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0章 怨念四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只凭剑狂一句话,他们并不会轻易低头,铜殿弟子胆敢击杀金殿天才,这绝对不能忍受。

“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必须从长计议……”严恒摇头一叹,强行压下了众人的杀意。

不远处的另一座大殿之中,愤怒的咆哮声回荡不休。

“该死!真该死!姜天的运气怎么会这么好?”

回想着剑魂谷前的一幕幕,凌九元脸色阴沉,眉宇间饱含杀意。

眼看就要杀掉姜天,没想到异变横生,斜刺里跑出个强悍老者将他的谋划彻底搅乱,姜天的运气,未免太好了些!

在剑魂谷的时候,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老者的身份,只是一直装傻充愣没有说破。

他来到灵剑学院的时候,剑狂早已隐退多时,所以他并没有见过对方,只是曾经听过他的名头而已。

回想着当时的一幕幕,他已经确定无疑,那个老者就是当年威震一时的剑狂。

因为这个原因,他无法再公然对付姜天,但他并不会就此作罢。

小小的铜殿弟子也敢骑到他的脖子上拉屎,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容忍,哪怕他是剑狂的记名弟子也不行!

但是刚刚经历了剑魂谷风波,短时间内他肯定是不好动手了,万一触怒了剑狂,后果会让他无法承受。

“姜天,不要以为有剑狂撑腰老夫就万事大吉了,老夫不会放过你的!”凌九元目光阴沉,神色冷厉。

剑魂谷的挫败已经成为过去,又一个阴毒的计策在他的脑子里开始酝酿生成。

……

姜天在剑魂谷历练中的表现,让同行的金殿弟子大为艳羡,随之而来的便是嫉妒和愤恨。

进入剑魂谷之前,他们本以为在货真价实的金殿天才面前,姜天就要褪去传言中的神秘光环,彻底露出乡巴佬的真面目,恢复铜殿喽罗的本质。

许多人甚至等着要看他的笑话了,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姜天不仅没有默然失色,甚至表现越发强势。

在历练过程中,他不仅力压金殿四大天才,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在面对凌九元的打压之时,更是展现出惊人的防御能力。

这实在让同行的金殿弟子感到震撼和不可思议!

最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杀了罗威和杜航之后,姜天非但没有被惩罚,甚至还得到学院宗老剑狂的垂青,成了他的记名弟子。

这实在让众人无法理解!

剑狂是何等人物?在他面前,灵剑学院的院主萧云峰恐怕也要毕恭毕敬,谦卑有加。

成为他的记名弟子,名义上几乎拥有了等同于院主的辈分,这实在是太过分了!

仿佛所有的好运都集中到了姜天一个人的身上,其他人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甚至想分一杯羹都做不到。

他们怎么可能不嫉恨?

没有人知道,在剑魂谷之前姜天和剑狂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最后会是这个结果?

种种传言在副院之中迅速扩散,经过好事者添油加醋之后有些内容甚至变得十分离谱。

不过这也恰恰反应了众人的心情和感受,虽然离谱却也算不上是空穴来风。

有些消息甚至都传到了主院那边,让许多主院的弟子十分愕然,私下里纷纷打听姜天的来头。

这也使得金殿弟子对姜天的恶感变得空前强烈,许多人都信誓旦旦想要教训一下这个出尽风头的乡巴佬。

“姜天看来是个缩头乌龟,我去铜殿转了一圈儿,听说他回来之后就没露过面!”

“看来,想要教训他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行啊,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许多金殿老生“义愤填膺”,风风火火地寻找姜天的踪迹,却都纷纷落空。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这个时候姜天正和苏婉独处一室,闭关修炼呢。

不过,他们要是知道的话只怕会更加窝火,甚至有可能气得吐血。

苏婉虽然是铜殿老师,但在整个副院甚至是主院那边都享有极高的人气,是无数弟子心中仰慕的偶像!

她跟姜天独处一室,万一要是不小心发生点什么……嘿嘿嘿,到时候无数弟子岂不是要失魂落魄急红了眼啊?

眼下对姜天最为忌惮的,当然是同去剑魂谷历练的金殿弟子。

尤其是四大天才,在目睹姜天的强大实力之后,他们全都有了一种急迫感。

再想到姜天的便宜师父剑狂,他们就更加不安了。

从剑魂谷返回之后,众人便开始全力修炼,用功比往常更加刻苦。

叶无雪自不必说,她和姜天早就有“一年之约”,眼看着对方实力飙升,她的信心受到了很大冲击,回来之后立即投入到闭关之中。

不过,她身负七品中阶寒晶血脉,底气还是相当强大。

这种血脉与普通的七品中阶血脉不同,修行方面有独特的优势,要不然,背靠碧灵山庄的陈羽也不可能对她如此殷勤。

有血脉天赋这个倚仗,再加上金殿的资源支撑,她还是比姜天更有优势。

因为朱紫月的原因,白天硕也在疯狂修炼,唯恐真的被姜天抢去了风头。

他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战胜姜天就能得到朱紫月的垂青和爱慕,于是乎修行变得格外用功。

至于陈羽,他才是四大天才中最窝火的一个。

和姜天正面交手之后,他才发现对方的实力并不是想像中那么弱,反而十分扎手,碧波剑被夺更让他大感耻辱。

不过仔细想想,当时是在剑魂谷中,姜天能够招引剑意威压,无疑占了很大的便宜。

但在剑魂谷之外却不一样,没有剑意威压的辅助,姜天的实力自然就回归正常水准,那样的话陈羽也就不再吃亏。

“姜天,下次交手看你如何自保?”陈羽咬牙切齿,眼中的寒光仿佛能冰冻虚空。

“陈师兄,听说姜天在剑魂谷中大出风头,还被剑狂收为记名弟子,不知是真是假?”刁坤和几个金殿弟子来到陈羽住处,脸色都十分难看。

他们与姜天结怨已深,对方风头越盛,对他们来说就越是不妙。

陈羽脸色一沉,怒道:“怕什么?有我在他还能飞上天不成!”

“是是是,陈师兄说得是!”众人连忙拍起了马屁,点头如捣蒜。

刁坤摇头道:“陈师兄,难道咱们就眼睁睁看着他大出风头,实力越来越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