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九十五章 复杂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沈慕然一直都觉得,自己并非那种儿女情长之人,可是当她通过视频对话看到凌正道时,却才发现自己其实和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沈慕然一直都在要求自己,要笑着去面对凌正道,可是她的眼睛中终究还是流淌下了泪水。

同样一直觉得沈慕然是最不需要自己牵挂的凌正道,此时也才发现,原来沈慕然其实也是那么柔软,也是那么需要自己去牵挂。

“不要做傻事情,等我去西非把你带回家。”凌正道握紧了拳头,这个承诺是他必须要去完成的。

“好~不过你最近是不是又犯懒了,没有锻炼身体……”沈慕然的话说到这里,却是不由将头扭到一旁,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我……”凌正道刚要说话,可是眼前的画面突然跳动起来,随之视频上的面孔换成了罗曼。

“凌先生,真的很抱歉,本来我不应该打扰你和你的妻子对话的,可是现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先和你谈谈。”

凌正道皱眉看着罗曼那张微笑的脸,“你还要谈什么?”

“相信凌先生能够看到我的诚意,沈慕然上校在西非受到了非常好的优待。”

“非常感谢你的优待,不过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人给我送回来?”

“这一点我觉得应该取决于凌先生你的,你的一个决定,不仅会决定你的妻子还有未出生的孩子,以及十二名中方工作人员的命运……”

“你又在威胁我,这让我很是不高兴!”

“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威胁,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和谈的契机。另外我对于之前的唐突,在此向凌先生表示道歉,同时希望促成二次和谈。”

“那罗曼小姐想怎么谈?”

“目前除了沈慕然上校,在西非的中方人员一共有十二位,其中有三名女士和两个孩子,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将会将三位女士和两个孩子送还。”

“罗曼小姐,你的诚意的确很不错,可是为何不将十二位中方人员都送还呢?毕竟你们手里还要最重要的一个人。”

“凌先生的这个要求,我也是有考虑的,而且决定在双方进行第二次和谈之后,同时送还其他中方人员,以表示我们的诚意。”

罗曼的这番诚意的确是非常有诚意的,正是凌正道最希望要的一种结果,毕竟那十二位中方人员,都是自己的同胞。

凌正道故意刁难罗曼,就是希望借此,让西非方面先归还十二位中方人员。只是让凌正道没有想到的是,罗曼竟然会如此的主动。

这个女人在打什么鬼主意?罗曼的诚意并没有改变凌正道的态度,相反他更是觉得罗曼另有所图。

只是现在不管罗曼有什么图谋,凌正道却没有任何理由拒绝罗曼,他很清楚自己的态度,很可能会对十二名中方人员带来一些威胁。

沈慕然是罗曼和西非的重要筹码,相比之下十二名中方人员,对他们而言却并不是那么重要,甚至随时他们就会找什么理由加害十二名中方人员。

事关十二人的生命安危,不管罗曼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凌正道都不能拒绝这个诚意。

……

两天后罗曼果然遵守约定,将三名女性中方人员和两名孩童送还。

似乎是让自己的诚意显得更为真挚,被送还的五名中方人员,也都是衣着干净,看起来的确没有受到虐待。

当然凌正道自然也是了解到,最初大家是被关在一处防备森严的破旧别墅之中的,而且仅仅提供勉强生存的食物和水。

凌正道很想了解具体的关押地点,可惜却没有得到答案,被送还的五人根本不清楚自己之前被关押在什么地方。

至于沈慕然,更是在一次设计逃跑失败后,被西非方面转移到了别处。如此一来,实施解救沈慕然的计划,也是非常困难的。

今天除了五名被俘中方人员送还之外,还有就是国内的特派人员也到了迪隆联邦。

来到迪隆联邦的特派人员,名叫张向威,四十七岁,是一位副部级的官员,论级别倒是和凌正道平级,不过人家的身份却是属于钦差级别的。

“还好这位张主任,虽然也姓张,不过却和燕京张家没有什么关系,不然这件事就又麻烦了。”

凌正道在张向威到来之前,就了解这位驻派主任的一些情况,这位张主任虽然姓张,却和一直对凌正道不满的燕京张家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张向威之前还在沈从荣书记手下任过职,不过看起来这位张主任和沈家关系也不算太深。

张向威到达迪隆卡多城后,便与身在边境地区的凌正道进行了通话联系。

“凌先生,我这次被组织任命来迪隆联邦,主要工作是协助您与西非的和谈工作。”

本来凌正道对张向威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听到这位张主任语气很随和,并不像之前宋阳那样在自己面前装大瓣蒜,便觉得这位还算不错。

“张主任,我目前正在边境问题,准备相关和谈事项,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你多加担待。”

“凌先生客气了,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

张向威的态度多少让凌正道觉得有些奇怪,之前燕京方面一直有电话打来,要求凌正道必须按照组织指示命令与西非方面进行和谈。

那阵势不能说是凌正道不服从,就给凌正道定罪什么的,最起码也是属于强制要求凌正道的。只是现在,难道说燕京方面态度有变?

想到这里,凌正道便又问:“张主任,组织上有什么相关指示吗?”

“有的,我来的时候一号首长特意嘱托过我,要求优先保证我方人员安排,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放弃一部分利益。”

原来是最高领导指示,凌正道听到这里也很是高兴,领导对于国家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如此重视,这也是让他非常认可的。

“张主任请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保证我方人员安全问题的,另外就在不久之前,西非方面已经送还了五名我方人员,在接下来的和谈中……”

凌正道的话说到这里,不由地就止住了。领导要求优先保证我方人员安全,如果十二名被俘人员被西非方面全部送还的话,只剩下沈慕然那接下来又会如何?

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沈从兴首长在国家利益和个人私情面前,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选择,而且必须为了国家,选择放弃沈慕然。

此时凌正道终于明白了罗曼的诚意背后到底是什么,那是以退为进,将沈慕然这个重要棋子留下,从而让自己不得不选择不服从组织命令。

之前加上沈慕然在内,一共有十三位中方人员,如果因为国家利益,就无视这十三个人的安危,领导以及燕京方面,肯定会对此慎重考虑的。

可是如果只剩下一个沈慕然,那么所考虑的范围就变得很小了,甚至在一些人刻意主导,最终沈家肯定要从大局出发,选择放弃沈慕然的。

直到此刻,凌正道才理解为何之前沈从兴首长的态度那么悲观,原因是这位首长已经猜到了事态的下一步发展动向。

而且此刻凌正道更意识到,这或许是也是再次将沈家卷入风口浪尖的一个契机。

燕京方面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样一种复杂的情况,凌正道虽然不清楚,可是有一点他却非常相信,就是国内有人与罗曼同流合污!

想到这里,凌正道心里也是隐隐做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最初的计划肯定是行不通的。

“必须要拖延和谈时间!”凌正道觉得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