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黑金时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职业习惯这种东西,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

就沈慕然的这种职业习惯,那就是看谁都像是犯罪分子,对谁都心怀质疑。如此的习惯让她可以准备地侦破推理案件,却也让她显得很难接触。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别人用一种看罪犯的眼光看自己,这一点凌正道深有体会。

凌正道提到胡展程,虽然沈慕然率先质疑他的目的,却也意识到或许自己可以直接从胡展程入手。

敲山震虎,这可是沈慕然最擅长的手段了。

只是胡展程这成州市长身份特殊,该如何入手却是个问题。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是绝对不能太过针对胡展程的。

想到这里,沈慕然忍不住就问:“如果要查胡展程,你有什么办法吗?”

沈慕然的如此一问,让凌正道心中不由一喜。

在得知胡展程有知道自己和赵丽然的关系后,凌正道一直都是寝食难安,总是担心赵丽然以及自己孩子的安危,所以他很迫切地想将胡展程拉下马。

没有错,针对胡展程,凌正道是很有私心的。

“我应该有办法,不过沈厅你可以把胡展程的个人资料给我吗?”凌正道点了点头,信心十足的模样。

凌正道有什么办法,无非就是想对胡展程刨根问底,然后找到一个问题,利用舆论大作文章而已。

凭借独手体育与各大网络媒体的合作关系,凌正道完全可以让其帮忙制造舆论话题。

当然抹黑一个厅级干部,搞不好会引来很多麻烦的,那些网络媒体也不敢随便乱来。不过这一点凌正道并不担心,因为他还有喻如蓝。

只要喻如蓝能让主流媒体做出舆论引导,那些网络媒体就自然不用怕了。至于胡展程是否有问题,先抹黑了吓一下他,让他自露马脚就可以了。

喻如蓝绝对是凌正道手中的利器,而且凌正道也相信,喻如蓝可以轻易做好这件事的。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借此是否能够一举拿下胡展程,凌正道其实也没有把握,但是他却不介意一试。

沈慕然的眼睛一直都盯在凌正道的脸上,她想知道凌正道在打什么鬼主意,不过这次她还真没看出来。

“凌正道,胡展程的个人资料我可以给你,但是你绝对不能给我乱来!”沈慕然的语气中带着警告的味道。

“沈厅您太看的起我了,我一个高新区的代区长,就是想乱来也乱不起来不是。”凌正道一副委屈的模样,有些事情他可不希望让沈慕然知晓。

“西山省胡展程的一些资料,我到底带着呢,你可以看一下。”沈慕然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递到了凌正道的面前。

胡展程籍贯西山省白岭市,这和凌正道那是绝对的老乡,这件事凌正道也是早就知道的。

凌正道不知道是,胡展程竟然还有一个哥哥叫胡展鹏。

胡展程是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于西山大学工业系,后在白岭市任矿业局任职。

西山省是矿业资源大省,尤其是白岭市更是国内最大的金矿产地之一,白岭市矿业局在当时,那也是非常厉害的政府部门了。

胡展程参加工作就进了白岭市矿业局,可以说起步还是非常高的。作为当时高学历大学生公务员,正常发展下去的话,到现在坐到副省长位置也是很轻松的。

可是胡展程的仕途并没有那么顺利,原因就出在他的哥哥胡展鹏的身上。

胡展鹏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可是西山省白岭市赫赫有名的黑老大,鼎盛时期手里几乎握着白岭市近三分之二的矿产资源。

相比之下,后来名噪一时的吴瘸子,那时候还只是个小角色。

胡展鹏团伙于九三全国严打行动中覆灭,其团伙成员涉案人员更是多达二百余人,收缴各类枪支管制刀具近五百余件,这在当年也是轰动一时的打黑大案。

关于胡展鹏团伙覆灭,在当年也是流传诸多说法。

流传最广的是胡展鹏团伙覆灭,是后来众德集团董事长吴荣发吴瘸子,联合当时白岭市白岭县公安局副局长许颂从中陷害所致。

毕竟在胡展鹏团伙覆灭后,吴荣发随后便站了其名下金矿,取代其成为白岭市,乃至整个西山省涉黑性质团伙的大哥。

九十年代改革开放前期,正是民营企业遍地开花的时期,而国家对于矿业资源也并没有统一的整合管理,从而诞生了众多煤老板、矿老板。

手握矿产资源到底有多赚钱?时至今日,衡量土豪的一个标准,那就是家里矿,更何况白岭市那还都是金矿。

金矿就摆在眼前,加之诸多管理缺失和民营经济扶持政策,因为金矿争夺所爆发的斗殴事件简直如吃饭喝水那般正常。

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代中期,西山省白岭子山一带,完全属于黑金时代,黄灿灿的金子背后,是数之不尽的黑恶实力。

白岭子山黑金时代,终结于九十年代末,因为那个时候,吴荣发吴瘸子已经完全统治了白岭子金矿,从黑恶势力大哥摇身一变成为了西山省著名企业家。

在白岭子山黑金时代,吴荣发虽然笑到了最后,不过却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仇人上门杀了他的妻子和年幼的次子。

凌正道这个当年被扔进运河中次子,能够活下来,命也是够大的了。

虽然凌正道是一个很尽孝道的人,可是他却始终有些排斥认祖归宗。因为在他的内心中,是非常厌恶和痛恨那个从未谋面的生父的。

吴荣发在西山省不仅是毁了别人的家庭,也毁了自己的家庭,认这样一个恶人做父亲,凌正道是无法接受的。

在凌正道的心里,他的父亲永远都是那个纯朴善良,光明磊落,为了营救溺水村民而丧生的英雄父亲。

也许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可是凌正道却始终无法解开心中的结。

凌正道有些奇怪,为什么沈慕然给自己的资料中,反而更多的是自己父亲与胡展鹏的内容。

不过当他翻到另一页时,却都明白了。

胡展程当初能进白岭市矿业局,这是不是有大哥胡展鹏的助力虽然并不好说,可是胡展鹏团伙覆灭,却也让胡展程原本应该很顺利的仕途之路变得崎岖坎坷。

意思很明显了,胡展程身上也许是存在一些黑恶势力影子的。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胡展鹏团伙当年扬言军队来了也敢与之一战,虽然话说的太大了,但是却充分说了了当时胡展鹏团伙到底有多强大。

胡展鹏团伙主要成员被判死刑后,吴荣发虽然顺利地夺下白岭子山金矿,可是随后也是惨遭报复。

虽然这在当年也是个疑案,可是报复吴荣发的人,最有可能的还是原胡展鹏势力。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信息很是让凌正道注意,那就是现任南水省代省委书记,早前白岭市白岭县公安局副局长许颂。

沈慕然的资料中,虽然并没有特意提及许颂与吴荣发的关系,不过从许颂升职的过程中却不难看出,他与吴荣发是一荣皆荣。

更何况许颂也是不止一次对凌正道提及,与其生父是至交。

可是在关于许颂的一些信息中,却有沈慕然重点画线的内容,那就是几年前西山省反腐工作中,查吴荣发众德集团的人就是许颂。

吴荣发半生打造的众德集团,应该就是覆灭在许颂这个纪委先锋手里的。

沈慕然给我看这些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我的身世?想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