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原来你们是……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们是在跟我说话吗?”

声音传开,山顶上便是一静!

众人面面相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嘴角抽动,愤怒不已。

一个冲阳境中期的喽罗,在他们五个准玄境强者面前竟敢如此傲慢?

这特么不是活腻歪了就是脑子有毛病啊!

“小子你够狂的啊!”

“装什么蒜,这里又没别人,不是说你还能说谁?”

“小子,我数三声你赶紧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二……”眼看对方仍然无动于衷,红袍武者眼角抽动,咬牙吐出了最后一个字,“三!”

然而,姜天依旧还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一下五个红袍武者彻底被激怒,一个个脸色阴沉,杀机涌动。

“小子,你这是自找难看!”

左边的红袍武者脚步一动就要出手,不过姜天却冷冷一笑,蓦然开口。

“你刚才说的是……”姜天眉梢一挑,欲言又止,神色十分古怪。

红袍武者疑惑地看着姜天,还以为他耳朵真有毛病,不由眉头一皱。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却听到了让他彻底暴怒的声音。

“你刚才说的……是人话吗?”

山顶上一阵死寂!

前面的红袍武者眼角抽动,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后面的四个红袍武者同样嘴角猛chou,用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姜天。

这个修为浅薄的冲阳境中期的小辈,竟然辱骂他们这些准玄境强者,这特么不是脑袋有毛病吧?

“哼!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今天我特么算是长见识了,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猖狂无边的蠢货!”

瞬间的怔愣之后,前面的红袍武者怒极而笑,脸色变得铁青无比,杀机密布!

“该死!这小子太他娘的猖狂了!”

“小子,现在你就算下跪磕头也没用了!”

“狂妄的喽罗,今天你死定了!”

相比前面那个红袍武者,后面的四人显然更加愤怒,他们的脸色全都阴沉下来,一道道充满杀意的冰冷目光死死罩定姜天,小山顶上温度骤降,仿佛寒冬提前来临!

面对一道道冰寒目光和众人杀气腾腾的厉声喝斥,姜天却是冷冷一笑,神色显得极其不屑。

他缓缓摇头,一脸感叹之色。

“是啊,这世上总有一些自以为了不起,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姜天淡定地扫视着对方,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紧张的样子,让这些红袍弟子越发暴怒。

“该死的喽罗,你马上就要倒霉了!”

“胆敢辱骂我们天罗宗的人,你必须要付出惨烈代价!”

对面几人厉声暴喝,周身气息疯狂涌动,已然按捺不住出手的冲动。

“汤虎,你他娘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出手给教训这个喽罗?”

领头的红袍武者已然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脸色一沉,狠狠怒骂起来。

前面的红袍武者汤虎闻言狞色一闪,重重点头,再次望向姜天,双目之中杀机暴涨,充满了必杀的意志,仿佛在他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冲阳境武者,而是一个死人那般。

不过听到他们话之后,姜天却是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道犀利的锋芒!

“原来你们是天罗宗的武者!”

汤虎闻言面色更加狰狞:“哼!现在知道,已然晚了!”

轰!

话声未落,汤虎身形一晃蓦然出手,周身气息狂荡而起,准玄境的气息彻底绽放开来。

轰隆隆的闷响声在小山顶上骤然荡开,卷起层层波动,伴着怒喝之声一道赤红色的巨大掌印骤然成形,携着狂暴的威压轰然拍下,目标直指姜天!

“晚了?哼,对你们来说,的确有些晚了!”

姜天脸色一沉,也不见如何出手,径直踏前一步,周身紫光疯狂闪动,强横威压骤然轰出,朝着不可一世的汤虎席卷而去。

刚才他还觉得这几身红衣有些眼熟,没想到这会儿功夫对方就自报家门了。

如果对方不是天罗宗武者倒还好些,一提天罗宗他反而更加来火。

当初他初到沧澜国投师,就在天罗宗山门前惹了一肚子火气,早就对天罗宗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

天罗宗的人不仅嚣张无礼,更是曾传讯金元宗,联手把他拒之门外,这件事情他可没忘记。

如今这些天罗宗弟子又如此嚣张霸道,在他原本的坏印象上又抹上了浓浓的一笔,面对这种情形,他当然不会手软。

“小子,这都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们心狠手……啊!”

轰隆隆!

伴着一声沉闷的轰鸣,汤虎脸色大变,怒喝声音戛然而止,身躯剧震惨叫着吐血倒飞而出,跌落到小山下方生死不知。

“天罗宗的人又怎样,就凭你们这点修为也敢如此猖狂,我看你们才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

姜天手都未动便震飞汤虎,而且在场之人全都已经看出,这一个照面下来,汤虎已然身受重伤,这一下掉到小山下边搞不好已经摔了个半死,情况着实不妙。

“该死!”

“这小子使诈!”

“俞庆,你下去救汤虎,这个人交给我了!”

领头的红袍武者显然也是经历过许多场面,一看情况不妙,迅速压下心底的震惊,指挥众人展开反击。

“好!此人有些古怪,乌师兄多加小心,我马上就回!”

俞庆身形一晃应声向小山下方掠去,同时提醒领头的乌桂小心姜天。

经过刚才的一幕,他们不敢再小看姜天,但并不认为他是真的战力超群,而是觉得他可能隐藏了实力,故意示弱,诱使众人上当。

“小子,你特么够阴的!”

乌桂脸色阴沉无比,一双眸子里闪烁着迫人的寒光,眉宇间更是仿佛笼罩着一团阴云,周身气息隆隆而起,散发出准玄境的强大威压。

目睹汤虎被一举震飞,他很清楚,姜天的修为绝对不比他们差多少,双方的实力甚至很可能在一个水平线上。

不过他自恃资质过人,修为出众,并不惧怕。

理会何况,他们还有四人之多,真逼急了就一起出手,难道还打不起一个同阶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