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一章 欲擒故纵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以凌正道对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的了解,这家进出口贸易公司规模还是非常大的,正是因为如此,这让凌正道有些怀疑,就眼前这个祁睿能做这么大生意?

不得不说凌正道是小看了祁睿的,虽然祁睿年纪轻轻,可是凭借祁家的权势关系,却是把进出口贸易的生意做的很大。

不同于寻常的公司企业,祁二少靠着手里的权势,最初只是帮助一些公司企业的进出口贸易铺路而已。

商人重利,为了寻求更大利益结交祁二少,走一下祁二少的关系,一来一去无形中就节省了诸多繁琐的程序和开支。

体制内就是如此,贪污腐败的背后总是有那么一些违法乱纪的不良商人。甚至可以说在大多数商人眼里,与实权领导通上关系,就意味着日进斗金。

事实证明,的确就是这样。

祁睿祁二少靠着手里的关系帮那些不良商人进行各种操作,久而久之,这位二少的野心也越来越大,索性自己成立了一个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

如此一来,相关公司企业的进出口贸易生意,都要走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渠道,祁睿从中收取各种抽成利益。

你不想走也泛华的渠道也没有关系,那你就等着过那些审批程序吧,少则一月多则半年,有些进出口贸易业务,都不见得能够审批下来。

那些企业公司谁耗的起这时间,自然而然就选择走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的渠道了,而祁睿的生意也随之越做越大。

以至于在进出口贸易商界的圈子里,更是有“南秦北祁中老虎”的说法。

南秦就是南海市秦君,秦君当初在南海市就控制着南海市的诸多进出口贸易生意;至于北祁自然就是眼前这位祁睿祁二少了。

中老虎说的自然是沈从虎,当然即便是秦君和祁睿加起来,也是比不上一个沈从虎的,毕竟沈从虎可是最早的进出口贸易生意垄断者了。

同样沈从虎这前辈,倒也不曾像秦君、祁睿那样把进出口贸易这一块儿搞得乌烟瘴气。

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曾经嚣张跋扈的秦君秦公子,早已经被凌正道一枪给崩了。

同样祁睿祁二少也因为最近燕京的一些情况,日子过的也是不太顺,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被查,之前躺着挣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当初凌正道一枪崩了秦君的做法太正确了,真要是按照沈慕然所说,用法律制裁秦君,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即便是秦君伏法,可是他背后的人物要将其捞出来也绝非难事。

比如眼前这位祁二少就是如此,泛华进出口贸易公司因为违规被查,无非损失了点钱找人顶罪罢了,至于祁二少本人,依旧是活的非常潇洒的。

“你之前被扣的货要拿回来可不容易,毕竟这事牵扯到了Y度的政治问题,这个祁老弟应该也是明白的。”

凌正道听完祁睿的请求后,也是摆出一副高姿态的模样。不过确实也是如此,事态牵扯面有些广,一般人还真办不了这事。

“的确是这样,不过那批货总价也是好几个亿的,我还是希望凌哥,能多少帮我挽回一些损失,当然肯定是少不了凌哥您的好处的。”

大家都不是外人,谈这个就见外了,我尽量帮你看看,能办就办,办不了你也别怪我就行。”

“那是自然,青子一直都说凌哥仗义,我信的过凌哥。”

祁睿连连点头,他最大的目的并不是想让凌正道帮忙把货拿回来,而是同样看重凌正道在孟买港口的能力,自己做进出口贸易,可是离不开凌正道这个人物的。

果然上官青这牵线搭桥的人,随即又说:“凌哥,祁少做的是进出口贸易生意,以后找您帮忙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这个没有问题,只要是合法的生意直接找我就行,至于别的,你们也都知道,现在的形势有些紧张,最好是不要乱来,对谁都不好的。”

“凌哥说的对,不过您放心,我这边绝对不会给您惹什么麻烦的。”

凌正道对祁睿的请求,既没有拍板同意也没有直接拒绝,原因自然是想从那位祁二少身上钓出更多的东西。

“青子,这凌正道是不是有些不太好说话?”祁睿送凌正道和徐芸离开后,便又坐下问上官青。

“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凌正道这人傲的很,不过确实有傲的资本。当然你的事我肯定会上心的。”

“放心吧,哥肯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祁哥见外了,咱们又不是外人。”

上官青虽然一副和祁睿走的很近的模样,不过实际上也是因为利益关系,甚至在之前,上官青和祁睿的关系并不是太好,那会儿他和高启明走的比较近。

高启明为人非常高调,当然其中原因也是他老子高维国也是绝对的实权派,即便是祁睿,在当时也不敢招惹高启明。

高维国父子之所以倒的那么快,除了本事问题非常严重外,其中也多少有两父子得罪人太多的缘故。

上官青很了解祁睿的品性,祁睿同样也了解上官青。

上官家族虽然在燕京还是很有分量的,可是上官青这不成器的二公子却是有些差强人意,平日里也就是一投机倒把的墙头上草罢了。

以前跟着高启明鞍前马后,如今又和自己讨近乎。说真的,祁睿还是有些反感上官青的,不过如今,上官青靠上了凌正道,却也是让祁二少放低了身价。

祁睿能找上凌正道,的确是上官青牵线搭桥的结果。

“凌正道手里有孟买港口的股份,进出口生意找他准没有错,就连沈从虎都是主动和他合作的。”

上官青有意无意地在祁睿等人面前“推销”凌正道,也是无形中让原本在纨绔圈里没有名的凌正道,成了一个很有能力的大人物。

之所以如此做,上官青也无非是利用凌正道为自己赚取好处而已。

“凌正道是我姑父的侄子,我是绝对能和他说上话的。”

就是凭借自己和凌正道的这份所谓的关系,原本并不怎么受待见的上官青,如今也是圈里一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别的不说,就说向来心高气傲的祁二少,这会儿还不是好言好语地有求于自己?

祁睿自然不想求上官青什么,他也想过绕过上官青去直接找凌正道,免得上官青又从中间抽什么油水。

可是正如上官青所说,凌正道并不是那么的好接触,这人不缺女人不缺钱,似乎要有求于他,必须是有交情才行的事情。

“青子劳你受累,想想办法让凌正道来燕京玩玩,在燕京也方便招待不是?”

“祁哥,这事儿您放心,不过你也知道我最近手头有些紧……”

“我回头给财务支会一声,哥手头上还是有些钱的。”

“还是祁哥爽快,放心吧,这事交给兄弟去办就成。”上官青听到这里也是眉开眼笑。

……

“你一晚上都没有怎么说话,是不是不喜欢和上官青那些人打交道?”坐在车上的凌正道,扭头问了徐芸一句。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对那些人不感兴趣而已。”徐芸摇头笑了笑。

“不好意思,不应该带你和那些人打交道的。”

“没有呀,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徐芸的话说到一半就止住了,她是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亲密了。

凌正道听到这里也是愣了一下,他看了徐芸一眼,却又悄然转移了视线,“对了,我这几天可能要去燕京,你什么时候回中平县?”

“我……你去燕京干什么?”徐芸迟疑着问凌正道。

“算是一些私人的事情吧。”

凌正道说到这里,心里再次想到了那位祁睿祁二少,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那位祁二少肯定会邀请自己去燕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