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69章公器私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正文卷 第669章公器私用

“不用商量!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去福利院领养一个,所以我选择保大人!”陈天麟的话声刚刚落下,一脸痛苦的兰先生,马上就给出答复。

兰先生的决定让陈天麟感到非常意外,想到患者的病情,陈天麟一脸严谨地问道:“看的出来,你很爱你的妻子,既然这样,当初你为什么不阻止你的妻子,偏偏要等你妻子的病情加重后,再做出这个选择?”

当初兰先生得知妻子得了乳腺癌并怀孕的消息,让他感到非常纠结,最终考虑到妻子的身体健康,兰先生选择保大人,放弃孩子,后来因为他妻子坚持要生下孩子,再加上兰先生主观上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乳腺癌是所有癌症当中最轻的一种,他们可以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到医院治病,因为这种侥幸的心理,兰先生最终同意他妻子的建议,决定让妻子生下孩子。

面对陈天麟的质问,让兰先生感到后悔不已,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才过去六七个月的时间,妻子的病情竟然就变得那么严重,他看到陈天麟那一脸严肃的表情,连忙开口恳求道:“陈主任!我们原本是打算等孩子生了以后再治病,结果没想到我老婆的病,竟然会变得那么严重。”

“陈主任!我愿意放弃孩子,求求您,救救我老婆!救救我老婆!”

陈天麟刚才之所以会这么问,完全就是在考验兰先生,他见兰先生在大人和孩子之间,最终选择大人的时候,脸上那严谨的表情,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兰先生的选择,足以看出对方非常爱他的妻子,当初之所以会做出这种选择,应该是侥幸心理作祟。

想到这里,陈天麟开口说道:“如果你刚才选择孩子的话,我会按照你的选择,保证孩子平安出生,好在你没有为了传宗接代,放弃你的妻子,所以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保证,保证你的孩子和妻子都能够平平安安!”

兰先生听到陈天麟的回答,整个人顿时有种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感觉,欣喜若狂的向陈天麟确认道:“陈主任!您说的是真的吗?您真的能够同时保住大人和孩子?”

陈天麟听到兰先生的询问,感受到兰先生雀跃的心情,非常严谨地点了点头,回答道:“我是一名医生,我从来不会那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可惜的是你们当初因为侥幸心理作祟,没有第一时间选择将你妻子送到医院治疗,否则你妻子的病情也不会那么严重。”

陈天麟说到这里,开口对一旁的护士吩咐道:“张大姐!麻烦你到我的办公室去,把我的针盒拿过来给我,我需要为患者进行针灸治疗。”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一名护士匆匆忙忙的走进一间病房内,脸色凝重地对陈天麟说道:“陈主任!有两位自称是辽东省启东市警察局的警察,来到综合病区,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辽东省启东市的警察,他们跑到江城来找我?”陈天麟听到护士汇报的情况,脸上浮现出纳闷的表情来,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开口问道:“小张!那两位警察在那里?”

“你就是陈天麟!诬蔑我们毛鸿药剂的那位医生?”陈天麟的话声刚刚落下,一位中年人的声音突然从病房外传来。

听到身后传来陌生的喊声,陈天麟下意识的转过身体,刚好看到站在病房门口的三位中年人,从中年人的语气中,陈天麟马上意识到,护士口中的警察,应该是为了他发表在华夏医学报上的文章而来。

看到对方那一脸愤怒的表情,陈天麟开口问道:“你们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三位中年人听到陈天麟的询问,其中一位中年人马上从口袋里掏出工作证,一脸严谨地自我介绍道:“我们是辽东省启东市警察局的干警,这是我的工作证,我们接到我市毛鸿药酒集团的报警,说你在华夏医学报上公开诬蔑毛鸿药酒,现在请你协助我们调查,跟我们一起走一趟。”

陈天麟虽然不清楚警察正常的办案条例,但是三人的行为,让他明显的感觉到毛鸿药酒集团是在公器私用,面对那位警察说的话,陈天麟非但没有感到胆怯,反而是非常平静地问道:“我在华夏医学报上刊登文章,揭露保健品市场的黑幕,的的确确是提到药酒,但是我丝毫没有注明是那家药酒告诉,你们刚才说我在华夏医学报上诬蔑毛鸿药酒,不知道你们有证据吗?”

“你这个小混蛋,整个华夏除了我们毛鸿集团生产药酒,根本就没有其他厂家生产药酒,你在报纸上说的公司,就是在说我们毛鸿药酒集团。”中年人见到陈天麟不承认诬蔑毛鸿药酒集团的事情,顿时感觉气不打一处来,马上开口反驳陈天麟的话。

这位中年人就是洪旭东!陈天麟刚刚听到他说的话时,就猜到洪旭东是毛鸿集团的人,面对洪旭东的指认,陈天麟一脸嘲讽的问道:“先不说我根本就没有诬蔑毛鸿药酒集团,就算你们认为我诬蔑毛鸿药酒集团,什么时候经常办案竟然还带着当事人!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们是假警察。”

为首的那位警察,没想到陈天麟竟然会那么难缠,他听到陈天麟的质疑,再次拿起他手中的工作证,一脸严谨地回答道:“这是我的工作证,如果你怀疑我们的身份,可以打电话给我们辽东省厅进行查询。”

从洪旭东出现的那一刻,陈天麟就已经猜到对方是公器私用,他听到警察的回答,一脸镇定地回答道:“如果你们是真警察,那我想问问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在诬陷毛鸿药酒集团?另外你们请我配合调查,是否携带传唤证明?”

陈天麟说到这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快速的找出潘增生的电话号码,随后按了一下拨通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