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暗杀行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晚间,总统府的宴会如时举行。

其实这个总统宴也并不是特别丰盛,就是由几个大厨师傅做的一些寻常饭菜。不过凌正道不觉得饭菜多好吃,可是那些土著军阀却是大快朵颐,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本来凌正道还想等着宴会结束后,继续与叶霜在一起的,毕竟和叶霜在一起的机会并不多,对此她还是很珍惜的。

可是偏偏就有不开眼的,巴鲁老头在宴会结束后,主动跑到凌正道面前,说有事情要和总统先生谈。

你一黑老头找我谈个毛呀!凌正道的内心虽然是拒绝的,可是身为总统,他却是不能怠慢巴鲁这个人的,巴鲁在迪隆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没有办法,凌正道只能选择与叶霜惋别,把黑老头巴鲁请到了一处小会议室。

“总统先生。”巴鲁一开口就尊称凌正道为总统,看的出来,这个老顽固如今要比那些军阀更快地认可了自己。

“巴鲁将军不用客气。”凌正道谦虚地笑了笑,旁边的翻译也是及时转达总统对巴鲁将军的关怀。

“这几天在卡多城的所见所闻,让我深切体会到,您就是我们迪隆最伟大的总统。”巴鲁这马屁拍的不错,直接给凌正道用上了“伟大”这个词。

对于巴鲁而言,用伟大来形容迪隆联邦政府的总统,没有丝毫的不恰当。

受凌正道这位总统的诚恳相邀,巴鲁在几天前来到了卡多城,几天来在卡多城的所见所闻,让巴鲁感受到了这位来自东方的总统的无私奉献精神。

联邦政府所在再卡多城和多兰城,如今可以说是一个难民集中地,这里汇聚足矣拖垮一座城市的难民。可以说能够收留这些难民,就已经很人道了。

可是凌正道不仅是收留,还给予了足够的安置,尤其是对那些老弱病残难民,更是给予了特殊性的照顾。

就这一点,巴鲁都自认无法做到,就算他肯收留难民,可是也不可能将军费用在难民安置上,尤其是对老弱病残的安置。

迪隆的人命不值钱,这是巴鲁最深刻的感受。毫无疑问,在这个国家老弱病残就意味着被抛弃被淘汰,因为他们已经毫无价值了,只会成为累赘。

尊老爱幼,那只是和平盛世才会出现的事情,在战乱不断的迪隆,弱者只会被淘汰。即便是巴鲁,也一直很认同这一点。

不过现在的巴鲁,却在岁月中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因为他现在也已经苍老,也会在面临淘汰时感到恐慌。

凌正道所做的这些事情,让时感惊恐的巴鲁感受到一种诚意关怀。

巴鲁是一个具有振兴迪隆思想的人,在卡多城这几天,他不像其他军阀那般花天酒地,而是跟着凌正道接连考察了卡多城的和项基础建设。

卡多城的学校、医院以及各种基础设施,已经在让这个分裂没落的国家,一点点地从贫瘠中走出来,这一切巴鲁都是看在眼里的。

毫无疑问,卡多城的这些正是巴鲁一生所要奋斗的理想和目标,如今一切就在眼前,巴鲁对凌正道这位总统也给予了绝对的认可。

能够让巴鲁认可自己,凌正道心里还是很舒服的,不过必要的客气还是有的,一番谦虚的客套后,凌正道又问:“巴鲁将军,你特意找我,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的确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件事不吐不快!”

听完翻译的话,凌正道又看了看满脸严肃的巴鲁,才点头说:“那就说出来吧。”

“我希望总统先生,能够惩罚那些地方军阀将军,而不是一味纵容他们。”

地方军阀将军?你巴鲁好像也是吧,怎么地,要连你一快收拾了?

“地方军阀就是整个迪隆的毒瘤,那些将军都是只寻求个人利益的畜牲,必须要将他们全部铲除!”

巴鲁说的这些,凌正道自然是早就看到了,的确迪隆的那些土著军阀,除了巴鲁心系整个国家之外,其他的要却都是个人利益。

如果从振兴迪隆的角度上而言,的确应该尽快铲除这些毒瘤,可是凌正道现在的目的不是什么振兴,而是尽快的统一。

为此凌正道对于那些土著军阀也是安抚为主,包括对巴鲁这种另类军阀。

大家都想要钱,我给你就是,条件却是你必须要听话,必须要无条件地服从联邦政府,服从伟大的总统阁下!

可是巴鲁却对此很有意见,迪隆人民还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些军阀将军却穷极奢侈,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

为此巴鲁向凌正道提议,应该及时拔掉毒瘤,建立秩序更完整的迪隆。

如果这一切都是在中国,根本不用巴鲁说,凌正道也会这么做的。可是在迪隆,他却不会轻易这么做的,因为他现在还离不开那些土著军阀的支持。

“巴鲁将军,你的提议我很重视,可是这件事不能太急,有些问题还是要从长远的角度去看待的。”

“总统先生,毒瘤不除将会变成恶疾啊!”

“除是肯定要除的,不过我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他们都在卡多城,要求他们交出自己的兵权,不交者直接杀掉。”

杯酒释兵权吗?这种事凌正道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现在自己还没有能力,完全接盘整个迪隆,更何况现在边境地区的勒达姆更是虎视眈眈。

如果凌正道按照巴鲁所说,拿到所有投诚自己的军阀兵权,势必会让联邦政府没有了防御缓冲,那岂不是笑话了。

凌正道虽然一心想打边境地区的勒达姆,可是却也不得不提防勒达姆会主动打自己,毕竟这个勒达姆并不比自己弱。

听完凌正道的这些解释后,巴鲁沉默了许久又说:“总统先生,你所顾虑的是边境地区?”

凌正道看着巴鲁,心中暗暗揣测这老头在想什么。

巴鲁此刻是有一些失望的,因为他发现总统先生并非那么无私,为了保护自己的政权,对迪隆的毒瘤军阀毫无底线地纵容。

也许巴鲁生在一个和平国度,将会是一位铁面无私的官员,可是迪隆并不是和平国度。

酝酿许久的凌正道,终于开口说话了,“其实我有一件事想恳求巴鲁将军的,就是关于边境地区的问题。”

“是什么问题?”

“我想请巴鲁将军代我前往边境地区访问,与勒达姆将军谈一谈共建联邦政府的相关事项,我并不希望发生战争,我同样渴望和平。”

凌正道这番话还真是颇有几分忧国忧民之态,即便是他知道,边境地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武力解决,可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

巴鲁是一个不希望发生内战的人,迪隆人要强大,首先要做的就是一致对外,而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此时凌正道的这个建议,巴鲁是非常同意的,为了迪隆振兴,他并不介意出访边境地区。

“本来这件事应该是我去的,可是巴鲁将军你也看到了,现在我们正在与其他国家谈建交的事情,只有建立了强大的外交关系,我们才能在国际立足。”

“总统先生您说的对,那我什么时候动身?”

“当然是越快越好,我还是很希望勒达姆将军,能够看到我们的诚意的。”

出访边境地区,凌正道这个总统无疑是最适合去的。可是凌正道很清楚,如果自己真去了,恐怕就再也贵不来了。

这种没有把握的涉险,还是让别人去做的好,巴鲁最合适。

如果说在迪隆谁对自己的威胁性最大,凌正道会毫不犹豫地将手指向巴鲁,这个人思想觉悟太高,而且有很深的民族主义情节,不尽快除掉就是大麻烦。

巴鲁你倒是个好人,怪就怪你生错了地方!凌正道暗暗叹息,他真是有些不忍心对巴鲁下手,还是由勒达姆代劳比较好。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明天就前往边境地区。”

“明天……嗯,明天也好。”凌正道笑了一下,心中却不由暗忖,希望勒达姆不要那么愚蠢让巴鲁有去无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