顷一个威严的声音自院内传出:“何事?”

小鬼闻言忙高声答道:“回禀司徒上仙,您要的人已然带到了!”

“嗯,很好,带进来吧!”

那人话音方落,便听“吱呀”一声,院门竟是自行向着两边打了开来。

见院门已然开启,小鬼不敢怠慢,连忙押着杨宇,毕恭毕敬的走进院中。

来至院中杨宇环目四顾,只见小院儿有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一间,青石板的地面,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小鬼带着杨宇径直来到正房门前,轻轻推开房门,顿时一阵沁人心脾的香火之气扑面而来,杨宇闻了不觉精神一震。

进入屋后,杨宇抽空四下查看,只见屋内摆设简单却不失雅致,正前方一张供桌之上摆放着一只青铜香炉和两盏青铜烛台。烛台之上各自点着一支粗如儿臂的蜡烛,烛光晃动,映的屋内亮如白昼。

两盏烛台之间,是一只青铜香炉,香炉之内正燃烧着三只不知何种香料制成的纤细贡香。贡香已然燃烧过半,其上香烟袅袅,香气弥漫,那令人心旷神怡的香味儿正是由此而来。

在供桌之前的蒲团上,背对二人盘坐着一名道士。道士似是感应到了二人的举动,但却并未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的道:“拿来!”

小鬼先是一怔,随后会意。连忙从怀中掏出了那从司丞那里得来的黑色的石牌,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恭恭敬敬向举过头顶。

那盘坐的道士依旧是没有回头看上一眼,甚至都没见他有任何仍举动,那石牌便竟自脱离了小鬼的手掌,徐徐升空后,慢悠悠地向道士飞去。

小鬼见状,面上恭敬之色更浓,收回双乎之后继的站在一旁,不敢多加言语。

道士轻抬右手,接住了飞将过来的黑色石牌,微睁双目,仔细的观看之后,随竟的将石牌收入怀中,淡淡的道:“人留下,你自去吧!”

小鬼闻言连声应“是”,诺诺的退出屋外,并轻轻的带好房门,才如释重负的转身架风离去。

杨宇静观小鬼离去,见道士并未有任何举动,也未贸然行事,只是立在一旁静观其变。

道士静坐蒲团之上,一动不动,并未理会杨宇,只是双目微闭,默诵经文。

小屋之内一时间竟是鸦雀无声,只是偶尔烛火轻跳,发出一两声“啪啪”之声。

如此过了许久,道士许是诵经完毕,向上郑重的施了一礼之后,方才站起身形。而后回头轻轻地扫了杨宇一眼,淡淡的道:“走吧!”

杨羽闻言一愣,暗叹此道人果真奇怪!

这是一名青年道士,生得面白无须,眉清目秀。虽然长相年轻,但却不失稳重,给人一种得道高人的感觉。

杨宇对青年道士抱拳一礼道:“敢问仙长,此去何往?”

“无需多问,去了便知!”青年道士惜字如金,并未与杨宇详细叙说。只具如应付般的冷冷地答道。

杨宇见青年道士不愿多说,也就不便再问,只得跟着青年道士来到院内。

青年道士来到院内,右手不知在何处一抹,掌心之中竟然多了一条寸许长的小木船。

小木船乃是由整块木料雕刻而成,质地极其坚硬,小巧而精致。更有一股难明的威压自其上散发而出,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起!”

青年道士手托木船,口中念念有词的同时,手臂猛的用力向上一甩,那小木船便顺势升入空中。

小木船被抛飞之后,在空中越升越高,当升到二十几丈之时,竟然轰的一声化作了一丈多长,而后才一动不动的悬停在了那里。

青年道士见木船停稳,也不顾杨宇有何反应,便一把抓住杨宇腰间大带,双足足尖在地面轻轻一点,带着他飘飘忽忽的升上了高空。

二人上升之势似缓实帅,只是数息便是升到了距离地面二十余丈,而后横移之下稳稳的降落在了木船之上。

杨宇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心中暗叹青年道士的法术高超,好不羡慕。

青年道士随手将杨宇丟在船尾,信手一挥为他撑开一个光罩,冷声道:“坐好,抓牢!”

杨宇也未答言,但却顺从后盘膝坐好,一边平定内心的震惊,一边双手紧紧的扣住了船舷。

青年道士见杨宇坐定,回身来到船头站好,双手掐诀,口中念动咒语,然后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如剑向前一指,口中一声道喝:“行!”

言出法随,青年道士“行”字方一出口,杨宇便是感觉身下的木船轻微的一颤,随后便如一道闪电般急冲而出。

木船速度极快,且越飞越高,直至离地足有千丈时才不再攀升,而是如光似电般的径直向着前方飞去。

由于船速太快,四周景物一闪而过,看不真切,只是听到耳畔尖利的风声呼啸不停。

坐在船尾的杨宇不禁心中暗暗称奇。杨宇自负体质强壮,如今却不得不心中自嘲道:“若无此光罩护体,恐怕就只是带起的这罡风便可把我撕成碎片吧!”

木船一路飞驰,小半日后离开了阴司地界。一轮火红的大日普照万物,为世间带来了无限生机。

杨宇重见天日,心情不禁好了一些。但也暗自奇怪,自己如今乃是灵魂之体,怎的出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却是全无一丝异样?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是释然。想必是那青年道士为他施加的这防护光罩起了不小的作用吧!

青年道士性格冷漠的出奇,一路之上,几乎从未开口,大多时候都只是静立船头,目视远方,呆呆的发愣。

杨宇也不是喜欢多话之人,更因为枉死之后,际遇离奇、前路迷茫,更是不想多说,只是在心中暗自胡思乱想。

如此二人,一个站在船头,一个坐在船尾,相互之间更是极少言语。如此一来,运木船上的气氛则是显得格外的清冷。

木船风驰电掣,瞬息万里。如此一连飞行了两日之后,已然是飞离了大陆的尽头,来到一片汪洋的大海之上。

海面之上波涛汹涌,风大浪高,碧蓝的海水与天相连,无边无际,浩瀚无垠。

海面之上不时有成群的海兽追逐嬉戏,也偶有如岛屿般大的巨鲸喷吐海水,各种海鸟或高飞翱翔或猛冲入海……景象光怪陆离,千奇百怪,与之陆地相比却又是另外一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