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落网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成州市公安局的行动很快,半个小时不到,成州市开发区四方实业公司的负责人,就被带到了市局。

这个消息自然是随后就传到了魏正喜的耳中,这更是让魏正喜觉得,胡展程这是对自己早有预谋。

魏正喜曾经是成州经济开发区新城的区长、书记,整个开发区从无到有,以至于成为成州地区的经济主导区,显然是离不开魏正喜当年的领导和管理的。

成州经济开发区新城,可是说是魏正喜仕途之路上最为耀眼的一笔政绩。也正是成州经济开发区的成功,让魏正喜顺利升为厅级领导。

然而成了新城败也新城,如今胡展程便从成州经济开发区新城入手,准备将魏正喜这个元老级的市级领导拉下马。

四方实业公司是新区的一家中型公司,能够在开发区新城坐稳,自然是要讨好曾经的主管领导魏正喜。

别看魏正喜早已经不在成州开发区新城,可是整个新城的领导干部,依旧大多都是他的亲信。

在开发区新城,魏正喜无疑是太上皇般的存在,同时开发区新城的众多企业,也一直都有魏正喜的股份。

同样新区这些企业也是处处为魏正喜排忧解难,魏正喜的那些来历不明资产,基本上都是挂在新区企业名下的,四方实业公司只是其中之一。

也正是如此,之前省纪委在调查魏正喜时,才没有查到任何问题。

可是现在与魏正喜存在钱权交易的四方实业公司负责人,被成州市公安局拘留,这就意味着魏正喜有可能要东窗事发了。

“魏贞,我给你订了去美国的机票,现在你马上去临山市国际机场,立刻出国。”

在得知四方实业公司负责人被拘留,魏正喜随即就为女儿安排了出国退路。

“爸,事情没有那么严重吧?”魏贞满脸惊讶,她完全感觉不到那种风雨欲来的气氛。

“比你想的都要严重,你赶紧走,晚了恐怕就来不及了。”

魏正喜连连摇头,此刻他自己无计可施了,只希望能让女儿带着一些钱先出国。

“可是我走了你怎么办?”魏贞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我都黄土埋半截的人,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魏正喜长叹了一声,曾经他想过,有一天自己的那些事会东窗事发,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一切竟然来的这么快,快的让他毫无防备。

“爸,我不走,要走就一起走……”

“都这时候你还跟我胡闹什么,赶紧走!”

魏正喜怒声喝了一句,随后语气又缓和了一些,“我好歹也是成州的老干部,不会有什么事的,最多也就是退休罢了。”

事情正如魏正喜说的那般轻松吗?如果真是那样,魏正喜又怎么会如此的失态。

这天下午,魏正喜没有去市政协上班,一个人沏了壶茶,坐在家里安静地喝茶。他不希望自己是在岗位上被带走的,那实在是太有损形象了。

临近傍晚时,茶壶里的茶已经淡如白水了,就在这时候,门铃声随之响了起来。

保姆要去开门,却被魏正喜拦了下来,“我去开门吧。”

房门打开,魏正喜便看到了成州市纪委高志强,以及市纪委的两个工作人员,外加四五个市局警察。

“高书记,怎么有空来着了?”魏正喜淡然一笑,可是这笑容看起来却格外苦涩,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

“魏主席,我过来是找您了解一些情况的。”高志强的态度看起来也很是随和。

“哦,那……就进屋说话吧。”魏正喜点了点头,对高志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堂堂正厅级的政协主席,岂能如一些宵小之辈,随随便便就乱了分寸?

高志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便跟着魏正喜走进了房间中。

魏正喜的步伐很稳健,可是他在转身时,却碰倒了客厅中的一盆盆栽,人也随即趔趄了一下,显得颇有几分狼狈。

“呵呵~果然是人老了,腿脚都不怎么利索了。”看着摔在面前的盆栽,魏正喜自嘲地笑了起来,“坐,都坐,坐下来先喝杯茶。”

高志强点头坐在了茶几前,可是他身后的几个人,却悄然地将魏正喜这位老领导围了起来。

“高书记,你这是怕我跑了吗?”看到这情形,魏正喜的脸上露出几分嘲弄的冷笑,也不知道他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别人。

“魏主席你误会了。”高志强摇了一下头,就对站在魏正喜左右的人说:“都坐下吧,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听到高书记的话,一众人也是自觉地离魏正喜远了一些,纷纷坐在了旁边。

魏正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高志强这纪委书记亲自上门,果然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吗?也罢,只要魏贞能离开就行,这会儿飞机差不多也该起飞了。

临山市国际机场,凌正道半眯着眼睛,正无聊地等着航班。今天他要从临山飞中海市,去中海市的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实地考察。

之所以这么急,原因都是田光明田省长要求的,按照田省长的要求,那家新能源汽车公司的投资,是要势必拿下的。

没有办法,凌正道现在只能第一时间前往中海市。

虽说凌正道这几年一直都是东跑西颠的,可是实际上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出门的人,尤其是现在还有老婆孩子,他更希望一直能留在家里。

可是身在其位,身不由己,有些事情就算凌正道不想干,却也是不得不去干的。

看了看时间,距离航班时间还早,凌正道便站起身子,准备去旁边的吸烟室抽根烟。可是这刚站起身子,就看到一众身穿警服的警察闯进了候机大厅。

这是干什么的?凌正道好奇地多看了一眼,正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沈慕然。一身黑色警服的沈慕然面色冷峻,步伐急促,看上去还真是英姿飒爽。

见沈慕然奔自己这边来了,凌正道也是不由迎了上去,“沈局,不,沈厅这是带人要执行什么任务……”

“我现在没有和你说话,有事一会儿说!”沈慕然看了凌正道一眼,匆匆留下这么一句,便一阵风地从凌正道身边刮过。

“切~整天这么风风火火的,一点儿女人的样子都没有!”看着已经走远的沈慕然,凌正道撇了一下嘴。

看沈慕然这架势应该是来机场抓人的,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鬼,要栽到这母夜叉手里了。

摇了摇头,凌正道便走进了吸烟室,省厅的工作,他是管不着的,而且沈慕然的事他也不想管,毕竟这女人是足够强的,也不需要别人关心她什么。

也就一支烟的功夫,走出吸烟室的凌正道随即就看到了,沈慕然带着人去而复返了。

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个女人,这女人被两名警察夹在中间,虽然女人的双手间搭着一件外套,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被铐上了。

“魏贞?”

虽然那被铐女人戴了一顶帽子,可是凌正道还是一眼就认出,沈慕然抓的这女人,正是魏正喜的女儿魏贞。

沈慕然抓魏贞干什么?带着满脸的疑惑,凌正道再次迎上了沈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