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章 巨贪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孟何川今天的事情还是非常多的,在张长明打来电话之前,临山银行的胥新鹏也给他打来一个电话,而且这是一个让很为难的电话。

之前为了促成资源互换政策,孟何川以主管经济副省长,希望速行工业带头执行资源互换政策,当时速行工业将十亿流动资金定期两年,高息存入临山银行。

可以说也正是速行工业的这种带头作用,才让东岭省的诸多企业公司,将自己的流动资金以及相关盈利资金,以定期存入方式存入临山以及省内各大银行的。

然而就在今天上午,速行工业总经理,新任高新区区长梁冀,却找到了临山银行的胥新鹏,要求提前取出速行工业存在临山银行的十亿存款。

临山银行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表面上看起来存贷数据非常耀眼,可是实际上临山银行的内部的定期存款,却早已经被孟何川以各种名目贷了出去。

现在的临山银行要拿出十亿,难免要向上级部门申请审批。这个申请审批却是个麻烦事,很容易就会被发现有很大的账目对不上号的。

同样胥新鹏和孟何川在资源互换政策下,也是存在一定暗箱操作的,比如很大一部分企业存款,胥新鹏并没有进行如实上报,完全被他这个行长控制在手中。

胥新鹏如此之举,主要还是为了孟何川的贷款便利性,同时他自然也是从中牟利颇多的。

虽然说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贪腐问题,可是正如孟何川所说,有临山市各东岭省做保障,胥新鹏根本无需担心会被查到什么。

再说了,孟何川的贷款主要是用于长明生物科技以及方圆地产那边,以这两家公司目前的发展势头和潜力来看,到时候自然可以顺利偿还贷款。

总之这件事情看起来是毫无风险可言的,胥新鹏不仅能收获出色的业绩,同样还能顺利中饱私囊,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

可是如今胥新鹏刚为孟何川提供了一笔高额贷款,手里无需申请审批的资金不过两、三个亿而已,速行工业要提前取出定期存入的十亿,他根本就拿不出来。

这件事对胥新鹏是个麻烦事,没有办法他只能求助孟何川将之前的贷款还回来,用于支付速行工业的十亿取款。

孟何川这大半年,一直在巧立名目借用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从临山以及省内各大银行贷款,总金额足近百亿之多。

这一百多亿,除了一部分用于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之外,还有一部分都是被孟何川自己私吞的,当然这件事只有孟何川自己知道。

孟何川是如何将银行和借贷方都蒙在鼓里的?原因就是,银行对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的贷款,都是通过孟何川这个“中间人”进行相关操作的。

孟何川能够成为“中间人”,主要还是因为被沈国平默认的资源互换政策。

不得不说,孟何川这手欺上瞒下玩的很是大胆。而且仅仅大半年时间,他就以“中间人”的身份从中贪污数十亿元。

这个贪污金额和速度,绝对是那些贪了一辈子的巨贪们都望尘莫及。

然而这些仅仅是孟何川贪污所得的一部分而已,他现在手中还有两个更肥的羊,那就是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

表面上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的实际法人,分明是张长明和沈方平安排的人,可是他们却都没有意识到,孟何川早已经利用各种名目,分别拿到了长明生物科技和方圆地产的决策股权。

至于张长明和沈方平安排的所谓法人,如今除了背锅承担法律责任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意义了。

孟何川在沈国平就任东岭省委书记时,就已经为自己的潜逃海外做好了准备,而他在东岭省的一系列疯狂之举,无非就是要在跑路之前收敛更多钱财而已。

按说孟何川在断断半年多时间,贪污数十亿已经是很庞大的数字了,加之这些年在中投海外的所得,足矣让他在未来的日子里不仅衣食无忧,还能获得足够上流的生活环境。

不过孟何川的疯狂是很多人无法理解,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在没有榨干东岭省之前,他并不想如此轻易地就离开。

原本一帆风顺的孟何川,在沈慕然来到东岭省后也是颇有波澜。

尤其是刚才胥新鹏在电话中所提及的速行工业取款的事情,更是让孟何川觉得有些麻烦,到底该怎么平息这件事?让孟何川自己掏钱拿出这十亿,他显然是不愿意的。

这会儿孟何川听完张长明在电话中说的事情后,不由地也是更加烦躁了,同时也再次感叹,沈慕然真是个麻烦!

“能花钱把这件事平息下来就花点钱吧,另外你也不用太担心,长明生物科技怎么说也是省里重点扶持企业,一会儿我去省委找一下沈书记。”

孟何川对长明生物科技的关心,可以说是比张长明自己还要上心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长明也一直对孟何川恭恭敬敬,不愿与其发生什么矛盾。

不管怎么说,对于张长明而言,即便长明生物科技有孟何川的股份,但是像孟何川这般为企业公司负责的领导,还真是很不多见的。

然而张长明并不知道,孟何川负责的背后,其实只是在等长明生物科技养肥以后再宰罢了。

速行工业提前取款,长明生物科技虚假过度宣传,这些事情其实孟何川是早就预料到会发生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事情比自己预料中的发生的要早了很多。

如果孟何川的胆子没有那么大,这时候差不多就应该见好就收,提前潜逃海外了。可是这位临山市委书记的胆子一向很大,同样也一向很贪心。

在没有最后榨干方圆地产和长明生物科技之前,他还不想提前潜逃海外。

不过面对现在的两桩麻烦事,孟何川还是要去解决的,去找省委沈国平解决这两件事,还是很不错的。

沈国平这几天的心情很是不错,他倡导要求的严抓东岭省反腐工作,对他而言,成功将那些阳奉阴违,与孟何川关系亲密的省市干部们查处,可谓是硕果累累。

很显然把反腐工作当做一种政治资本收获,沈国平沈书记的态度就很有问题了。

曾经东岭省成州市鼎鼎有名的铁面纪委书记吴明泽书记,作为纪委工作的先进人物,再查处违法乱纪,贪污腐败的干部时,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工作成果而沾沾自喜。

“纪委工作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我宁愿我在纪委碌碌无为,也不愿意靠此博什么上位,因为我的每一个工作,就意味着我们D内的存在一个甚至多个问题,这是我不想看到得。”

吴明泽书记的这种态度,代表的是一名人民公仆的忧国忧民,无私奉献之举,可是沈国平这种将反腐视为政绩,视为排除异己的手段,又怎么可能做好一个合格的领导?

东岭省近期的反腐工作,虽然并没有直接拿孟何川这个临山市委书记开刀,可是很多人都能够看出,这是沈国平针对孟何川的一个开始。

沈国平相信孟何川也能够看的出来,不过看的出来又能怎样?难道他孟何川还能拦住自己?

方圆地产那边,沈国平已经交给林建政负责了,接下来自己要动孟何川也是易如反掌。今后孟何川老实听话还好,不老实就之间处理掉。

在这个时候,孟何川的主动求见,在沈国平看来无非是孟何川的示弱表现。

“让孟何川先等一会儿,我这边还有事情。”得知孟何川来找自己,沈国平也是不忘端一下领导的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