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自食其果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卢新明,你是个畜牲!”

吴月双怒声大骂,脸上除了怒色更多的还是痛心,自己的女儿怎么如此不知廉耻,竟然……

卢新明也没有想到,吴月双会突然来到这里,脸上也是随之露出几分慌乱,要降服母女二人,他还没有准备好。

“王八蛋,你怎么可以对小宝做这样的事情。”吴月双狠狠地将手中的包,向卢新明砸了过去。“卢新明你不是人,你连畜牲都不如……”

“妈……你这是干什么?”钱小宝用衣服遮住身子,见吴月双痛骂卢新明,心里一阵心疼,“新明是我男朋友,你能不能不要骂了。”

吴月双听到女儿的话,却更是错愕不已,“小宝……你说什么?”

“我说新明是我男朋友,我们是相爱的,在一起又怎么了?”钱小宝红着脸说。

“男朋友,你说他是你男朋友?”吴月双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儿,随后又怒指卢新明,“王八蛋,你到底对小宝做了什么!”

吴月双无法接受卢新明是女儿男朋友这件事,因为这个男人一直都口口声声说,自己才是他的女人,可是现在他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卢新明此刻已经从慌乱之中恢复了过来,他做出一副很是认真的模样。“月双对不起,我的确是喜欢小宝,而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你放屁!你和哪个女人不是真心相爱?你这个骗子混蛋……”吴月双想到昨天,自己也如女儿这般坐在这个男人身上,心里更是又羞又恼。

“妈,你怎么这么没有素质,我的事不用你管!”钱小宝有些恼火,母亲如此破口大骂卢新明,让她觉得很没有面子。

“小宝,你是不是傻了?”吴月双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她不知道卢新明到底对女儿做了什么,竟让自己的女儿如此袒护他。

“对不起,可能是有些误会。”卢新明摆出一副和事佬的样子,他很是认真对钱小宝说:“你妈妈不理解也很正常,毕竟我们的年龄差的太多。”

“年龄又怎么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钱小宝连连摇头,“谁规定有年龄差就不能在一起了?”

看着女儿那无可救药的模样,吴月双心中隐隐作痛,“小宝你要知道,卢新明他不是一个好东西,他有很多女人,你不能和他在一起。”

“妈,你够了,我不是小孩子了,该怎么做我比你要清楚。”钱小宝愤声说了一句,便整理着衣服向门外走去。

“小宝,你去干什么?”吴月双见女儿要走,连忙拦上前去。

“你说我要干什么,难道在这里听你大呼小叫吗?”钱小宝猛然甩开了吴月双的走,便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小宝……”吴月双喊着女儿的名字,就要追赶出去,可是她的手却被身后的卢新明拉住了。

“你又何必生这么大脾气?”卢新明满脸轻松之色,面对吴月双竟没有丝毫的尴尬。

“卢新明,你个王八蛋!”吴月双怒骂着,挥手就向卢新明打去。

只是她刚刚抬起手,卢新明却先一记耳光抽在她的脸上,“吴月双,你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我,你早特么的蹲监狱去了!”

卢新明的这一记耳光很重,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五个通红的指印留在吴月双白净的脸上,甚至她的嘴角处还渗出一丝血线。

吴月双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面带凶戾之色的男人,她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卢新明可是一向宠爱自己的。

“吴月双我警告你,以后跟我说话客气点,我随时都能让你去坐牢!”

卢新明说着,脸上就露出不屑的冷笑,随后便扯住吴月双身上的小西装衣领,“女债母偿,我现在正上火呢,你可要给我好好泄泄火!”

“你放开我……”

吴月双奋力挣扎,可是紧随而至的就又是一记耳光。“贱货,你不是就喜欢男人睡你吗?这会儿装什么清高?”

“卢新明你是畜牲,你不得好死……”吴月双捂着脸,含泪又骂,可是紧随而至的却是卢新明的拳脚相向,很快吴月双就倒在了地上。

卢新明依旧一副不肯罢休的模样,他一把扯住吴月双的长发,恶狠狠地又说:“吴月双我警告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然不仅是你,连你女儿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要对小宝做什么?”吴月双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女儿无疑是她最在意的人,她不希望女儿步自己后尘。

“哼~我做什么,这还要看你的表现。”卢新明的脸上露出冷笑。

关闭的房门外传来敲门声,听到声音卢新明连忙松开了手,沉声问了一声:“是谁。”

“卢市长,是我。”门外传来了司机的声音。

“进来吧。”卢新明松了口气,他还真有些担心钱小宝又去而复返。

代市长的司机是卢新明的绝对亲信,走进房间看到衣衫不整,嘴角还带着血迹的吴月双,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什么事?”卢新明随口问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有话直接说就行。”

“是胡市长的电话。”司机说完就把手机递到卢新明面前。

卢新明接过电话,随即便又换了一副模样,“胡市长,有什么事?”

本来卢新明还满脸的笑容,可是也不知听到电话里说了什么,脸色随即就变的凝重起来,良久他才又说:“成州你不用担心,先稳住中平县那边。”

挂断了电话,卢新明回头看向身后的吴月双,怒声说:“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把提供给中平县医院那些药撤了吗?”

吴月双见卢新明面带怒色,心情也随之紧张了起来,“这是之前的事了,我也不太清楚。”

近几年来,吴月双一直都从事药品和医疗器械的销售生意,凭借一些关系和金钱开路,也是无往不利。

在成州市她利用的就是卢新明的关系,将自己手中的药品和医疗器械,出售给了成州各县市医院。

本来这是一件相安无事的事情,虽然这几年也多有一些医疗事故发生,不过借助各种关系,也都给压了下去。

然而中平县医院却是个特例,之前因为不合格医疗器械问题,被人举报到了市纪委,险些就闹出大问题。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刚刚平息不久的事件,却因为吴小莉的病危身亡,问题也再一次中平县医院。

吴月双是接到中平县打来的电话,得知可能是自己销售给中平县医院的药物出了问题,才连忙跑来找卢新明求助的。

只是吴月双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撞到卢新明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

“把你手上那批药物的账目拿出来,现在要马上撤掉中平县医院的相关药物,不然麻烦就大了!”

卢新明心里同样有些着急,最让他担心的,就是身在中平县的凌正道,这是一个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人。

“我手上没有账目,之前市纪委调查我的公司时,我已经毁掉了所有账目。”

吴月双有些惊恐地摇着头,之前担心东窗事发,她不仅是把公司法人更改,也把相关的违规药品账目毁掉了,为的就是让成州纪委无据可查。

可是如今,中平县医院以及成州市其他地方的医院,却还存在于大批的违规药品,而这些药品的进货账目,也全部都因为之前事情而销毁。

“吴月双,这次你麻烦大了,如果中平县医院的违规药品被查出,最后肯定会查到你的身上,更不要说其他医院了。”

“啊~那我该怎么办?”吴月双越发慌乱起来,她很清楚如果最终事情查到自己身上,面对的恐怕不仅仅坐牢那么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