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疑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杨牧没想到还有更大意外。

叫马武生的特种兵,还有王亮全都被抓伤。

事情很突然,尸化的特种兵董玉山根本不知道自己腿部受伤。

这很正常。

一路奔袭与杨牧相遇,杀了很多丧尸。

他们曾穿越一片足足几百丧尸尸体的平地,或许就是那时有丧尸的指甲划到了董玉山。

董玉山性格开朗,在用餐室和大家说话聊天,听说王亮的姐姐,姐夫都死了,就好心拍他肩膀安慰。

就在这时尸化,丧尸病毒在几秒内传遍全身,指甲和牙齿分泌出传染物。

王亮被伤,看到董玉山忽然双眼苍白,吓得叫出来。

马武生刚好从监控室走出,急忙上前查看,也被董玉山袭击抓伤。

如今董玉山虽然被控制住,但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送行!”

相茹声音很轻很轻。

这两个字其实是军队首长创造的。

命令中说,如果身边有战友受伤尸化,就要把他击杀,这是军人最高的荣耀,也是为了保证其他人安全的必然手段。

可对于亲身经历的人们来说,真的不容易。

马武生脸色黝黑,一脸郑重。

他靠前一步走到董玉山身边,抬起枪,一枪爆头打碎了他的脑袋。

其他几个特种兵和相茹全都行军礼。

马武生抬起头看看他们,把身上的武器和之前分得的食物全都拿下来扔到他们脚边,之后笑着退到墙角。

“队长,亲手为我送行吧,嘿嘿,这两年跟你出入中东,我早就暗恋你了,却不敢表白,今天终于有勇气说出口,能死在你的手里,是我的幸福。”

“武生!”

相茹声音颤抖,眼中终于有了泪光,不过硬是坚强的没让泪珠滚落。

“不!我不要死!我不能死,我不!不要杀我!”

王亮有些不冷静,一边嘶吼,一边想要钻入休息室。

杨牧就挡在门口,抬脚将他踹翻在地。

“滚回去,再向前一步老子直接砍死你!”

看到杨牧凶狠的模样,王亮怕了,蜷缩回墙角,痛哭失声。

两个人都没有快速变成丧尸,成为了病毒携带者,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会尸变,这其实更可怕。

将董玉山的遗体先弄到一边,特种兵们把他身上的束缚解开,用衣服将他盖好。

相茹看着马武生,咬牙道:

“或许还有机会的……找东西把武生捆了,然后......然后或许还有机会的,弄不好就有奇迹发生。”

杨牧在这种场合没什么话语权,也不想去说多余的话,转身返回房中。

谷大森,宋仁急忙跟了进来。

气场跌入了冰谷,房间里没人说话,杨牧重新爬到上铺躺着,楚红胡蝶坐在下铺上,谷大森宋仁就只能坐在地上。

其实杨牧没太多感触,虽然他也为那当兵的惋惜,但这时想的却是其他方面。

一个死亡,两个成为感染者,无异于多出了三份食物,就可以让活下来的人多些食物吃。

所以事情都是有两面性的。

更为重要的是......

杨牧侧头看看依然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小妖。

现在那个特种兵死了,变成丧尸后死的,就等于小妖有了东西吃,只是相茹会允许自己打她战友的注意吗?

杨牧觉得自己的想法挺龌龊,于是不再胡思乱想,拿出雷心TX开了一局吃鸡。

两分钟后,郁闷的吼了一声,吓了房间中其他人一跳。

“奶奶的!刚捡个好枪就被干死了!”

听到杨牧的自言自语,四个人面面相觑,弄不懂杨牧的神经到底是长成了什么模样。

被困的时间过得挺慢,不过那是对别人来说。

杨牧基本上就是睡觉打游戏,东西也不怎么吃了,水倒是喝的勤快了许多。

四十八小时过去后,谷大森宋仁的食物已经吃没,小妖表现出饥饿的状态,杨牧不得不把她捆起来,以免她凶性爆发。

与此相比还有更不好的消息。

比如两个病毒携带者还没有尸化,相茹越来越希望他们可以撑过去,所以把食物给他们吃。

杨牧才不相信会有这种好运气降临,认定他们早晚尸变。

比如外面重新又派遣了军队。

这也算是朝令夕改了,不同的大领导过来都有一套不同的方案。

只可惜军队依然受挫,与丧尸作战虽然干掉了不少丧尸,但军人又有不少尸化的。

丧尸死后也会分泌出传染物,并且这些东西会失去对丧尸指甲与牙齿的附着力,四散流淌让隔离区变成真正的病毒区,丧尸病毒开始防不胜防。

于是隔离区再次不被允许进入,新的政策又出来。

杨牧看起来无所事事,却关注着这一切。

他还是睡觉打游戏,但眉头已经总会微微皱起。

从白天到了晚上六点,人们被困三天多了,末日已经差不多算是进入了第七天。

杨牧走出去看了一圈,特种兵都没什么精神。

他们食物少,吃的就少,但食物也已经吃光,进入饥饿状态。

杨牧出去时看到一个特种兵正趴在水龙头下咕咚咕咚喝水。

房间里有一股恶臭的味道,丧尸的尸体已经腐了。

对于这种状况杨牧有了更多忧虑,他退回房间,直接坐到地上,拿起水喝一口,就听谷大森正在和胡蝶说话。

“你的面包还有多少?”

“没。”

“巧克力呢?”

“有半块。”

“给我吧。”

“嗯。”

听到此处杨牧有些意外。

没想到胡蝶这样的女人到了这种时刻还能把食物分出去。

看来她对她自己的分析没错,终究不是个无情的人,她没有和谷大森提分手,可能也是觉得这种时刻提于心不忍。

电话忽然响起,是温思佳发来的视频。

杨牧接通,然后对着视频展露笑颜。

“我才知道,你和楚红被困绝地了?”

温思佳的声音如同往日一样平静,但杨牧还是感受到了她语气里的一丝不同。

担心自己吗?

好吧,如她所说,一条狗放在家里养两年,多少也会有些关心的。

“嗯,刚才跟楚红通话了?我还真有些嫉妒,你总是先想到她,对了……你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衣?老子当你老公两年,这点小事都不知道,是不是有点丢人?”

“杨牧!”

“怎么的?老子都被困绝境了,这点小事不能问问?”

“……黑色。”

杨牧哈哈大笑,没想到温思佳竟然跟自己妥协了,这可真是惊喜。

“别笑了,看来这两年你真是够假的,不知道原来是这种放浪的性格。”

“嘿嘿,还好还好。对了,你怎么想起来给我发视频。”

“没什么……只是想再强调下,希望你活着出来,还有……你不是说不会让我变成死了老公的寡妇吗?那就赶快出来把婚离了,现在民政局还在正常工作呢,再过几天……”

问思佳说道此处不言,杨牧哈哈大笑,道:

“行,你先去看看,离婚的人多不多,如果多的话就去拿个号子,免得排队。”

“你以为是去白鹭餐厅吃饭啊?还要拿号子!”

温思佳噘了噘嘴,之后嘴角上扬。

或许是觉得此刻不该笑,更不该对着杨牧笑,问思佳的表情变得不自然。

“没什么可说的了,挂了吧!”

“好……对了,你有没有透明的?”

“什么?”

“小裤裤,就是那种前后都透明的,边上是蕾丝。”

“……”

“有吗?”

“去死!”

温思佳挂了电话,两人各自在心里想。

温思佳——

“这人怎么敢这样跟自己聊天?在隔离区吃了豹子胆?”

杨牧——

“温思佳这种女人竟然对自己爆粗口?难道这两天有些内分泌不协调?”

无论怎样,与温思佳这番话聊的很开心,让杨牧一扫阴霾,重新鼓足勇气,相信自己能活下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混乱声起。

马武生或是王亮尸化了?

杨牧嗖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拿起斧子冲到外面看。

就见用餐室中心桌子上放着一具尸体,却不是丧尸病毒携带者马武生的,也不是王亮的。

“是谁!是谁杀了他!”

相茹有些声色俱厉,眼睛都血红了。

死的是战虎队员,叫方辰。

“我刚才一直看着监视屏幕,没注意,听到一声响也没去看。这几天实在太困了,过几分钟后我才侧头看向门口,方辰已死。”魏晓峰皱眉说道。

“我一直喝水,食物没了,站在水池边喝了好多水,我出监控室门时看到方辰靠在门上,似乎是站着睡着了。方辰死亡倒地时发出了一声响,我也没回头,就没第一时间发现。”之前杨牧看到在喝水的特种兵叫李胜东,这时一脸阴沉的说话,声音有些嘶哑。

“我就躺在监控室地上睡觉了,啥也不知道。”吴峰一脸懵逼,还没睡醒呢。

这时叶莲娜丽小声道:“我也睡觉呢,醒来后就看到他死了,脖子上有插着刀,流了一地血,是刚被杀死不久的,凶手一定就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相茹目光冰冷的扫过几个特种兵,又看向休息室门口站立的杨牧等人,缓缓道:

“杀方辰的手法犀利,一招毙命,并且没让他发出声音,说明动手的时候一定有力的捂住了他的嘴巴!凶器是方辰腰间的匕首。方辰靠在门上睡着了,凶手偷偷摸到他身边,拔出他的匕首直接穿透脖颈将他杀死,之后慢慢退去。方辰因为身体失去力量没有依靠住门而跌倒,发出了声响!到底是谁杀了他?站出来!说出原因!否则被我查出来,就马上杀死!绝不姑息养奸!”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一时间大家全都四下看,彼此疑惑,不知道谁是凶手,有些人心惶惶。

密室杀人案从来都是让人惊悚的。

杨牧依靠在门上,打了个哈气,脸上漏出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