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8章 家族疑云(154)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脑海中出现了这篇咒文,我毫不犹豫的就跟着念诵了出来。

一声声的梵唱佛音,如同天籁一样,竟然让我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我念了上一句,就忍不住想要念出下一句似的。

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的奇怪,但我知道这绝对是好事。

佛门只会救人不会害人,正是这种信念让我坚持着这种感觉念诵下去。

一句又一句的佛经念诵下来,我整个人都处于一种飘飘欲仙的状态。

魂魄的强度不但没有倒退,反而还在不断的精进,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这篇经文明明是降魔的,怎么会对我的魂魄有这么大的提升呢?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可我知道这篇经文可以让我的实力突飞猛进。

我闭着眼睛全神贯注的念诵经文,一遍又一遍。

刚开始我念的很慢,但是一遍之后,我的念诵速度开始成倍提升。

等到第三遍的时候,我的念诵速度已经快了好几倍,甚至还有越来越快的趋势,这让我越来越兴奋!

就这样我的魂魄在经文的强化中飞快的提升着。

我完全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直到我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一阵轰鸣!

轰隆隆,这一声巨响在我脑中响起,随即我就觉得天地都仿佛崩塌了一样。

我的身体掉入了一个无形空间,那只抓着我的金色大手早已消失。

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但是你这一阵爆炸之后,我突然有了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天清地明,我一下子恢复了意识,刚才漆黑一片的世界彻底消失了。

我发现自己再一次回到了刚才所在的那条地下甬道里,而空相和法相两个人则是站在我的身边。

我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地上,看情形他们似乎是在守护我,这么说我刚才确实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我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确定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我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问道:“大师,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了?”

空相微微一笑,竖起左手做半合十状说道:“恭喜小施主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我一皱眉,仔细的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区别啊。

除了自己的魂魄进步了很多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提升,老和尚说我脱胎换骨是什么意思?

“大师,你这话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说我脱胎换骨,我的身体好像没什么改变啊?”

与其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还不如直接开口问,这样知道的更直接,不用自己胡思乱想。

空相微微一笑说道:“你感觉不到在情理之中,刚才你是不是有一种魂魄立体遨游无尽虚空的感觉?”

“遨游无尽虚空!”我一愣,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是啊,刚才我感觉自己去了一片虚空世界,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可那是一只金色大手带着我去的,难道说那只金色大手是大师您的?”

“不,那不是我操控的。”空相立刻否认了那只手是他的,不过他接着就说道:“你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不要漏掉一个细节。”

老和尚突然要求我说刚才的事情,我当然不会逃避,老和尚既然要知道,那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对他我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我对他是有着绝对信任的,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能够让我无条件信任的话,空相绝对是其中的一个。

他让我折服的是人品,我相信这老和尚说的话,他说的一定是真话。

“既然大师想知道,那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随后我就把刚才经历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未免漏掉细节,我讲述的速度很慢,生怕有一点遗漏。

空相很耐心的听着我说,还时不时的点头算是回应。

我说了的时间不长,大概也就是五分钟左右。

那段经历虽然时间很长,可说句真心话,还真没什么可说的。

五分钟的时间足够我说完了,等我彻底说完的时候,空相这才明白了所有的事情。

他笑着说道:“看来你的经历比我预料的还要不凡,我知道你肯定在疑惑刚才的场景是什么,我也知道你想问我。

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刚才并没有出手救你,真正出手救你的另有其人,老僧我自问没有这种能力。”

“这么说刚才真不是大师你救的我了,那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片黄色海洋一样的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那只金色大手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空相才能够回答了。

空相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那黄色的海洋,我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我能肯定,那是一片精神世界,你在那里吸收到了海量的精神元气。

老僧修行数百年,看过的古籍数以万计,可我从来没听说过和你类似的情况,至于那只金色的大手,应该是一位佛门的高僧的意念所化。

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些金色的精神元气虽然可以助你快速提升魂魄境界,但同样也有着相当大的弊端。

如果你过量的吸收,恐怕会对你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所以他在你吸收到一定量的时候,直接用意念大手摄走了你的魂魄。

把你从那种状态里打了出来,这种强行干涉的法力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鹤轩,你的身边看来还有一位顶尖的佛门高人在守护着你,至于是谁老僧我也不知道,但有一点能够肯定,这位高僧的境界还在我之上!”

“什么,还有一位高僧在我身边?而且修为境界还在您之上?这怎么可能呢,这绝对不可能的,莫不是大师您估计错了吧。”

我绝不相信还有人在佛法修为上能超过空相的,说跟他相差无几的我倒是相信有,可要说超过他的,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

虽然空相说的客气,可是我从他的话里已经听出了端倪,他那句超过我,指的恐怕是远超他,而并不是简单的超过而已。

要在修为上远超空相,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甚至认为扎什伦布寺的班禅活佛都不可能稳压空相一头,更别说其他的僧人了。

但空相的话又怎么解释呢?

“大师,不管是谁救的我,起码我现在没有死,但您似乎还是没有解释清楚,为什么您说我脱胎换骨了?”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兜了一圈,竟然还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老和尚跟我打了一圈哑谜,还是没有把事情说明白,他到底想干嘛?