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零二章 反其道而行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王子良为什么会那么信任苏澜,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觉得苏澜和自己是一类人。

就在凌正道在M国被拘留后,中国相关部门查到了有关苏澜的多项买通官员、恶意收购以及操纵股市的相关罪证。

为此中国方面更是向M国当局提出要引渡苏澜的要求,可是M国方面却以苏澜是M国人为由拒绝了中国方面的要求。

的确现在的苏澜,在M国也是少有的华裔议员之一,同时也为诸多政客创造了太多利益,自然会得到相关政治庇护的。

甚至中国方面对苏澜的相关指控,也被M方视为一种污蔑行为。

如此这样的苏澜,不死心踏地留在M国又能如何?同样作为盟友的王子良,包括张雷霆等人,也都清楚苏澜在M国是离不开自己的。

不然的话结果只有一个,苏澜将会被M方抛弃,被中国方面进行多项罪名指证。

可以说现在苏澜的状态,就是孟何川潜逃M国后的打算,依靠政治庇护让自己安枕无忧。

然而对于苏澜而言,她走这一步却是迫不得已的。

相比孟何川,苏澜在国内的一些问题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罪证,也就是说如果她不主动交代问题,那些恶意收购、操纵股市的问题永远不会查到她的身上。

可是为什么苏澜在国内的问题罪证却突然浮出水面了?按照官方的说法就是,国内几个相关主管官员落马,让苏澜的问题罪证被曝光出来。

可是实际上,却是苏澜自己向国内相关部门举报了这些官员,不仅是如此,就连她自己的诸多罪证,也是她自己主动提供的。

没有错,苏澜就是自己把自己给举报成一个罪人的。

至于苏澜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的确是常人难以理解的,毕竟苏澜并非常人。

“苏澜小姐,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联系周影?”王子良现在还在想着从凌正道身上获得足够的政治筹码。

“这件事交给我去做就行了,同时我们正好也可以利用周影,确定那位罗曼小姐有没有监控我们。”

“那就多麻烦苏澜小姐了,当然以后我们会成为更为有牢固的的盟友的!”

“那是当然。”苏澜的脸上带着真诚的微笑。

同一时间,东岭省临山市,孟何川在接受了十多天的调查之后,总算是走出了纪委的谈话室。

关于孟何川的处理结果看起来也是比较严重的,因工作严重失职,以及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免去D内一切职务。

的确从一副部市委书记到平民百姓,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从云端跌落谷底的事情,孟何川似乎也因此受到应有的惩罚。

然而孟何川虽然失去了一切权力,可是他却并没有被追究任何的刑事责任。

即便沈从荣书记严格要求,严查孟何川的相关问题,可是目前为止,除了查到明面上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以及在对长明生物科技的管理上的失职问题之外,却再也没有查到任何的问题了。

甚至所查的两个问题,也都是孟何川主动交代的问题。

“孟何川就这么处理了,他的经济问题,还有他涉嫌利用中投海外洗钱的问题呢?”

沈慕然得知这个结果后是非常不满意的,为此也是特意找到了沈国平这位领导。

“慕然,调查组的同志已经查的很清楚了,什么经济问题还有什么洗钱,这都是没有依据的问题,孟何川根本就没有什么经济问题。”

看着沈国平这副认真的模样,沈慕然叹息了一声,终于忍不住说:“国平哥,你对孟何川这个人应该有一定了解,你觉得他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吗?”

“怎么?慕然你觉得我在袒护孟何川,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袒护的了孟何川,现在我们应该相信事实,相信证据。”

沈国平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把情绪流露到脸上,即便是满口谎言,却依旧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去质疑的特有气质,当然也可以说做是气势。

孟何川主动交代问题被中纪委调查组调查时,沈国平心里其实也是有些慌的,毕竟当初在中投时,他也曾多次授意孟何川为自己转移资金。

沈国平的儿子沈方平的第一桶金,原锦川地产公司的启动资金,就是沈国平从中投利用孟何川帮自己儿子搞到的,那些钱足够让沈国平的仕途止步。

为此在孟何川主动接受调查时,沈国平也是特意多方走动,希望孟何川不要说出太多的问题。

其实又何止是沈国平,孟何川一出事,最少有五六位部级以上领导,想法设法地向着该如何为孟何川开脱罪行。

以至于在调查孟何川的相关问题时,调查组的正常调查也是多次受到阻碍。最后还是沈从荣书记亲自出面,才让相关调查得以顺利进行。

可是最后的调查结果,却还是一无所获。

孟何川是一个善于为自己留退路的人,他敢主动交代问题,自然是早已经把自己的罪证牢牢地掩盖了起来,倒是让沈国平等人着实虚惊了一场。

沈慕然虽然很不满对孟何川的处理结果,可是她现在同样是毫无办法,特意来找沈国平,也只是希望这位堂兄能够履行起一个领导的责任。

然而,结果却是让沈慕然失望的,自己的这位堂兄真的是执迷不悟。

就在沈慕然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沈国平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这是沈国平的私人手机。

“喂,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不知道沈国平在电话中听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越发阴沉,甚至是恼怒。

看着沈国平气冲冲地打完了电话,沈慕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什么事?”

沈国平平息了好一会儿,才愤愤地说:“你二哥让监察委的人带走了,这些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咱家的老爷子还在呢,他们就敢这么嚣张。”

相比沈国平的恼怒,沈慕然却是一脸的平静。

沈国平所说的“二哥”并不是别人,正是林建政以前的岳父,沈国平的弟弟沈国荣。

也许对沈国平来说,沈国荣被带走是一件很突然的事情,可是在沈慕然看来这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尤其是苏澜在国内犯罪问题被证实,相关部门官员相继落马后,在沈慕然看来,迟早会找到二哥沈国荣的身上,毕竟沈国荣身上有很多问题。

见沈国平还是一副怒气冲天的模样,沈慕然摇头说了一句:“国平哥,国荣哥有问题被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正常什么?这是不把我们沈家放在眼里,没有把我们家老爷子放在眼里!”

沈国平一口一个“老爷子,”说的自然是沈家那位老人,虽然如今老人一直都躺在病床上,可是毫无疑问这对于沈家来说就是最好的庇护。

的确,现在没有那位比沈家老人更有威信和底蕴了。

“国平哥,你觉得如果爷爷知道这件事,他真的会出面保国荣哥吗?我告诉,根本就不会!爷爷一直都教导我们不要忘记自己的责任……”

“慕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是对沈家的一种挑衅!”

“如果我们沈家有人做了违法乱纪的事情,难道就不能被查?就因为我们姓沈,就能够搞特殊吗?国平哥,你现在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沈国平哑口无言。

沈慕然真切地又看了一眼这位身居高位的堂兄,才缓缓地说:“国平哥,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