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仇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是?”听到有人喊自己,祁静不由停下脚步,看向了凌正道。

看到这里,凌正道更加确定自己没有找错人,便又说:“祁行长,我是长兴白酒集团的总经理,我叫凌正道……”

“对不起,下班时间我不谈工作。”不等凌正道把话说完,祁静就来了这么一句,看的出平日里,求这位银行女行长的人并不少。

等了四五个钟头,就让你一句话就打发了。那怎么行!见祁静一副不理会自己,准备走人的模样,凌正道连忙几步赶上上去。

“祁行长是这么回事,我们长兴白酒集团,前段时间刚刚收购了群芳酒业……”

“群芳酒业就是被你收购的。”祁静突然停下了脚步,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凌正道。

凌正道见祁静的表情有些奇怪,虽然心里也有些疑惑,却还是点头说:“准确地说是我们长兴白酒收购了群芳酒业。”

“挺好的!”祁静说完这三个字,便再次迈开了脚步,她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悦。

凌正道并不知道,杜晓之所以能这么快同意长兴白酒的收购,其实更多的原因,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位女行长。

洛云市银行一直都是群芳酒业的支持者,祁静更是多次给予群芳酒业最大的贷款力度。如果不是从去年开始,因为各种外在内在原因,洛云市银行肯定还会继续向群芳酒业提供贷款帮助的。

说起洛云市银行停止对群芳酒业的贷款,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其实还是凌正道。

差不多也正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凌正道因为青县银行问题,对整个成州地区的银行系统进行彻查。

这件事后来闹得很大,不仅仅是东岭省,而是全国各地的银行,都面临一次全面的彻查工作。

洛云市银行给予群芳酒业的贷款,从某种程度上,已经属于不良贷款。又正好又是风口浪尖之上,而且洛云市委市政府那边,对占据了城区黄金地段的群芳酒业,也是颇有一些想法。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祁静这位洛云市银行行长,才无奈停止了群芳酒业贷款审批,致使群芳酒业,出现了严重的资金链断裂问题。

说起来,凌正道真的是一个很会带节奏的人。只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自己在查成州地区的银行,竟然会牵扯出那么多的事情。

仅仅是去年半年时间,因为凌正道对银行系统的全面检查,致使很多依靠银行过桥贷款生存的一些企业,都是纷纷陷入困境之中。

群芳酒业就是那些陷入困境中的企业之一,也是与凌正道有直接关系的企业。或许没有当日对成州地区银行系统的彻查,有很多事情恐怕也不会发生。

这应该就是一种蝴蝶效应,凌正道作为调查银行系统相关违规行为的先锋,只是在家乡青县挥了一下翅膀,却引发一次全国性的连锁反应。

洛云市银行之所以大力支持群芳酒业,优先为群芳酒业提供各类贷款。其原因就是,眼前的这位女行长,是杜晓的干妈,与其关系极其密切。

同样也是杜晓的这位干妈,也将杜晓彻底逼到了绝境,最后只能让凌正道低价收购群芳酒业。

没有错,祁静如今已经和杜晓反目成仇了,反目成仇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因为她发现了干儿女与自己丈夫邹文武之间都不正当男女关系。

一直都被自己疼爱的干女儿,竟然暗地里勾引自己丈夫,这种事恐怕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为之恼火的,祁静自然也不例外。

女人一旦发起狠来,那绝对比男人更可怕。结果就是,祁静以贷款到期为由,让杜晓偿还相关贷款,并将其列为严重失信人员。

祁静此举彻底让杜晓没有了任何回旋余地,群芳酒业先不说,就仅仅是她自己就欠了银行六个亿之多。如果无法偿还这笔贷款,其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

祁静了解杜晓的情况,所以也没有打算给杜晓留什么活路。让祁静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关键时刻,杜晓竟然出售了群芳酒业股份,最终偿还了个人贷款。

说到这里,就不难理解祁静在听到,凌正道说是他收购群芳酒业时的怪异表情了。无疑凌正道这次算是救了杜晓一马,可是却彻底的罪了眼前的这位女行长。

洛云市银行为什么在长兴白酒刚刚收购群芳酒业,就迫不及待地要求偿还贷款。甚至还一副不还钱就使用法律手段的架势?

原因就是长兴白酒对群芳酒业的收购,间接救了杜晓,彻底惹恼了这个女人。

凌正道虽然是个聪明人,但是也绝对想不到祁静和杜晓之间的恩怨,竟然会如此的复杂,更想不到眼前这个冷淡的女人,竟然已经把自己视为仇敌。

见祁静傲慢地向住宅楼道走去,凌正道再次赶了上去,“祁行长,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希望能和你好好谈谈。”

“我不想和你谈!”祁静的态度很是决然。

“问题总要有个解决方法吧,您这样是不是有些过了?”凌正道也有些不高兴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表现的实在是太傲慢了。

“闪开,不然我叫保安了!”祁静的面色越发阴沉。

女人其实一点儿都不好对付,因为有时候,她们连一丝的机会都不会给你。祁静此刻对凌正道,显然就是一丝机会也不留的。

我什么地方得罪这个女人了,怎么这态度跟见了仇人似的?凌正道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不过越是这样,他知道自己越应该去争取。

这次不管怎么说,是见到了这位女行长的面,要等到一次,恐怕连见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见祁静已经打开了楼道门,凌正道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这个举动吓了祁静一跳,因为她感觉眼前这个男人有些不怀好意。

“你……要干什么?”祁静有些恐慌地后退了一步,同时又不失冷静地,悄然从包里摸出手机准备报警。

凌正道自然明白祁静要干什么,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女人报警,不然这事就说不清楚了。

毕竟自己在洛云市没关系也没人脉,甚至洛云市的一些领导,可能还对自己很有意见。这要让祁静报警,警察把自己当做坏人抓了,难免又是一个大麻烦。

见祁静准备打电话报警,凌正道也是非常果断地,一把夺下了祁静的手机。

“啊~”祁静被凌正道的举动吓得惊叫了一声,同时左手中那个包装盒也随之落在了地上。

“祁行长,你不要紧张,我没有恶意……”凌正道连忙解释,可是却发现祁静的表情更是怪异,而且眼睛还死死地盯在凌正道的脚下。

怎么回事?凌正道也随之低下了头,这一低头不要紧,差点没让让他喊出一声“卧槽”!

就在凌正道的脚下,横躺着一个活灵活现的圆形长方体物件,这物件凌正道也有,不过他的是真的,脚下这个却是硅胶的……

除了脚下这活灵活现的生动物件,旁边还散落着椭圆形的,带遥控的一个小物件,外加一只很漂亮都硅胶蝴蝶。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从祁静失手落在地上的包装盒中摔落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