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4.第5330章 新发现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小朵陷入两难,求助的目光投向孙氏。

孙氏也是一脸无奈,“罢了,你就带她去吧,这孩子的性格跟你姐一个样儿,决计了要做的事,咱也拦不住。”

“耶,嘎婆英明,嘎婆太好了!”

骆宝宝激动得差点跳起来,搂住孙氏的脖子凑上来在孙氏脸上狠狠啵了一下,这才放开孙氏。

孙氏摸着自己的脸颊,高兴得一张脸都笑成了菊花,也看笑了屋里的其他人。

就这样,小朵带着骆宝宝出了屋子,喊了项胜男到外面去压低声说这事儿,于是,项胜男拿了老宅的钥匙,三人一块儿往老宅去了。

到了老宅门口,项胜男上前去开门,后面小朵牵着骆宝宝的手,压低声叮嘱她:“宝宝,待会进了屋子里你别乱跑,跟在我后面,等我们找到那条绳索烧掉就回去。”

骆宝宝点头,眼睛却四下乱转,一点都不怕。

门开了,三人进了堂屋里,外面有日头,里面依旧凉飕飕的,地上桌上随处可见丧事过后的痕迹。

小朵进了屋子头皮就开始发麻,但还是强撑着走在骆宝宝前面,手紧紧牵着骆宝宝的手。

骆宝宝却是坦然自诺,一点都不慌,跟在姨夫项胜男身后进了东屋。

“娘上吊的那团绳索应该就在那堆东西里面,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下。”项胜男道。

小朵点点头,眼看着项胜男进去,骆宝宝跟在后面也要进去,被小朵死死拉着。

“听话,跟小姨在这等。”小朵沉声道,表情无比严肃。

骆宝宝终究是小朵带大的,对小朵这是姨娘除了亲近,也有些敬畏,只得乖乖站在小朵身旁耐心等着。

项胜男在那一堆东西里翻找了好一阵,都没有找到,突然,他低呼了一声,触电似的把手抽了回来,往后跌坐在地。

面前的一大堆东西里,突然有东西在动。

“那是啥?”小朵惊得捂住了嘴。

项胜男回过神来,开始往后退,眼睛却死死盯着那还在缓缓蠕动的大袋子,脸色苍白,茫然摇头:“不晓得,方才我的手下去摸到一团软哒哒热乎乎的东西……”

“嘶……”小朵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刻,项胜男已经退到了小朵身旁,不敢过去。

两口子眼睛直勾勾盯着地上那团东西,不知该如何是好。

“实在不行就不找了吧?大不了过两天头七去烧香到时候一把火全烧了?”项胜男商量道。

虽然这屋子是娘生前住过的屋子,自己也是在这屋子里长大,从前一家人生活的画面历历在目。

可是,有句话说的好,在世为父母,死后为老虎。

再亲近的关系,一旦阴阳相隔,总有那么一些恐惧。

这种恐惧并不是恐惧他已逝的亲娘,而是恐惧那种感觉。

那种感觉看不见摸不着,却又真实存在,那便是死亡的感觉。

“成,那就不找了,咱先回去吧。”小朵立马松口,这里太冷了,冷得头皮发麻脚底打颤,她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两口子转身之际,却发现骆宝宝像个泥鳅一样滋溜一下就不见了。

“宝宝……”

小朵惊呼了一声,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瞬,便见骆宝宝出现在东屋里,先前项胜男翻找的那堆东西前面。

“宝宝,快过来!”小朵喊了一声。

项胜男也是一脸焦急,想进去拽她出来,一想到先前那软哒哒软乎乎的手感,他顿时丧失了勇气。

骆宝宝扭头看了他们两口子一眼,认真道:“来都来了,不探个究竟我睡不着觉。”

说罢,她伸出两根手指头捏住布袋子的一角,一把将布袋子掀翻。

里面的东西全都撒露出来,铺了一地,在一团绳索中间蜷缩着一团软哒哒红通通的小东西。

那窝小东西在蠕动,一只只红得几近透明,都能看到里面黑漆漆的内脏。

“哈,小姨,姨夫,你们快来看啊,是一窝小老鼠呢!”骆宝宝叫了声。

小朵怕老鼠,压根不敢过来看。

项胜男也只是探了个脖子远远瞅了一眼,“看到了,我去拿笤帚和簸箕来,把那窝玩意儿弄走。”

项胜男转身去堂屋门口拿笤帚去了,这边,骆宝宝蹲下身来,从那窝小老鼠边上捡起一条缠成了麻花辫的绳索,在手里耐心的撸顺。

小朵刚转过身来,便看到这一幕,惊得差点没瘫下去。

“宝宝快放下!”

小朵的声音都变了调儿,因为骆宝宝拿在手里撸顺的绳索,正是胜男娘上吊的那条!

看到这绳索,小朵仿佛就想到了胜男娘脖子底下那一圈紫红色的勒痕……

小朵惊骇的当口,只见骆宝宝把那团撸顺了的绳索照着头顶的屋樑甩了上去。

绳索如同一条灵动的蛇绕过屋樑垂下来,骆宝宝来到屋樑底下,两手分别拿着绳索的两端慢条斯理的打着结。

小朵再也忍不住了,硬着头皮冲进了屋子里一把拽住骆宝宝的手臂:“宝宝你这是咋啦?快走,跟我走!”

这孩子的行为太反常了,玩绳索就罢了,竟然还在重现上吊,该不会是被邪祟附身了吧?

小朵怕邪祟怕得要命,但若邪祟想要伤害她外甥女,她还是会拼命的!

项胜男拿着笤帚和簸箕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也吓傻了。

“还愣着做啥?快过来啊,这孩子要上吊!”小朵慌乱下朝项胜男吼。

项胜男回过神来赶紧丢掉手里的笤帚和簸箕冲过来,拽住骆宝宝的另一只手臂。

骆宝宝一直仰着头盯着上面的绳索出神,这会子被他们两个一左一右的拽住,不得不将视线收了回来。

“小姨,姨夫,你们别慌,我不是要上吊,我是在打量这绳索。”

听到骆宝宝吐字清晰,说话也很正常,不像邪祟附身,小朵方才冷静了一点。

“这绳索有啥好打量的?晦气,快些撒手跟我们回去!”

骆宝宝却没有撒手,而是朝那绳索的一端抬了抬下巴:“这绳索,有蹊跷。”

“啥蹊跷?”小朵下意识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